加书签

第四十章

笆裁矗磕愕囊馑际撬担皆豪锎诺摹怼褪切∏纾慷醪彩潜恍∏缦潘赖模俊甭彗髟偃肺视谙瑁赜谕醪赖哪峭矸⑸氖虑椋暧谙璧姆治觯挥傻氐赡拷嵘嗟乜醋庞谙琛

于翔没有注意洛琪的表情,只是在考虑着他自己的问题:我是那个被收养的小男孩吗?

澳敲矗隳芩邓担郊淅鲜欠⑸懵妒宓氖录窃趺椿厥侣穑俊甭彗饔惺帜幼抛约旱哪源唤獾匚视谙琛

于翔回过神来,苦笑了一下:“我又不神,哪里什么都知道。不过,那晚我看王伯的样子好像在梦游,他曾打开太平间的门,然后跑到太平间的后面撒尿。我这样猜测,一是,王伯梦游,自己到太平间里把尸体上的被单揭掉了……”

洛琪听于翔这样说,不由打了个冷颤,“梦游的人真可怕啊,不过,王伯在医院这么多年了,以前也没发生过这种事情啊……”

澳且灿锌赡艿模蛘哂惺裁词虑榇碳ち送醪盟济斡危热缧∏绲母枭猛醪缮褚晒淼模骋墒吣昵吧系跛廊サ呐耍砘昊乩戳酥唷!

班牛獾挂灿锌赡堋!甭彗鞯懔说阃贰

霸儆幸桓隹赡芫褪牵醪拿斡味魇枪潭ǖ模看蚊斡危苁侨グ烟郊涞拿糯蚩纯纯矗缓笤俚教郊涞暮竺嫒ト瞿颍詈笞呋靥郊洌衙潘稀6谕醪ヌ郊浜竺嫒瞿虻恼飧鍪奔洌斜鹑私颂郊洌咽迳系谋坏ソ铱恕庇谙柚迤鹈纪贰

翱墒牵嵴庋瞿兀俊甭彗飨胱庞执蛄烁龊

拔夷芟氲降模辛礁鋈耍桓觯赡苁切∏纭P∏缜咨盖姿滥峭恚褪窃谔郊渫猓煌醪⑾趾螅阉氖宕由由吓吕矗诺教郊淅铩U庖还蹋∏绲笔笨赡芏荚谂员呖醋牛飧龃碳ぃ畹眯∏缤纺岳锊松羁痰挠∠蟆5毙∏缭僮〗幸皆菏保氐搅耸煜さ牡胤剑雇碛蔚词保筒痪庠谀7峦醪蹦臧咽迮教郊涞亩鳎蛭庋判纬傻穆闶褂幸桓鋈恕庇谙璩聊耍路鹪谒伎际裁础

盎褂幸桓鋈嘶崾撬俊甭彗鞑挥闪肺省

耙残碚馊瞬⒉皇钦娴拇嬖冢皇俏业囊恍┗镁醢伞庇谙柘肫鹜醪赖哪峭恚韫ナ保芯醯奖澈笥懈鋈说氖虑椋巴醪赖哪峭恚一韫ナ保芯醯缴砗笥懈鋈耍残恚疑砗笳娴挠懈鋈耍绻钦娴模馊艘埠芸赡茉谕醪斡未蚩郊涿攀保胩郊涞娜耍馊宋裁椿嵴庋觯惺裁茨康模揖筒恢懒恕绻俏业幕镁酰堑比痪筒淮嬖谡庵挚赡苄浴

洛琪点了点头,于翔的分析有一定的道理,可是,如果那人真的存在,又会是谁呢?洛琪托着腮,陷入了沉思中。

就在两人都在沉思的时候,于翔的手机响了起来。

于翔打开手机,显示的电话号码是青头打来的,于翔立即接听了电话:“喂,青头……”

安弧缓昧耍觥鍪铝恕鼻嗤芬蛔偶保祷岸冀岚推鹄矗低暾饬骄浠埃赃炅税胩欤姑凰党鱿乱痪洹

霸趺戳耍磕惚鸺保怠!庇谙柚狼嗤芬蛔偶本徒岚停Π参壳嗤贰

鞍Α摇摇床患傲耍 鼻嗤钒ι酒模把肌嫉啊暇炀秩チ耍 

鞍。垦嫉八ゾ炀指陕铮俊庇谙柚本跏虑椴幻睢

把肌嫉八怠登率恰恰恰Γ庇谙杼缁袄锎匆簧宕嗟亩猓嗤反蛄俗约阂话驼疲獾购苡行В把嫉八担率恰恰撬钡模∷ネ栋缸允祝 

笆裁矗俊庇谙枰幌伦泳痛糇×恕

袄础床患傲恕鼻嗤分碧酒八丫炀至恕腋找恢倍⒆潘虻牡健骄炀窒鲁怠依共蛔∷丫チ耍辍炅耍 

于翔一下子陷入了沉默中,他的想法和青头一样:完了!

大约一个半小时左右,郑永军就打电话来了。

于翔一看是郑永军的号码,就知道他是为鸭蛋的事情打电话来的。

澳忝蔷瓢傻某掠睿褪悄歉鯠J,到警方投案了,说钱勇是他杀的。”郑永军说到这,停顿了一下,“你有什么看法?”

安恢馈庇谙柘窀鲎龃硎碌暮⒆樱绻媸茄嫉案傻模谙枰髁嗽谘嫉凹依镎业降氖楹虲D盘,给郑永军的侦破工作带来了很大的麻烦,这可是于翔的不对,“但是……他是怎么能让钱勇死成那样的?”

笆堑模庖彩侨梦液芷婀值牡胤剑岬揭槐臼楹鸵徽臗D,但我们去他住的地方,却没找到。那张CD,会不会就是你说的那张奇怪的CD呢?”郑永军似乎对于当初没找到CD碟这件事,有些遗憾。

啊庇谙栊睦锛ち业卣纷牛恢拦赜谑楹虲D的事情,要不要告诉郑永军。

鞍Γ绻洗握业侥钦臗D,也许事情会有所进展,可是,陈宇投案后说CD碟在他家里,也没有找到,奇怪,真是一张神秘的CD……”

罢飧觥蚁耄颐悄懿荒艿泵嫣柑福俊庇谙杈龆ɑ故前咽楹虲D的事情告诉郑永军,如果鸭蛋真的是杀人凶手,他不能再为鸭蛋掩护下去了。

昂茫 敝S谰鹩Φ姆浅K欤罢饫锩婊褂行┢婀值牡胤剑艺靡蚕牒湍闾敢惶浮!

澳憷次壹野桑矣行┒饕憧础!庇谙璋训刂犯嫠咧S谰缓蠊伊说缁暗茸胖S谰诳悸窃趺春椭S谰怠

于翔找到书和CD,两本书,包括《地裂》,于翔决定把这两件事情一起告诉郑永军。

郑永军很快就找到了于翔的家,洛琪听见门铃响,就躲到了房间里。洛琪知道鸭蛋投案,并提到书和CD,就想到那本《地裂》是在洛珊的包里发现的。

洛琪虽然躲在房间里,却扒在门上偷听于翔和郑永军的谈话。

郑永军是第一次来到于翔的家里,这套房子是于翔父亲去世前买的,原打算给于飞结婚用的,但于飞非得让给于翔住,父亲去世时,这套房子就过户到了于翔的名下。于飞开始住在医院的宿舍里,后来自己用公积金贷款买了一套房子。父亲去世前一直住在一幢老式楼房里,那是父亲和母亲一起共同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自从父亲去世后,那边的房子已经空了将近两年了。

郑永军在客厅里的沙发上坐下来,沙发前的茶几上放着两本书和一张CD。

于翔拿起其中一本书,递给郑永军。郑永军拿着书的时候,呆住了,这本书,不正是鸭蛋所说的那本书吗?

郑永军用疑问的眼神看着于翔。

罢獗臼楹湍钦臗D是在鸭蛋家发现的,不过不是我发现的,是青头发现的。”于翔向郑永军说了青头发现书和CD,以及把书和CD偷拿来给他的经过,“这张CD就是我说的那张,不知道鸭蛋什么时候带回去的……”

罢狻丫鞘裁词焙虻氖虑榱耍俊敝S谰宦乜醋庞谙琛

于翔低下了头去:“我不太相信鸭蛋就是凶手,我怕因为这本书在鸭蛋那出现,会引起你们对鸭蛋的怀疑……还有,这本书,是在吴越太太的旅行包里发现的。”于翔拿起《地裂》,给郑永军看。

郑永军拍了拍头,仰向沙发靠背:“事情越来越复杂了。”

于翔把自己对三本书的调查,向郑永军说了一遍,包括当初查这三本书的作者,以及书上的内容与网络上的内容不一样之处。

罢漳阏庋担怯腥死昧送缟系男∷担芨牧四谌荩美醋靼福俊敝S谰槐咛谙杷担槐叻醋拍橇奖臼椤

笆遣皇抢谜饧副臼樽靼妇筒恢溃悄憧凑饬奖臼榈姆饷妫谱鞣馔嫉姆椒ㄊ且谎摹!庇谙璋咽槟美矗硬煌慕嵌热弥S谰矗昂湍忝鞘瘴の锏哪潜臼椋餐耆谎!

叭绻钦庋蔷陀殖鱿置芰恕!敝S谰迤鹈纪罚罢馊装福蓝嫉乃酪蚨际俏粗婪ǘ己芾肫妫颐恳患装赶殖《挤⑾至艘槐臼椋馊臼榈哪谌莺头饷嬷谱鳎坪跻捕汲鲎砸蝗酥帧

澳钦饷此道矗皇歉涌梢灾っ鳎馊装负芸赡苁峭桓鲂资置矗俊

翱墒牵敝S谰鲅汤矗俗缘闵弦豢茫胂耄蜒倘釉诓杓干希耙樽约耗谩!彼底牛钌钗艘豢谘蹋纸幼潘盗讼氯ィ把嫉白允渍饧虑椋Υν缸牌婀郑嫉案舅挡磺宄窃趺瓷彼狼碌模妓邓帕松比朔洌晌仕幽睦锢吹纳比朔涫保炙挡怀隼矗僮肺氏氯ィ牧成暇鸵黄沾舻谋砬椤

啊撬裁慈ネ栋缸允祝俊庇谙枘涿钇鹄础

拔乙埠芟胫溃遥菸掖致缘鞑榱艘幌拢趸克赖哪翘欤久挥凶靼甘奔洌痪褪乔滤滥峭恚瓢傻娜艘部梢灾っ鳎恢痹诎商ê螅晃庠剿滥峭硭谧鍪裁矗一姑挥胁槌隼础!敝S谰治艘豢谘蹋暗还茉趺囱允椎墓┐屎褪导是榭龈静环!

笆堑模遥吨涑恰泛汀兜亓选氛饬奖臼榈姆⑾郑居胙嫉拔薰亍!

岸粤耍兜亓选肥窃诼迳旱穆眯邪锓⑾值模俊敝S谰肫鹄戳耸裁此频摹

班牛锹彗鞔乩吹模晕锹迳旱氖椋湍没乩纯矗晃曳⑾至恕!庇谙璋逊⑾终獗臼榈木炙盗艘槐椤

澳阒啦恢溃庠降墓荆丫陕迳航邮至恕!

笆裁矗俊庇谙璐舸舻乜醋胖S谰

罢饩褪撬担庠剿懒耍庠降那槿死栊』垡材涿畹乃懒耍饬狡鸢讣钪盏牡靡嫒耸锹迳骸B迳阂丫邮至宋庠降墓荆丫蛞皆捍侵傲耍闼担遣皇怯凶靼傅亩兀俊敝S谰菸艘豢谘蹋缓蟀蜒掏钒疵鹪谘袒腋桌铩

澳闶腔骋陕迳海俊

霸缇突骋闪恕敝S谰懔说阃罚芭挪樗勒叩娜思使叵低迳菏亲羁梢傻娜宋镏弧!

郑永军告诉于翔,鸭蛋暂时被看押起来了,至于鸭蛋什么时候会被放掉,要看这几件案件的侦查进展。如果要查出鸭蛋是真凶,可能,鸭蛋永远也不会被放出来了。

郑永军和于翔聊完,就把两本书和CD拿着,说要回去检查这三样东西。

于翔把郑永军送出去的时候,看见青头在门外探头探脑的。

于翔让青头进屋去等着他,送走郑永军后,于翔立即回到屋里。青头正坐在沙发上手足无措地,一看见于翔,他立即跳了起来:“我说翔哥,鸭蛋好像疯了,他头脑肯定不正常!”青头说着,向于翔详细说了鸭蛋要去投案自首前发生的事情。

鸭蛋本来一直很正常的,青头正和他在一家台球城打台球。鸭蛋输了两局给青头,心里不舒服,非想扳回一局来不可。两人谁也不服气谁,你一句我一句地互相斗着嘴。

这一局青头又领先了,青头拿着杆准备进五号球,就在这时,鸭蛋的手机响了。

鸭蛋接了电话后,连着“喂”了几声,在青头听来,似乎电话另一头没人说话。可是,“喂”过几声后,鸭蛋忽然不说话了,一直拿手机听着,大约有二三十秒的时间,然后鸭蛋挂了电话,人却有点木呆呆的,也不和青头打招呼,独自向台球城外走去。

青头跟在后面喊不应鸭蛋,就慌忙去追,但走到门口,有服务生提醒青头,还没有结账。青头结完账,追出台球城,正好看见鸭蛋上了一辆的士。

青头跟在后面拦了辆的士,紧紧追着鸭蛋。

鸭蛋打的的士在附近一个警察局门口停了下来,青头也慌忙下来,拦住鸭蛋,问鸭蛋要做什么,鸭蛋甩开青头的手,说了一句:“钱勇是我杀的,我要去投案自首。”就直接进了警察局里。

青头拦不住鸭蛋,急忙给于翔打了电话。

把嫉笆窃诮拥揭桓龅缁昂螅鋈槐涞牟徽5模俊庇谙柚遄琶纪肺是嗤贰

青头确定地点了点头。

澳敲矗撬嫉按虻牡缁澳兀俊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