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六十六章

笆撬傻模ナ笠叩哪歉鋈耍欧饫镒白糯玖耸笠叩奶椤!

卢博的双臂紧抱着肚子。

澳愫ε率笠呗穑俊

安辉趺春ε拢甭┧担拔也皇翘嘈拍侵执阑埃鞘瞧说耐嫘ΑN蚁嘈湃耸撬赖摹!

澳闼档枚浴D歉鲂欧猓愀铱隙ú皇亲蛱烊穆穑俊

拔腋铱隙ā!

亚当斯贝格一手托着腮帮子,沉思起来。过了一会儿,他突然说:“你去看看他。”说着边朝一扇门走去。

卢博犹豫不决。

澳悴幌褚郧澳敲窗嫘α耍牛坎幌衲歉雒篮檬惫饽茄耍坷窗桑悴换嵊腥魏挝O盏摹D峭芬笆薇还卦诹永锬兀 

亚当斯贝格把卢博一直拖到达马斯的监室前。达马斯还在睡,睡得正香,侧脸躺在床单上。

昂煤每纯此毖堑彼贡锤袼担奥乜础1鹜耍阋丫四昝患恕K裕煌耆ヒ谎恕!

卢博透过铁栅,仔细地看着达马斯,看得都几乎出神了。

霸趺囱俊毖堑彼贡锤裎省

翱赡苁撬甭┧担澳亲彀秃芟瘛N业每纯此难劬Α!

亚当斯贝格打开监室的门,卢博惊慌起来。

澳阋夜厣厦怕穑俊毖堑彼贡锤裎剩盎蛘撸闩闼牧模匚乱幌履昵崾痹谝黄鹣硎艿目炖郑潮愫煤玫鼗匾浠匾洌俊

氨鹫庋甭┱秸骄ぞさ厮担八赡苡形O铡!

澳阋郧耙埠芪O铡!

亚当斯贝格把自己与达马斯关在一起,卢博看着他,就像观赏驯兽师进入驯兽场一样。探长摇了摇达马斯的肩膀。

靶研眩锫硭埂@纯腿肆恕!

达马斯嘟嘟哝哝地坐起来,惊愕地看着监室里的墙。接着,他想起来了,往后甩了甩头发。

霸趺戳耍俊彼剩拔铱梢宰吡耍俊

罢酒鹄础S懈鋈讼肟纯茨悖桓隼吓笥选!

达马斯裹着床单,站了起来,显得很听话。亚当斯贝格轮番看着这两个男人,达马斯的脸好像绷得有点紧。卢博睁大眼睛看了看,然后走开了。

霸趺囱俊毖堑彼贡锤窕氐桨旃遥事罢馐鼓慊叵肫鹗裁蠢戳税桑俊

翱赡苁撬甭┬睦锘故遣惶隙ǎ叭绻撬撬丫至艘槐丁!

八牧衬兀俊

昂芟瘢郧暗耐贩⒚徽饷闯ぁ!

澳悴桓颐跋眨牛蛭愫ε拢俊

卢博摇摇头。

耙残砟忝淮恚毖堑彼贡锤袼担跋蚰忝歉闯鸬娜丝赡懿皇堑デ蛊ヂ怼N野涯懔粼谡饫铮钡绞虑榈拿寄扛宄恍!

靶恍弧!甭┧怠

鞍严乱桓鍪芎φ叩拿指嫠呶摇!

跋乱桓鍪芎φ呔褪俏摇!

拔颐靼琢恕2还皇腔褂幸桓鋈寺穑磕忝且还灿衅吒鋈耍跞ニ懒说奈甯觯褂辛礁觥<跞ツ慊褂幸桓觥JO碌氖撬俊

耙桓鍪菔莸娜耍蟮孟裰击蟆T谖铱蠢矗瞧吒鋈死锩孀罨档囊桓觯沾蟀舻木褪撬!

八惺裁疵郑俊

拔颐腔ハ嘀洳凰得郑膊凰敌铡T谡庵质虑槔锩妫疾辉该跋铡!

澳炅淠兀俊

案颐遣畈欢唷K鞘痹20到25岁之间。”

鞍屠枞耍俊

拔蚁胧前桑 

亚当斯贝格让卢博进了监室,但没有加锁,然后透过铁栅门看了看达马斯,把衣服递还给他。

胺ü僖丫龆ㄋ巡槟恪!

昂冒伞!贝锫硭棺诘首由希骄驳厮怠

澳愣∮锫穑锫硭梗俊

安欢!

澳慊故敲挥腥魏位耙宜担抗赜谀愕奶槲侍猓俊

懊挥小!

肮赜谀橇鋈四兀磕衬甑3 月17日星期四,他们跟你有些关系。你没有任何东西要跟我说?还有那个捧腹大笑的女子?”

达马斯没有说话,掌心朝里,拇指轻轻地摸着那个钻戒。

俺四愕呐笥选⑸硖褰】岛腿儆猓腔苟嶙吡四愕氖裁矗锫硭梗克窃谘罢沂裁矗俊

达马斯没有动。

昂冒桑毖堑彼贡锤袼担拔腋闩阍绶埂4┥弦路!

亚当斯贝格把当格拉尔拉到一边。

奥┱飧龌斓安桓胰范ǎ钡备窭担澳憧捎谢罡闪恕!

按锫硭乖谕饷嬗型保备窭4锫硭挂丫晃颐枪卦谡饫锪耍┘依锶椿故潜蝗朔帕颂椤4锫硭贡徊兜南⒋鋈ブ螅腥寺砩辖犹媪怂4巳说亩鞣浅Q杆伲踔凉瞬簧闲茨歉鲎魑ど矸4 字。”

叭绻谕饷嬗型保饷蠢渚簿筒蛔阄至恕S腥饲案昂蠹蹋椭竿庖坏隳兀 

芭扇巳パ仕妹谩M藓凸愠∩系乃腥耍私庖幌滤欠袢ゼ笥选;褂校遗环萘礁鲈吕吹牡缁暗ィ昀锖图依锏牡缁啊!

澳悴幌肱阄颐侨ヂ穑俊

肮愠∩系哪切┤艘丫晕颐挥泻酶小5备窭谒茄劾铮蚁衷谑歉雠淹健C娑圆蝗鲜兜木伲腔崴档酶崴尚!

懊靼琢耍钡备窭担耙怀∠嘤觯桓雒兀惶焱砩希父錾踔粱ゲ幌嗍兜哪凶印U庑┕餐悖颐潜纠纯赡芤罢液艹な奔洹P铱髂歉雎┖ε铝恕!

坝邢烦备窭!

亚当斯贝格掏出手机,盯着看了看。由于默默地命令它响、动、出现某些有趣的东西,他最后都把手机与卡米尔本人混为一谈了。他对着它说话,讲述自己的生活,好像卡米尔能听到似的。但正如贝尔丹所说的那样,这种玩意儿只能给人以部分满足。卡米尔不会像灯中的精灵一样从手机里出来,但如果真是那样,他也不怕。他会把它轻轻地放在地上,免得把它弄疼。一点半的时候,他躺了下来,准备睡一觉。

当格拉尔拿来了达马斯的电话单,把他叫醒了。广场上的询问没有多大的结果,埃娃守口如瓶,玛丽- 贝尔一直在嚎啕大哭,德康布雷板着脸,丽丝贝特骂个不停,贝尔丹问一句答一句,诺曼底人对别人不信任时就是这个样子。尽管如此,调查结果还是表明达马斯并没有离开广场,而是天天晚上都在酒吧里听丽丝贝特唱歌,在那里没有跟任何人联系。大家都不知道他有什么朋友,星期天他一直跟妹妹在一起。

亚当斯贝格翻着电话单,寻找最近几天的号码。如果有同谋,达马斯肯定要跟他联系,而且4 字、跳蚤和凶杀案这些复杂的日期挨得是那么紧。可是,达马斯打的电话出奇的少,他家里的电话只往店铺里打过,还有可能是玛丽- 贝尔打给达马斯的;店铺里的电话也没打过几个,而且很少有重复的。亚当斯贝格仔细检查了四个相对来说打得比较多的号码,最后发现都是滑板、滑轮和运动帽供应商的电话。亚当斯贝格把电话单推到了桌角。

达马斯可不傻,他聪明极了,表面上却装出一副天真的样子。这也是在牢房里学的,出狱后他也没闲着,准备了七年。如果他有同谋,他不会冒险用家里的电话联系,免得暴露对方。于是,亚当斯贝格打电话给14区的警察局,要他们提供盖泰路公共电话亭的电话单。20分钟后,电话单传真过来了。自从手机普及之后,电话亭的使用率一落千丈,亚当斯贝格查起电话单来也就不那么费劲了,他发现了11个重复的号码。

叭绻阍敢獾幕埃依锤悴椤!钡备窭ㄒ椤

跋炔檎飧觯毖堑彼贡锤裰缸乓桓龊怕胨担吧先陕92号。”

拔夷苤牢裁绰穑俊钡备窭槐咴诘缒陨喜檠槐呶省

氨苯际俏颐枪芟降牡囟巍H绻似茫挡欢ㄊ窃诳死锵!!

安橐徊楸鸬暮怕氩皇歉O章穑俊

八遣换崤艿摹!

当格拉尔没有说话,敲了几下键盘。

笆窃诳死锵!!彼嫉馈

俺晒α恕1920年发生鼠疫的地方。是在他家里,那是他的幽灵。他也许就住在那里。快,当格拉尔,查一查姓名和地址。”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