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七十章

一个小时后,故事差不多已经讲完,尽管有的部分可能不大好消化。亚当斯贝格在广场上慢慢地走着,听了故事后的德康布雷平静地跟在他后面。

熬褪钦庋驴挡祭祝毖堑彼贡锤袼担懊话旆āN乙彩牵浅R藕丁!

坝行┒鞑欢跃ⅰ!钡驴挡祭姿怠

笆堑模行┒鞑欢跃ⅰD咎俊!

鞍。阒溃俊

岸砸桓鼋艹龅氖笠咦依此担馐且桓龃蟠砦蟆!毖堑彼贡锤袂嵘厮担暗驴挡祭祝乙膊豢隙ǎ侨鼋簧彼赖娜四懿荒芴油讯蛟恕!

按锫硭购涂死趁⒌倌纫丫还仄鹄戳恕!

澳怯衷趺囱俊

三十六

10点钟的时候,亚当斯贝格离开了广场,他感到自己错过了一件事情。他知道是什么事情。他想见见人群中的玛丽- 贝尔。

笆羌沂隆!备ダ自隙ǖ厮怠

玛丽- 贝尔的缺席使海盗小饭店的小圈子失去了平衡。亚当斯贝格必须跟她谈谈。

她是达马斯和玛内之间惟一的冲突。亚当斯贝格说出那个年轻女子的名字时,达马斯想回答,但老克莱芒蒂娜愤怒地向他转过身去,命令他忘记那个“妓女”。然后,老太太咬牙切齿地嘀嘀咕咕,亚当斯贝格好像听见他在说“罗莫朗坦的胖女人”之类的话。

达马斯显得十分伤心,试图改变话题,他猛地看了亚当斯贝格一眼,像是求他不要再管他妹妹的事了。但正因为如此,亚当斯贝格才要管。

当他来到国民公会街时,还不到11点钟。他看见他手下的两个警察正在一辆车上监视,车上没有警方的标志,停在离那座大楼不远的地方。四楼的灯还没有灭,这么说,他可以按门铃而不用担心吵醒玛丽- 贝尔了。可丽丝贝特刚才不是说玛丽- 贝尔病了吗?

亚当斯贝格犹豫不决,面对这个玛丽- 贝尔,他就像面对达马斯和克莱芒蒂娜一样:一方面隐约相信她是无辜的,另一方面却坚决认为自己抓住了那个传播鼠疫的人,不管他多么狡猾。

他抬起头,看了看那座大楼的外墙。这是一座奥斯曼帝国风格的石砌高楼,用料高档,雕栏阳台。玛丽- 贝尔的那个套间有六扇窗。埃莱尔- 德维尔很有钱,非常有钱。

亚当斯贝格在想,如果他真的需要这样工作,达马斯为什么不开一家豪华的商店,而是在阴暗拥挤的一楼开这家店呢?

正当他犹豫不决地在黑暗中等待时,大门开了。玛丽- 贝尔挽着一个小个子男人走出来,两人在人迹稀少的人行道上走了几步。玛丽- 贝尔跟那个男子说着话,显得很激动,很急切。是她的情人,亚当斯贝格想。由于达马斯的关系,两个恋人吵架了。他慢慢地靠近他们,借着路灯的灯光看清了他们,两个人都是金发,长得很标致。那个男人回过头来回答玛丽- 贝尔的话时,亚当斯贝格看到了他的正面。一个挺英俊的小伙子,脸色有些苍白,眉毛很淡,但长得很清秀。玛丽- 贝尔紧紧地抓住他的一只胳膊,然后,在分别之前吻了吻他的两颊。

玛丽- 贝尔上了楼,亚当斯贝格看见大门在她身后关上了,小伙子则沿着人行道走远了。不,不是她的情人。情人不会如此匆匆地吻脸颊的。那就是她的别的人,也许是一个朋友。亚当斯贝格用眼尾随着那个走远的小伙子的背影,然后穿过马路想上楼,去玛丽- 贝尔家。她并没有生病,她有约会,约的不知道是谁。

约的是她的哥哥。

亚当斯贝格站住了,手停在大楼的门上。她的哥哥。她的小哥哥。同样金黄的头发,同样淡的眉毛,同样的苦笑。玛丽- 贝尔柔弱无力,脸色灰白。那个在罗莫朗坦的小哥哥曾那么害怕巴黎,现在却来到了巴黎。亚当斯贝格此时才想起来,在达马斯的电话单上,没有一个是打往卢瓦- 谢尔省的罗莫朗坦的。也许,她妹妹不时地给他打,小哥哥不是得过且过的人,他希望得到消息。

但小哥哥现在在巴黎。茹尔诺家族的第三代。

亚当斯贝格在国民公会路快步走着,路很长,他远远看见了那个年轻的埃莱尔- 德维尔。在离他30米的地方,亚当斯贝格放慢了脚步,在黑暗中跟着他。年轻人经常朝路当中看,好像是在找出租车。亚当斯贝格钻到一个门口,想叫辆车子。他把手机塞到里面的口袋里,但又取了出来,看了看。手机没有动静,他知道卡米尔没有给他打电话。

五年,十年,也许永远也不会给他打了。好吧,算了,无所谓。

他赶走了这一念头,继续跟踪埃莱尔- 德维尔。

小埃莱尔- 德维尔,老二,他将去完成有关鼠疫的任务,因为现在哥哥和玛内都已经被拘留了。无论是达马斯还是克莱芒蒂娜,谁都不怀疑有人会来接班。家族的荣誉,这一威力在起作用。茹尔诺家族的后裔们知道协同作战,他们不能容忍有任何污点。他们是主人,而不是殉难者,他们要在鼠疫的血中洗刷耻辱。玛丽- 贝尔刚刚把任务交给了茹尔诺家族中最小的孩子。达马斯杀了五个人,他将杀死剩下的三个人。

不能跟丢他,不能让他受到惊吓。跟踪越来越难,因为小伙子不断地朝人行道回头,亚当斯贝格也不断回头,怕出租车出现。他不敢肯定,在不发出警报的情况下是否能把车子拦住。突然,他看见一辆车子开着近光灯慢慢地驶来,一辆米色的车子。他很快就认出是警队的车子。车子一直开到他身边,亚当斯贝格没有扭头,悄悄地示意司机减速。

4 分钟后,年轻的埃莱尔- 德维尔来到了菲里克思- 福尔十字路口,扬起手,一辆出租车沿着人行道停了下来。跟在他后面30米处的亚当斯贝格也跳上了米色的车子。

案拍橇境鲎獬怠!彼崆岬毓厣铣得牛蜕怠

懊靼住!蔽吕程亍だ滋瓶舛鸬馈U飧鲇峙钟种氐呐煸诳谝淮谓艏被嵋槭痹蚨瞎祷啊

亚当斯贝格还认出了坐在她旁边的年轻警察,那是蓝眼睛的埃斯塔雷尔。

拔医欣滋瓶舛!迸熳晕医樯艿馈

拔医邪K顾锥!蹦昵岬木煲菜盗松

扒那牡馗潘荒苡猩潦В滋瓶舛D羌一锒晕依此稻拖裱壑橐谎蟆!

八撬俊

叭愣导易宓谌械牡诙瞿腥耍桓鲂〈笫ΑN颐且坏┤盟锪耍谔芈逡脸头R桓龃蚴郑谙奶乩张党头A硪桓觯诎屠柙虺头?摹ぢ!

澳切┗档埃崩滋瓶舛担拔也换嵛前恕!

拔颐遣荒芗啦痪取!毖堑彼贡锤袼怠

拔裁床荒兀俊崩滋瓶舛怠

八桥懿涣说模嘈盼摇H绻颐挥信淼幕埃愣- 埃莱尔- 德维尔是逆向处理,先小后大。我觉得他们最先杀的是这个团伙里罪行最轻的人,最后再结果最凶恶的头目。因为别动队的成员们慢慢地明白了,比如说西尔万·马尔莫,比如说凯文·卢博,他们过去伤害过的人回来了。最后三个人都知道了,他们等待着,他们怕得要死。

这使复仇显得更加强烈。左拐,雷唐库尔。”

拔铱醇恕!

按勇呒侠此担ド献詈笠桓鋈擞Ω檬堑蹦昴浅】嵝痰哪缓笾甘拐摺:教旃ひ盗煊虻囊桓鑫锢硌Ъ遥比荒芘酱锫硭狗⒚鞯哪侵职旆ǖ乃泻么ΑU庵秩嗽谔芈逡梁蜕程├章抻Ω貌换岫啵乙丫傻备窭ツ抢锪恕U飧鋈耍颐悄芄徽业剿摹!

叭媚歉鲂』镒右恢贝盼颐侨ニ揖托小!

罢庋鲇形O眨滋瓶舛V灰斜鸬陌旆ǎ詈镁筒徽庋觥!

澳悄昵崛艘盐颐谴侥睦铮课颐窃诔敝弊摺!

叭ニ〉牡胤剑患衣霉莼蛘呤且桓鲎饫吹姆考洹K丫邮芰嗣睿ニ趿恕=裢斫桨参奘隆K换嶙鲎獬档教芈逡粱蛏程├章薜摹=裉焱砩衔颐侵灰逅牟厣碇亍2还魈炀突岫淼模匦刖】煨卸!

八拿妹媚兀俊

拔颐侵浪谀睦铮腥嗽诩嗍铀4锫硭拱阉械南附诙几嫠吡怂盟谇榭鼋艏钡氖焙蚰馨讶挝褡桓男「绺纭6运抢此底钪匾氖峭瓿扇挝瘛K锹於际恰崾ぷ鳌飧龃省R蛭1914年起,茹尔诺家族的人就没有失败过,他们不应该失败的。”

埃斯塔雷尔倒吸了一口冷气,说:

翱晌也皇侨愣导易宓娜恕N蚁衷诰涂梢钥隙ā!

拔乙膊皇恰!毖堑彼贡锤袼怠

拔颐强拷闭玖恕!崩滋瓶舛担八岵换嶙裢淼幕鸪底撸俊

疤砹恕K济挥写!

八梢郧嶙奥眯新铮 

澳呛谏难樟夏兀靠墓ぞ吣兀孔笆笠叩男欧饽兀看呃嵬咚鼓兀康赌兀磕咎磕兀

他不可能把这些东西都放到屁股袋里吧?”

罢饷此担「绺缫彩强男屑遥俊

昂廖抟晌剩撬咽芎φ咭酵饷妫拖穸晕嵌涂死四茄!

懊荒敲醇虻ィ卑K顾锥担叭绻芎φ呦衷诰涂季琛T谀憧蠢矗窍衷谝丫兴琛!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