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七十四章

拔以诼弈实ぃ钡备窭担拔依懒恕!

八淹昴亲鞘泻竽憧梢砸涣奶臁N颐且丫咏沟悖鸱诺舭餐型颉び诙驳南咚鳌!

拔乙丫橥暧诙擦恕N蚁人耍缓蠡匕屠琛!

奥牛备窭:人Х龋缓蠼幼挪椤!

拔医幼挪榱耍衷谝丫崾N抑灰笪誓歉龅蹦盖椎木托辛耍挥幸魅魏问率担∏∠喾础0餐型颉び诙彩前@扯- 德维尔的儿子,比达马斯小八岁,家里不承认这孩子。埃莱尔- 德维尔对他……”

八堑纳钐跫趺囱备窭盥穑俊

翱梢运凳且黄度缦础0餐型蛟谝患宜谈苫睿≡诘昶躺厦娴囊桓鲂》考淅铩0@扯- 德维尔对他……”

疤昧恕I铣蛋桑昵槟憧梢曰乩匆院笤俑宜怠D憧梢远阅歉稣勰ト说奈锢硌Ъ易鹘徊降鞑槁穑俊

白蛱彀胍刮以诘缒陨喜榈剿恕J窃谏程├章蕖C飞赘痔枪ひ登患液艽蟮钠笠担站牡谝还┗跎蹋涤腥蚴谐 !

按笫栈瘢备窭C飞资抢习迓穑俊

笆堑模车婪颉っ飞祝锢砉こ淌Γ笱Ы淌冢笛槭抑魅危笠抵鳎兰矣涤芯畔罘⒚髯ɡ!

捌渲杏幸幌钍浅岣郑梢运凳遣豢赡芰训母帧!

安换崃训母郑钡备窭勒档溃笆堑模渲杏姓庀钭ɡF吣炅闫吒鲈虑埃羌橇苏庀钭ɡ!

笆撬备窭蛉撕屯档恋哪缓笾甘拐呔褪撬!

暗比皇撬5彩峭馐〉囊桓鐾粱实郏üひ到缫桓鲋耸挚扇鹊娜宋铩!

拔颐且鏊!

拔也恍拍谡炕嶂С终庖恍卸匠ぁ9叵档教嗟那凸业拿!

拔颐遣恍枰ㄖ魏稳耍挥猛ㄖ祭灼胗馈M蛞蛔呗┓缟教逯懒耍淮タィ教熘竽羌一锞突岬玫较ⅰD鞘焙蚓质凭突崾Э兀虑榛崧姨住N颐堑搅朔ㄔ涸僮ニ!

疤昧耍钡备窭担澳怯诙驳哪盖住

耙院笤偎担备窭釉诘茸盼夷兀 

值夜班的警官已经把报告放在他的桌上。安托万·于尔凡,23岁,生于韦蒂尼,住在卢瓦- 谢尔省的罗莫朗丹,他一直重复着这句话,并已经打电话给一个律师,律师马上建议他什么都不要回答。于是,安托万·于尔凡不再开口。

亚当斯贝格来到监室前。那个年轻人坐在小床上,咬紧牙关,不停地显示瘦脸上的小小肌肉,还把瘦指头的关节弄得咔咔作响。

鞍餐型颍毖堑彼贡锤袼担澳闶前餐型虻亩印D闶前@扯- 德维尔家族中一贫如洗的一个成员。没有知识,没有父亲,没有钱,却可能受过拳打脚踢,有过不少伤心事。你也打人,揍人,打达马斯,家中的另一个儿子,被承认的儿子,有钱的儿子。

你们是同父异母兄弟。他吃过的苦跟你一样多,这你肯定知道。同一个父亲,同样的耳光。”

于尔凡没有说话,朝这个警察扫了一眼,无情的目光中充满了仇恨。

澳愕穆墒σ悴灰冢闾怂幕啊D惴用睿芴埃餐型颉6砸桓鲂资掷此担夂芷婀帧H绻易呓饧淅畏浚也恢滥闶腔嵯蛭移斯矗浩莆业暮砹故腔嵩谇浇撬醭梢煌拧R残矶叨加锌赡堋N疑踔敛恢滥闶遣皇且馐兜阶约鹤隽诵┦裁础D闶歉鲂卸桑也恢滥愣欢越睢6锫硭乖蚬庀氩涣罚缘檬治弈堋D忝橇饺硕际瞧苹嫡撸闶怯媚愕乃郑怯盟哪源D阍谔宜祷奥穑餐型颍俊

年轻人发起抖来,但没有动。

亚当斯贝格松开了铁栅栏,走开了。面对这张扭曲的微颤的脸,跟面对毫无表情、思维混乱的达马斯一样,他深感遗憾。埃莱尔- 德维尔老爹可以自豪了。

克莱芒蒂娜和达马斯的囚室在另一头。克莱芒蒂娜跟达马斯玩了一局扑克,纸牌从地上塞过去。没有棋子,他们就用馅饼代替。

翱死趁⒌倌龋隳芩怕穑俊毖堑彼贡锤翊蚩苏だ福省

安荒敲慈菀祝崩咸担懊挥屑依锸娣一肪潮淞恕J裁词焙蚍盼液臀业暮⒆映鋈ィ俊

案ヂ惩呶骶倩岽闳コ辶狗浚够岣阋路D忝鞘谴幽亩街脚频模俊

笆悄愕募佣摹W蛱欤颐嵌裙艘桓雒篮玫囊雇怼!

按锫硭梗毖堑彼贡锤袼担白急缸急福砩暇吐值侥懔恕!

奥值轿沂裁矗俊贝锫硭刮省

跋丛琛!

埃莱娜·弗鲁瓦西把老太太带走了,亚当斯贝格又来到了凯文·卢博的囚室。

澳憧梢猿鋈チ耍U酒鹄矗阋屏恕!

拔以谡饫锿谩!甭┧怠

澳慊峄乩吹模毖堑彼贡锤癜颜だ该趴么蟠蟮模澳闳ソ邮苌笪剩惚豢卮蛉恕⑸巳撕颓考椤!

八璧模甭┧担拔沂峭绲摹!

凹弑┝Φ耐缯摺T诿ド希忝械诹允亲钗O盏娜酥弧!

八璧模冶暇故抢窗镏忝堑摹0镏澹夂苤匾皇锹穑俊

俺隼窗桑也皇悄愕姆ü佟!

两个警官把卢博带出了警队。亚当斯贝格查了查记事本。脸上有粉刺,下巴突出,敏感:莫雷尔。

澳锥衷谑撬诼昀- 贝尔住处值班?”他看了看挂钟,问。

笆桥蛋6头ǚ蚨匠ぁ!

八窃诟墒裁矗肯衷谝丫诺惆肓恕!

耙残硭挥谐雒拧W源铀绺绫蛔ブ螅挥性倏昶痰拿拧!

拔胰ツ抢锟纯矗毖堑彼贡锤袼担凹热挥诙膊豢冢昀- 贝尔会告诉我他从她那儿夺走了什么。”

澳憔驼庋ヂ穑匠ぃ俊

霸趺戳耍俊

拔沂撬担愦┩闲ィ磕悴幌M颐歉阕急傅闶裁矗俊

亚当斯贝格看了看自己的脚,看缺了什么。他没有穿袜子,而皮拖鞋的带子也已经很旧。

坝惺裁床煌茁穑锥俊彼险娴匚省

拔也恢溃蹦锥担谘罢彝寺罚澳闶翘匠ぁ!

鞍。毖堑彼贡锤袼担澳闶撬低獗恚锥渴锹穑俊

莫雷尔没有回答。

拔颐挥惺奔渎蛲嘧樱毖堑彼贡锤袼仕始纾担翱死趁⒌倌缺任业囊路簦皇锹穑俊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