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神秘的女孩儿

早晨六点,天朗回到寝室,他每天早晨都要出去锻炼,跑跑步,练练功夫,这是他从小养成的习惯,天天如此,而且风雨不误。

这时,阳光已经亮晶晶的洒满整个寝室,而天朗一看,那五位却还在蒙头酣睡。他笑着摇了摇头,拿起洗漱用品,走出门去冲凉了。

三十分钟后,他已收拾完毕,回过头看了看那还未从梦中醒来的哥几个,想来他们一定很累,反正刚开学也没什么课,就让他们多睡一会儿吧。他轻轻关上门准备去迎接新生了。

清晨的阳光暖暖的照着他,同时也驱淡了昨夜的噩梦带给他的不快。昨晚不知为什么,睡得十分的不踏实,还做了噩梦,虽然那个梦不是很清晰,却让人的心里很不舒服,他似乎看到了很多血,还有奇怪的声音。天朗有一种不好的感觉,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九月的天气就是这样好,晴多雨少,而且不像盛夏一样似乎要将人晒干,走在这样的晨光中,的确是一种享受。天朗甩了甩头:算了,自己什么时候变得神经兮兮的了?一定是几天来没有休息好,做噩梦也是很正常的事呀。于是,决定不再去想了。

他先去吃了早点,然后向礼堂走去。礼堂已布置妥当,当他走进门,程信天已经在了,一看到天朗,立刻迎了上来:“天朗,这么早!”

天朗笑道:“你不是更早?”

“唉,没办法,今天新生入学第一天,有一些是坐早车到达。第一批接站的已经出发了,我想偷懒也不成啊。让你接这个摊子你又不肯……”

眼见主席又要继续唠叨下去,天朗的头又开始隐隐作痛:搞什么?他现在已经够委屈了,不情不愿的就被剥夺了一部分宝贵的自由,让他接替主席的位置?他看看程信天,开什么玩笑,他才不会看着火坑往里跳,还是让信天继续在火坑里蹲着吧。他不入地狱谁入啊?!

于是天朗急忙打断主席的抱怨,问道:“那第一批也快回来了吧,我们还是先去新生接待处看看吧。”

“好吧,唉,每次你都来这招儿!”信天还不忘抱怨一句,可他是真的太累了,谁来救救他啊?(当然,这个“谁”,其实就是指慕天朗啦!)

新生接待处设在操场距校门100 多米处,横排着几条双人桌子。几名教师和学生会的干部早已在桌子后坐着了,而新生的教室、宿舍等也早已安排明白,并记录在新生名字的后面,只要新生到了,按名单分配即可。

天朗和信天坐下没多久,第一批新生便已到达,接下来繁忙的一天开始了。

忙到中午,午饭也是替换着去吃,天朗和信天等几个学生会的先顶班,等别人吃完他们才能去食堂。

而此时卓继文、陆剑峰等几个小伙子却带了便当来探班。

“辛苦、辛苦,两位主席大人,我们来慰问了!”还没走到近前,陆剑峰已大着嗓门嚷道。

卓继文将便当递了过来,而天朗等人此时正饥肠辘辘,感激的道了声谢谢,便不再客气,狼吞虎咽起来。

吃完饭,继文他们又闲聊了会儿,这时看到又来了几个新生,便赶忙收拾东西闪人了。

一下午又在忙碌中度过。

在接近17:00时,又有新生到了,不过这次只到了一个人,是个十七八岁的女生。天朗看到她,忽然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感觉,但又具体说不上是什么感觉。

她并没有和迎接新生的队伍一起到来,看起来好像是一个人找来的。刚开始她只是提着简单的行礼站在一旁,并不急于上前报到,却带着观察的神色打量着校园。而此时,天朗也在打量着她:白皙细嫩的肌肤,圆圆的小脸,一双漆黑灵动的大眼,小巧的鼻子微微上翘,红润饱满的双唇,两道弧度优美的秀眉微微蹙起,似乎正在疑惑着什么。

严格来说,这个女孩儿不是特别漂亮,和超级美女杜雨婷相比,她的相貌只能算清秀。但她却十分抢眼,因为她的全身都散发着一种清灵的气质,就像一个山中的精灵。

大约一米六O 的身高、纤细的身材,使她看起来柔弱娇小、楚楚可人。尤其是那一头飘逸柔顺的长发,自然的披散在身后,随着微风轻轻的飘扬,配上一袭雪白的长裙,更是将她那种清灵的气质淋漓尽致的显露出来。

但天朗一直不明白,究竟是什么会让这个女孩子带给自己这样强烈的异常感觉呢?

正想着,这个女孩子已向他走了过来,交上了自己的入学通知书。天朗看了看名字:江笑月,很好听的名字。天朗不禁又看了她一眼,蓦的,天朗知道了那种感觉的来源:眼睛!

不错,这个江笑月拥有一双漆黑如无底深潭一样的眼睛,此时,这双眼睛正看着他,却像带着一种穿透力一样,似乎能透过人的身体直看到人的心里一样。天朗从未见过这样令人震撼的一双眼睛。

女孩儿的眼睛又像会说话一样,此时正向天朗传递着疑问的信息。天朗立刻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忙道:“江笑月是吗?外语系A 班。你的宿舍是一舍306 ,一会儿将有同学带你过去。这是入学需知,请将学费缴纳,之后便可以回寝室休息了。”

女孩儿忽然笑了一笑:“谢谢学长。”天朗又一次失神了,从一开始,这个女孩儿一直散发着一种忧郁的气质,可这一笑,却带给人一种乌云尽散的舒畅感觉。

接着,他笑了:今天是怎么了?莫不是犯了花痴?他在心里自嘲着,而眼睛又不自觉的望向女孩儿渐行渐远的身影:江笑月!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