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窗帘上的影子

石隐玉心不在焉的跳着舞,当她再一次将目光投向江笑月时,她愣住了:那丫头居然不见了,她开始有些担心了。其实她早已看出笑月喜欢慕天朗了,她怕笑月看到学长和杜雨婷在一起会难过,所以舞曲一结束,她立刻开始寻找笑月的身影。

最后,隐玉终于从靠近门口的窗子看到了站在外面的江笑月,她似乎正在思索着什么,于是,隐玉赶忙走了出去。

“月月,你怎么了?站在这想什么?怎么出来了?”一过去,她便连珠炮似的向江笑月问道。而江笑月可能过于投入的想事情,所以被石隐玉的声音吓了一跳:“哦,没什么,我想出来透透气。怎么不跳了?”

“我以为你看到慕学长和校花跳舞而伤心呢,所以赶忙过来安慰你呀。”笑月一愣:隐玉怎么会看出来的?她慌忙掩饰道:“不要胡说,这种玩笑不能乱开。”隐玉看着笑月,别有深意的说道:“丫头,是不是玩笑你的心里最清楚了。喜欢就要鼓起勇气去争取,别让自己后悔呀。”

说到这里,她发现笑月的表情突然间变得很怪异,而且眼睛死死的盯着她的身后,隐玉疑惑的转过身,顺着笑月的目光看去。顿时,她的脸刷的白了,浑身剧烈的颤抖着,她忙用手捂住自己的嘴,以防止尖叫声从口中传出来。

小礼堂的窗帘是一种很薄的白纱窗帘,平时一直都是拉着的,今天也只有靠近门的窗帘是拉开的。而令隐玉如此惊恐的原因就在第四扇窗子。

当隐玉转过身时,她看到了一个淡淡人影呈现在窗帘之上,这并没有什么,令她惊讶的是,这影子竟像是附着于窗帘上,像是原本就属于窗帘的图案一样,并且悬于半空中。因为他的脚在窗台的上方,却并没有立于窗台之上,而且脚与窗台之间居然有五六公分的距离,那是一个男人的脚!礼堂的窗户有两米高,所以,这个男人的影子便完整的呈现于窗帘之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就在她们发呆的时候,突然,那影子竟然凭空消失了,快的就像从不曾存在一样,与此同时,礼堂的灯光一下灭了,顿时,屋内陷入一片黑暗之中,有惊恐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不好,里面有问题!”笑月急忙冲向礼堂,隐玉虽然害怕,但里面有她的室友,所以忙跟着笑月一起冲了进去。

礼堂里面已乱成了一团,隐玉随着笑月冲进时,黑暗使她什么也看不见,很奇怪,屋里竟然没有一丝光线。只能听到有人在不住的告诉大家不要惊慌。就在这时,隐玉听到身边的笑月轻轻的不知念了句什么,声音也很含糊,根本听不清她在说什么。只是在话音刚落时,灯光突然大盛,整个礼堂在瞬间恢复了光明。

这时,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突兀的站在门口的笑月和隐玉身上。石隐玉脸上的惊恐还未退去,而笑月则显得很冷静,只是神情十分的凝重,此时的她浑身散发着一种异常冷冽的气息。

程信天和慕天朗向她们走了过来,直觉告诉他们,这两个女孩儿一定知道些什么,这次古怪的停电不像是简单的故障,而重新来电时又那么突然,所以,他们希望可以通过这两个女孩子把事情搞清楚。

当他们走到近前,笑月却首先开了口:“学长,先让同学们回去吧,有什么问题,一会儿再说。”程信天点点头,然后向大家说道:“一会儿我们会找电工来检查一下电路,时间也不早了,同学们还是回去休息吧。

带着疑惑与恐惧,所有的人都向外走去,于静死亡的阴影又一次袭上每个人的心头。在走到天朗他们面前时,杜雨婷和几个女生还有天朗寝室的人都停了下来。天朗一见,便立刻说道:“剑峰,你们把几个女生送回去吧,我和信天还有点事儿商量。”

杜雨婷的心里闪过一丝不快,她总感觉天朗看江笑月的眼神有点特别,而天朗让她走,却把江笑月和石隐玉留了下来,于是心中的不快加大了。只见她面向两个女孩子说道:“学妹不回去吗?可以和我们一起走啊,天朗他们还有事,恐怕没时间送你们呀。”

她的语气有些尖酸,天朗不觉皱了皱眉,略感不耐的说道:“我和信天有事要和她们商量,一会儿自然会送她们的,你们快回去吧。”杜雨婷的脸腾的红了,表情有些恼怒。信天忙打圆场的说:“雨婷,早点回去休息吧,我们的确有问题要问学妹。继文也留下,剩下的送女生们回寝吧。”

心高气傲的杜雨婷终于没再说什么,一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程信天摇了摇头,看向天朗,发现他又摆出了那副酷酷的表情,心中暗想:“这小子,平时不会这样,今天是怎么了?”不过他没有继续想下去,因为眼下还有更重要的疑问有待查清。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