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令人惊讶的实情

笑月点点头,终于开始讲了起来:“如果我说这两件事的发生都与灵异现象有关,不知你们信不信?(虽然大家都猜出了一二,但当笑月说出来后,还是不禁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当然,还有两个人没有,就是天朗和隐玉。)我知道你们不太能接受,这也就是我一直不肯明说的原因之一,但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从我第一天来报到时,我就感觉到了异常。那天,我还未走进校门,便没来由的一阵心悸,经验告诉我,这个校园里一定有古怪。所以我进了校门后,便立即进行感应,结果和我想的一样,校园内存在着很强的怨气,这怨气甚至强烈到几乎可以影响我的情绪。可惜我无法感应到它的位置,而这也说明了,这个怨灵的法力相当强,强到它可以完全将自己隐藏起来,而不被我发现。但我却可以感应到,它已经在蠢蠢欲动了,只是我不知它准备做什么。当时,我的心情十分沉重。

果然,昨天便发生了于静被杀案,而今天又发生了小礼堂事件。于静被杀,我也曾去看过,当时我便知道,那决非人力所能做到的,为了证实我的判断,我中间又去了一次现场进行验证,结果不出我所料,凶手果然并非人类,所以我回去后才会有‘不知警察能否抓住凶手’一说。如果是恶灵在害人,那么警察是断然抓不住凶手的。“

说到这里,天朗恍然大悟:“哦,原来我们那天去你们寝室时,你从外面回来,就是为了去验证这件事。”笑月点头道:“由于不想被人说我是妖言惑众、宣传迷信,所以你们有疑惑我明白,但我却不能讲出来。”

“原来是这样,”天朗说道:“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平时就很喜欢研究灵异事件,也不会一力否认鬼魂的存在。因为,从小时候起,我就对身边的一些事,比如死亡,有着莫明其妙的心理感应,最常见的表现为头一天会做恶梦,而第二天就会有事发生。

于静死前,我也曾做了一个梦,梦到的全是血,我也曾为此心烦,但头一次,第二天什么也没有发生,我以为可以放心了,却没有想到,第四天于静竟然被杀害了,加上凶手行凶的手法和作案时竟然没有留下丝毫的痕迹,我当时便不得不怀疑凶手是人还是鬼!不过也只是怀疑了一下,直到今天,我的怀疑加深了。除了怪异的停电外,我还有一件事没有说。“

信天立刻问道:“到底是什么事?”

天朗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刚刚在小礼堂, 正当我们陷入黑暗的时候,曾有片刻的时间,我居然感觉周围一片死寂,我听不到任何人的声音,当时我的心里很紧张,刚想大声问问有没有人,突然耳边有一个空洞的声音说道:‘我愿与你共赴来生!’之后,一切就都恢复了正常,我听到了大家略带惊恐的嘈杂声。后来,我以为是我一时的幻觉,就没有和你们说,但听完学妹们所讲的事情后,我想,这可能并不是我的幻觉。”

听到此,大家又倒吸了一口凉气。笑月沉思道:“这绝非是你的幻觉,我认为,这应该是一个没有恶意的幽灵想通过你向某个人传达一个信息,就是你听到的那句话。它今天制造这一切事件,也许都只为着这么一个目的。而我当时也发现,它几乎没有什么怨气,所以,我认为于静的死应该与它无关。也就是说,暂时可以把此事放一放,重点还是在于静被杀的事件上。”

笑月的话说完后,大家都认为她分析的很有道理,而这时,天朗却用探究的眼神看着她:“我赞同你的结论,不过,有一点我十分不解,还望学妹可以帮我解开这个疑惑。”

“学长不必客气,既然话已至此,有什么疑问尽管问,我也没有必要再隐瞒什么了。”

“那好,是这样的。刚才听完你的话,我就在想,你是如何可以感应得到怨气的,又如何可以验证出于静之死是凶灵作祟的结果呢?还有隐玉说于静出事的当晚,你坚持着要出去而不用人陪,真的很佩服你的勇气,但我很好奇,对一个刚入校的新生来说,究竟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非出去不可呢,而且还如此神秘?”

“是啊!”立即,众人皆表示了疑惑。

笑月迟疑了一下,说道:“我知道你们一定会问到这个问题的,这恐怕是另一件让你们难以置信的事情了。不过没关系,既然已经说了这么多,索性就都告诉你们吧。”

停顿了几秒后,笑月继续说道:“事实上,我是驱魔族中的一员,从小就开始学习驱魔之术,所以,我有一些这方面的能力。”

本以为说出这些话一定会引起震惊,可出乎意料的是,居然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一副“我就知道是这样”的表情。

结果,愣在那的反倒成了笑月了。

信天看着她笑道:“其实,我想在场的每一位可能都和我一样,在之前就已经猜到你是个会法术的人,这从你的言谈和表现上不难看出,想让你给出答案只不过是为了证实我们的猜测而已。”大伙儿都笑了。

笑月这才明白,原来她以为别人难以接受的事实,居然早已被大家轻易的接受了,她突然有了一种莫明的感动。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