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脚步声再次响起

此时已是凌晨二点多了,就在志飞他们刚出去,隔壁512 寝室的宋健和李正东敲门进来了,刘锡龙和李强正惊魂未定的坐在床上发愣,一看是他们来了,便都从床上下来了。

原来,由于卢竞州喊的实在太大声了,连隔壁的人也听到了,只不过以为是谁发噩梦了,才没有当回事。但后来听到了开门声,觉得蹊跷,便推门看看,没想到看到了志飞他们背着竞州正匆匆往楼梯走去,想是有事发生,便决定由宋健两人过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我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被老四的喊叫声惊醒后,就看到他昏迷在床上了,也许是被恶梦吓到了吧。”李强喃喃道。

“你现在居然还以为事情是这么简单吗?你看过有谁无缘无故的被自己的噩梦吓昏的吗?事情决不会这么简单的。你想想,睡觉之前,竞州就遇到了那样不可思议的事情,现在又深更半夜的在惨叫之后昏迷,那惨叫声大家都听到了,如果他不是看到了极其恐怖之事,怎么会发出如此惨烈之声呢?”

“竞州之前遇到了什么事?”李正东好奇的问道。刘锡龙和李强对视一眼,那眼神中都有着一丝惊恐:“事情是这样的……”刘锡龙便将卢竞州洗漱前后的遭遇又讲述了一遍。

听完,他们半晌没有出声,过了一会儿,宋健说道:“按说,那个时候应该不会再有人在浴室里了,不过,这件事情又实在难以解释,谈话声、脚步声还有冷笑声,一切不可能都是幻觉吧,但除此之外,又真的无法找到其它的解释了。”

“我不这样认为,我想锡龙说的对,这些事情刚发生完,竞州又莫明其妙的昏迷,这一定不是偶然……”突然,李正东的话停住了,而眼睛朝门口望去,一副凝神之状。其他人正觉得奇怪时,忽然听到从走廊传来一阵“啪达、啪达……”的声音。

有人!正当大家谈论此事时,居然在这凌晨三点多钟的走廊上响起了脚步声,难免会让大家心存恐惧。这时,李强说道:“也许是有人上厕所吧。”话音刚落,大家立刻听出,脚步声是朝着他们这个寝室方向传来的,也就是说,走廊上的人并不是去厕所,因为厕所是在楼梯的左面,对面就是左边第一个寝室505 ,而他们这个寝室513 则是楼梯右边最后的一个房间,所以如果是上厕所就决不可能朝着这个方向走。

这时,脚步声已经离他们越来越近了,大家都在十分紧张的仔细凝听。就在这时,每个人的心一下子都提到了嗓子眼儿,因为,脚步声居然停在了——他们寝室的门口,再就没有响起。

大家的心都在扑通、扑通剧烈的跳着,一双双眼睛惊慌而恐惧的死盯着门,谁也没有说话,也没有动,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事件吓呆了。时间在一秒一秒的过去,里面的人没有动静,而外面的人似乎也没打算有所行动,好像他只是静静在站立在门外,并不想敲门,也没想要进来。而这样,却让里面的人更加的不知所措,那种未知的危险才是最可怕的。

终于,有人再也熬不住了,只见李强腾的站了起来:“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人在这里装神弄鬼!”说完,他两步冲到门边,猛的一下打开了门……

门外,什么也没有,李强呆了:怎么会,难道,这个世界真的有鬼吗?一向不信邪的他也终于动摇了。

其他人看到李强愣在那,不知他发现了什么,立刻围了上来,一时间,所有的人都愣住了,许久,他们缓缓的关上房门,默默的回到床边坐下,未知的恐惧啃噬着他们的心。刘锡龙声音发涩的说道:“这到底是怎么了,怎么怪事都赶到一起了。脚步声明明是停在我们门口,为什么门外连个鬼影子也没有,真他妈的邪门到家了!”

“这些事的确太古怪了,”宋健接道:“我们都听到脚步声停在门口,但是谁也没有听到离开的声音,门外居然没有人,谁能做到这点,除非是……”他没有继续说下去。谁都明白他没有说出口的是什么,现在,大家都不愿去碰触那个字。

“不知你们注意没有,刚才门口并非什么也没有。”这时,李正东开口说道。“什么?”大家异口同声的问道。“水,我看到地上有一小滩水。而刚刚我们来的时候,根本没有,地是干的,但当我们拥到门口时,我却清清楚楚的看到了,那会是谁留下的呢?这件事情一定不简单,如果说竞州经历的事是他的幻觉,那么刚才的事又如何解释?我们都听到了脚步声,难道这是我们同时产生了相同的幻觉吗?这未免太牵强了。”

“不,事情发展到现在就决不能再用幻觉来骗自己了,竞州的遭遇不是幻觉,我们刚刚的经历也决不是幻觉,那就是说,一切都是实实在在的发生了。”刘锡龙坚决的说道。

“我真不敢相信,居然会发生这种事,天,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快要疯了!”李强恼火的喊道。然而,没有人回答他,因为谁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做。于是,大家又沉默了下来,不再有人说话,而恐惧感却在他们的身上蔓延,他们甚至害怕再多说一句话都会招来那躲在暗处的幽灵。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