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恶灵的诅咒

话说到此,笑月突然发现周超流露出一种欲言又止的表情,于是问道:“周学长,是不是有什么疑问?”

周超迟疑了一下,还是说道:“笑月,其实到目前为止,也只是发生了于静被杀的案件,而小礼堂事件你也说过,那个鬼魂似乎并无恶意,那么,是不是我们把事情想的太严重了,也许事情已经结束了呢?”

笑月神色凝重的说道:“的确,从于静被杀后,学样看起来一直是风平浪静,但我刚才也说过,目前这股怨气还在受压制,所以这个恶灵暂时还无法明目张胆的出来作恶。但这种状况已经维持不了多久了,我相信很快它就会冲破束缚,那时,我们再想补救,岂不是会无端的增加许多不必要的伤亡吗?所以,我们必须防患于未然,尽量把灾难降到最低程度。”

停顿了一下,笑月缓缓的继续道:“况且,虽然我们现在并没有发现其它状况,但并不代表真的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也有可能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因此,我们决不能因为暂时的太平而掉以轻心。我敢说,灾难决不会到此为止!”

听到此,所有人的脸上皆露出惊诧的表情,而周超也点头说道:“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做?”

这时,信天看向天朗,于是,天朗明白的颔首道:“资料上可以提供给我们的信息毕竟太有限了,要想查清当年的事情真相,我们只能把切入点放到那几年的老校友身上了,希望可以从他们那里获得些有价值的线索。这样一来,就要看继文和英凡昨夜的收获如何了。如果可以找到当年的学生会主席,一切就好办多了。”

听到这里, 李英凡立刻说道: “昨晚我们已经将历届学生会主席的资料详细记录下来了,只是还不知道能否联系得上。”

“没问题,只要有他们的资料,就一定有办法联系上他们。你们先将77年——81年学生会主席的资料找出来,然后我们想办法联系他们。”

接着,卓继文取出昨晚查到的资料翻看着。“有了,77年——79年的学生会主席叫牟长仁,79年——81年主席叫史学志。”

“好,那么负责联系他们的任务就交给你们两个了,尤其是史学志,他知道的应该比较清楚。找到他们的话,要尽量问清楚当年事情发生的具体情况,还要打听一下是否可能有知情人。而天朗,我们看来还要再去一次档案室,调出学生档案来,把当年死去的这些人的详细资料找到。”天朗点点头。

信天交待完,看向笑月:“笑月,你还有什么要补充吗?”

笑月想了想:“我们目前是把调查的重点放在了陆雪霏事件上,但不代表放弃其它几件事情的调查。尤其是丰瑞祥被杀那起案件,虽然他不是在校园内死亡的, 但有一点我感觉非常奇怪。何以前一天夜里丰瑞祥被杀,而第二天早晨他的室友邵文杰又莫名其妙的发疯?这难道真的只是一个巧合吗?会不会其间有什么隐情呢?所以,我们还要抽时间调查一下。”

“有道理,”信天道:“那么明天我们就分头开始调查吧。大家都累了,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众人散去。

外面的雨似乎小了很多,而淅淅沥沥的雨声却让人的心里异常的烦燥。

天朗躺在床上,昨夜的少眠竟然没有让他感到丝毫的困倦,反到是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不知为何,他总感觉今夜的雨似乎有些不一样,但又说不出哪里不一样。总之,他像是嗅出了一种危险的气息。

唉,也许是自己太敏感了吧,几天来不是一直平安无事的吗?他的心里这样想着,好像在安慰自己一样。看着室友睡得香甜,他合上双眼,决定舒服的睡个好觉。

“但愿今夜可以平安渡过!”天朗的心里突然间毫无预警的闪过这样一种念头,不由得把他自己吓了一跳:怎么会这样想?难道真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吗?他的心里又开始隐隐的不安起来……

人的生命中充满着变数,你永远不会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命运是你无法掌握的,该来的,你怎样也逃不掉!

午夜,在突然而至的暴雨侵袭下悄然来临。513 寝的人都已沉入了睡梦之中。门外,明亮的廊灯骤然变暗,暴雨无情的冲刷着走廊的玻璃。

一团阴影带着夜的浓黑、带着阴暗的冰冷悄无声息的显现在513 的门前,空气中弥漫着死亡的气息。突然,那暗淡的廊灯无声的熄灭了,同时,一道闪电诡异的划亮夜空。

阴影猛然间迸发出恶毒的目光,在沉重的闷雷轰然响起之际,它发出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冷笑:“谁也逃不掉!……”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