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意外的死亡?

可没过多久,朦胧中志飞被一声清晰的关门声惊醒了,经过之前接连几次的惊吓,他已经如同一只惊弓之鸟,任何一点状况都会引起他的惊恐不安。

当志飞战战兢兢的向门看去,门,关得好好的。难道是有人出去了?不,不会的,有人出去的话不会将门锁上,不然,他要怎么回来?一定是有人刚刚回来,一定是的!

他在心里这样对自己说着,而眼睛却在下意识里向周围看去。

突然间,他怔怔的看着一个方向,表情如同见了鬼一样。而那个方位正是李强的床铺,只见上面空空的,李强人早已不见踪迹!

想到刚才李强怪异的举动,还有今夜自己所经历的恐怖,志飞觉得不能再大意了,于是,他鼓起勇气起身下床,先是将灯拉开,然后把许玉昌叫了起来。

睡得迷迷糊糊的许玉昌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昨天他照顾竞州一夜,所以十分的困倦。此时睡得正香时,却被志飞喊了起来,他有些云山雾罩的感觉。

只见志飞神情严肃的对他说道:“玉昌,陪我出去一下,李强今天有些不对劲,我们出去找找他。”

许玉昌奇怪的问道:“哪里不对劲了?我怎么没有发现啊?他去哪里了?”一连串的问题吐出口的同时,他也向李强的铺位上望去,发现李强果然不在床上。

而这时,刘锡龙的声音却突兀的响了起来:“也许他上厕所去了吧?老大,你是不是有些草木皆兵了。”

这时,二人才发现刘锡龙也醒来了。志飞摇了摇头,沉声说道:“你们不知道,刚才,李强已经出去过一回了,我怕他有事,所以一直等到他回来才敢睡,可是,这才没过多一会儿,我听到关门声后又醒了过来,却发现李强已经不在寝室了。”

接着,志飞就把之前发生的一切告诉了他们,不过,他没有跟他们讲起自己做的那个梦,因为不想再加深他们的恐惧。

听完后,两人的脸上都流露出惊恐的表情。刘锡龙颤抖着声音说道:“难道,是那个东西……它、它又回来了?”

竞州就因此而疯了,到现在还在医院里。而这次那怪异的脚步声再一次出现,又会给他们带来怎样的伤害?想到这里,三人不由得遍体生寒!

当刘锡龙再一次向李强的床上望去时,顿时露出惊讶的神情。“怎么了?”志飞问道。刘锡龙指着李强床上的睡衣:“我记得这睡衣,是李强今晚穿的!”

“什么?”志飞和许玉昌不由得面面相觑:“难道他是换上外衣出去的?”

志飞咬咬牙说道:“不管怎么样,我们先去找找李强,都已经这么久了,就算是去厕所,他也该回来了。”

“好!那我们现在就去!”接着,三人开始向门外走去,却不约而同的在心里祈祷李强能够平安无事。

不久后,传来几声惊呼,接着,只见志飞他们三人脸色惨白的从浴室里冲了出来,并且急速的向楼下奔去。

清晨,雨过天晴。温暖的阳光洒落在大地上,而校园里却笼罩着一层挥不开、驱不散的阴郁,压的人心头沉甸甸的。

一大早,就看到有警察出入在学校里,大家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见校领导们神情凝重的忙碌着,而所有人的目标好像都在3 号男生宿舍楼。这不由得使每个人充满了疑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难道又有人被杀了吗?到处都是人心惶惶的。

不久后,有人透露出了消息:今天凌晨有人发现,男3 舍的513 寝有一个学生死了,具体的死亡时间不清楚,是意外事故,并非被谋杀的。至于是出了什么意外,也没有人清楚。

不过,这样一来所有的同学就都放了心,虽然有学生死亡谁的心里都会有些难过,但是毕竟这种死亡还容易被接受一些,大家也不必整天提心吊胆的担心自己哪天会成为第二个受害者了。所以,这件事倒也没有引起太大的轰动。

而警察没多久也走了,并将尸体一同带走,其余的人也各就各位,准备迎接新一天的学习和工作。也许,只有几位校领导要有得忙了,学生在校园里出了事故,学校将怎样面对家长的悲痛与责难,的确是一件比较头痛的事情。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松了一口气,比如校领导,比如程信天、慕天朗,比如513 寝室的全体成员。他们或烦乱,或紧张,或疑惑,或愤慨,或悲痛,或恐惧,但唯一相同的是,他们的心里都无法相信,这真的只是一场意外!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