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凶灵的战书

听完后,志飞简直是目瞪口呆,他从没想过会有这样传奇似的人和事能出现在他的身边。

由于自己的经历,所以对信天所说的他丝毫不怀疑,反而是猛盯着江笑月看,眼神竟由开始的疑惑而变为热烈的崇拜了,惹得笑月整张俏脸通红,其他人更是忍不住偷笑。而他老先生却不自知,还在那忘我的崇拜着。

最后,天朗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口中还念叨着:“魂归来兮……”他这才回过神来,不好意思的笑笑,说:“我从小就十分崇拜那些会法术的人,没想到真的有这样的人啊,而且,还就在我的身边呀,嘿嘿……”

生怕他又要没完没了的崇拜下去,信天赶忙说道:“那么崇拜的话,改天你拜笑月为师吧,我们目前最重要的事情是要商量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办。笑月,你说说你的想法吧。”

“好吧,”看到所有人的神情都严肃了起来,笑月说道:“这件事情目前完全可以肯定,应该就是恶灵所为,我想我们首先应该去医院看一下,我希望可以从卢竞州那里找到点线索;接下来,就是找时间到他们宿舍楼去一趟,我想也许可以将那里当成一个突破口。”

点了点头, 信天道: “那么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去医院吧。”

由于他们人太多,所以决定只由志飞带着信天、天朗和两位女生去医院,其余的人留在学校探听一下消息,另外还要联系那两位学长,如果动作再不快起来,很难想象还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路上,信天问道:“对了志飞,还没问你的意见呢,你愿意加入我们的调查吗?这可是很危险的。”

“这还用问吗?”志飞神色坚决的说道:“我是一定要加入的!你们能不顾个人的安危,我也不能做孬种呀!”

“好样的!那就这样决定了。”天朗拍了拍志飞的肩膀。

笑月从身上取出一个护身符交给志飞:“这是护身符,凡是参与调查的人都有一个,你将它放在身上就会在一定程度上保护你。”

“谢谢,”志飞将它小心的收好:“我会好好保管的。”

来到病房门口,志飞轻轻敲了敲门,纪元哲带着满脸的疲倦与担忧出现在门口。进屋后,志飞向纪元哲简单介绍了一下后,问道:“竞州怎么样了?”

“还是老样子,有时很安静,有时又说些莫名其妙的话,说着说着就会发狂。”说到这儿,纪元哲的眼圈红了。

此时,竞州正安静的靠在床头,看到天朗他们进来,他立刻如受惊的兔子一样,瑟缩的蜷缩起身子,两只眼睛充满戒备的看着众人。

天朗向笑月使了个眼色,于是笑月走上前,柔声问道:“你还好吗?感觉怎么样。”

竞州没有说话,仍然用戒备的眼神看着笑月。

“你不要怕,我们都是你的同学,不会害你的。”

竞州的嘴唇抖了抖,还是没有开口。

这时,志飞走上前:“竞州,我是老大,你不认识我了吗?”竞州看了看他,神情终于放松了些。志飞接着说道:“这些都是我们学校的同学,你别怕,他们是来帮助你的。”

“帮助?”竞州终于喃喃的道。然后,用一种非常疑惑的眼神看着志飞。志飞用力的点了点头:“是的,帮助。你有什么话要对我们说吗?”

竞州的眼里突然闪过了一丝惊恐,他低下了头,颤抖着声音像是在自言自语一样的说道:“他在门外,他、他要进来。他就站在门口,门自己开了,他就要进来了,不,不能让他进来,不能让他进来……”

笑月看了看大家,继续问道:“他是谁,你认识他吗?”

竞州猛然抬起了头:“他、他……不!”他一下抓住了笑月的手臂,大声喊道:“不能让他进来,不要让他进来!他会杀死我们的……!”

笑月忙安抚道:“好的,不会让他进来的,你不要害怕,现在已经没事了,好吗?别怕!”

竞州慢慢安静了,然后,他轻轻的念叨着:“有好多血,全是血,全都是血……他想杀了我们。”

就在这时,竞州忽然神情一变,不再惊恐、不再恍惚,他的眼神尖锐、凌厉,甚至是有些——残忍,是的,是残忍!而他的神情冷酷,还带着一丝邪恶。这把所有人都惊呆了。笑月的眉头微微一皱。

突然,竞州开口了,他缓缓的说道:“他回来了,他是回来报仇的!嘿嘿……”那声音如此陌生,如此阴冷,仿佛来自地狱一样让每个人不禁打了一个寒噤。

之后,便听笑月大喝:“你是谁?说!为何要上他的身?”

只见竞州两眼恶狠狠的瞪着笑月道:“少管闲事!”

“哼!”笑月怒道:“这闲事我管定了!”说完,立刻从身上抽出一张黄色的符纸,夹在食、中二指间,在空中作画符状,口中念念有词,“咄!”一声轻叱后,只见一道黄光乍现,直奔竞州而去。

之后,一阵青黑色的烟雾从竞州的头顶钻出,片刻间便消失了,接着,一个阴森的声音说道:“你是无法阻止我的,谁也阻止不了我!等着看吧,哈哈……”冷笑过后,一切归于平静,只有一阵阵急促的喘息声在空气中显得异常的清晰。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