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难道是他?

沉默了好久,笑月终于开口道:“今天,我们大家的心情都很沉痛,为了我们出事的所有同学!虽然我们从一开始就着手进行了调查,但最终还是发生了我们最不想看到的事情。

到目前为止,虽说我们的手中已经掌握了些线索,却也让我们晕头转向,无从下手。疑点有很多,我不知道我们昨天刚刚确定的调查方向是否错了,现在,我们就各抒己见,大家一起讨论一下吧。我先说一说。

抛开之前发生的事,我们先从卢竞州和李强谈起。从志飞今天给我们讲述了事件的经过,再到医院看过卢竞州,我便有一种强烈的感觉——竞州所说的‘脚’一定与志飞他们听到的脚步声有关。而最初时,卢竞州在走廊上不是也听到有脚步声跟在他的后面吗?它几次三番的响起, 到底说明了什么? 看来,这个脚步声就是整件事情的关键!“

天朗赞同道:“不错,这样看来整件事情都是围绕这个脚步声而展开的。我想,不同的是,其他人只是听到了脚步声,而卢竞州还看到了发出脚步声的那双脚,这应该就是致使他昏迷的原因之一了。”

信天接道:“而第二个原因怕是和他喊的‘血’有关系了。只是我们还不清楚这‘血’意味着什么,他到底看到了什么呢?”

“还有”,隐玉补充道:“更让人费解的是他喊的‘没有了’,这又是什么意思,什么东西没有了呢?”

“对,”笑月说道:“这就是最奇怪的地方。‘脚步声’、‘脚’、‘血’、‘没有了’,再加上之前卢竞州听到的谈话声和冷笑,这些凌乱的线索之间,到底有什么关联呢?而李强又在志飞听到脚步声后死亡,那个凶灵绝对来者不善,它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冤屈就是我们目前调查的关键了。

卢竞州的疯我们不知证明了什么,但李强的死我们却很清楚,那证明他仅仅只是第一个死的人。今天那恶灵出现在医院,很显然它是在向我们宣战,他是不会罢手的。“

而它为什么会挑上513 寝的人呢?这点实在令人疑惑。“

看向志飞,笑月问道:“志飞,你仔细想想,在这之前你们有没有做过什么事或说过什么话是犯忌讳的,也就是说有可能冒犯到它们?”

志飞想了想:“不,应该不会的,我们从未曾做过涉及到这方面的事情,平时我们聊天都不曾聊过与这有关的话题。”

笑月沉思道:“这样说就很显然了,一般来讲,凡怨灵作恶,是不会一点儿原因也没有的。它们应该不会盲目的就去找人泄愤,如果问题不是出在你们本身,那么也许就与你们的宿舍楼甚至是寝室有关了。”

“513 寝……”天朗喃喃道,猛然间,他与笑月惊讶的对视一眼,便匆忙翻找起他们收集的资料。

“有了!”天朗大声道:“丰瑞祥,男,88届中文系,3 号男生宿舍楼513寝。1990年6 月17日被发现死于学校后山,死亡时间为16日23:00——23:30之间。警方定为谋杀案,但由于16日傍晚天降暴雨,所以警方根本无法从现场找到有价值的线索,此案便一直悬而未破。而同寝室的绍文杰,竟于17日凌晨突然发疯,原因不明。

就是他了!“

信天等人也十分激动:“没错,宿舍楼和寝室都吻合,而最重要的是,也有一个人莫明其妙的疯了!为什么我们早没有想到呢?”

笑月点点头道:“看来我们的方向是找到了,如无意外,杀害李强的凶手应该就是丰瑞祥的鬼魂!这也说明了,当年丰瑞祥之死,一定有一段不为人知的隐情。我们现在就要调查一下他生前的详细情况了。”

“太好了,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吧!”隐玉兴奋的说道。

信天好笑的看着隐玉道:“瞧把你急的,好吧,现在先分配一下人手,还是我们去档案室查找一下丰瑞祥的详细资料,还有当年他们寝室人以及有可能与之有关的全部人员的资料。英凡和继文仍然负责联系当年的学生会主席。志飞回寝室,你们寝室的人现在最危险,看好他们和那面镜子就是你最大的任务,周超带人加强巡逻,有什么事第一时间通知我们。现在就立即行动吧。”

“好!”,大家片刻也没有耽误,迅速撤离了。

就在大家满怀信心的时候,他们不知道,有些事情冥冥中早已注定,而非人力所能改变的,比如于静,比如卢竞州,比如李强,再比如……

但是,即便他们知道,他们仍是要试图去改变的,因为我们都明白一个道理:虽然我们努力了不一定会成功,但如果我们不努力,就一定不会成功!所以,他们需要的是——义无反顾!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