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疑惑重重

二十分钟后,四人出现在方志凡阿姨家,那是一个普通的公寓。

当信天按了门铃后,很快的响起一个年青的声音“谁啊?”

信天礼貌的问道:“请问,这里是方志凡阿姨的家吗?”

门里沉默了两秒后,问道:“你是谁?”

“我们是方志凡的学弟,有很重要的问题想向师兄请教,麻烦你开一下门好吗?”

片刻后,门打开了,只见一个和他们年龄相仿的男生立于门后:“请进来吧。”

当大家坐下后,信天把大家介绍了一下,而那个男生也做了自我介绍。

原来他是方志凡的表弟,叫袁忠和,在本市的另一个学院念大二。

这时,袁忠和略带疑惑的问道:“我表哥已经毕业了,不知你们找他有什么事?”

天朗道:“学校最近有点事情,与三年前发生的一些事有些关联,因为那时你表哥在我们学校当学生会主席,所以我们认为他应该对当年的事比较了解,所以想通过他得到一些资料。但我们不知道该如何联络上他,只好冒昧的找到这来了。请谅解!同时,也希望你能帮助我们。”

话落,袁忠和了解的点点头:“我表哥当主席那一年,我想最大的事情莫过于他们寝室那一死一疯的事件吧?你们可是为此事而来?”

“没错,我们正是为此事而来的。”

“我不明白,这件事情已经过了这么久,当时学校和警方都已放弃了,你们为何会在今时今日又把它重新拿出来调查呢?况且,听我表哥说,此事的保密工作做得非常好,当时在校的学生都曾经被告之不能任意将此事散播出去,那么你们又是如何得知的呢?”

“我们也不知该怎么说,只是最近学校发生了些事故,我们便想调查一下,最后就调查到这件事情上了,既然发现此事有疑点,我们自然不会轻易放弃调查。不过,有一件事情我们也不明白,你刚刚说当时的在校生被告之不得散播此事是什么意思?”信天不解的问道。

“这个我也不清楚,只是当时听表哥说,事发之后,学校对学生说此事影响学校的声誉,如果谁把这件事宣扬出去,一旦被学校查出,便会给予记过处分,就连下届的学弟学妹们也不能说。

学生们虽然认为学校这样做有些莫明其妙,但由于只是一件普通的凶杀案,况且也没必要为议论此事而影响自己的档案记录,所以大家都对此守口如瓶。“

“原来是这样。”天朗沉思道:“校方此举的确有些奇怪,如果真的只是一件普通的凶杀案,他们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做,这其中一定有何隐情是不为人知的。”

“这个我倒不清楚,不过表哥从此事发生后就有些不对劲了。他一直是个热情、开朗的人,可从那以后却变得沉默寡言,整天闷闷不乐,到后来简直是有些愤世嫉俗了。

我们问他到底怎么了,他也不说。只是有一次问我,是否相信世上有公理?我说当然有!可他听后却满是嘲讽的笑了起来,说我太天真,还说什么人命都可以说害就害,而且不必负任何责任,试问公理在哪里?

我想他一定是因为丰瑞祥被害而至今没有找到凶手的事情耿耿于怀,所以劝他想开些,我说凶手早晚会抓到的。

谁知听我说完后,他竟然用很冷的眼神看着我说,事情没那么简单,说我们所有人根本什么也不知道。之后,他就什么也没有再说。一直到他毕业离开这座城市,他也没有再提此事。只是在临走时告诫我,说这个世界上人心太险恶,让我凡事不要太天真,否则哪天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说到这里,袁忠和叹了口气:“唉,我知道表哥心中一定有事,可是他怎么也不肯说出来。以前他可是什么都会和我讲的,真不知道他为何会突然间变化这样大。”

“他一定知道什么别人不知道的事情,如果我们能把真相找出来,相信对你表哥来说也是一件好事,所以,我们请求你告诉我们,如何才能联系上你表哥!”天朗诚恳的说道。

“好吧,他现在在甘肃,我把他的地址和电话写给你们吧。”说完,袁忠和起身去取纸笔。

而天朗等人则面面相觑,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方志凡居然去了丰瑞祥的家乡,难道他是为了丰瑞祥去的甘肃?

袁忠和写完后交给天朗,然后对他们说:“如果找出事情的真相,希望你们可以告诉我。”

“好,我们会的。”见天色已晚,四人起身告辞。

踏着浓重的夜色返校,不知前方还有多少未可知的事情在等待着他们……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