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不成功的通话

刻不容缓, 大家刚一解散,天朗便拨通了袁忠和写给他们的电话,那是一个山村小学的电话。

响了几声后,电话那边传来了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喂,请问找谁?”

“您好,请问方志凡方老师在吗?”天朗礼貌的问道。

“哦,方老师啊,他现在正在上课,你二十分钟后再打来吧。”电话那头说道。

“那好,谢谢您了!”天朗放下了话筒。

“怎么样?”信天焦急的问道。

“他说方志凡正在上课,让我们二十分钟后再打过去。”

“你们说,方志凡会不会不肯告诉我们啊?听袁忠和说,他不是很愤世嫉俗吗?”隐玉有些担心。

“我也感觉会有些难度,而且,他似乎对中大有些特别的憎恶,他能否告诉我们的确还是个未知。但是,不管多难,我们也要设法从他的嘴里得知他所知道的一切,毕竟,他是我们目前唯一的希望。”笑月不无担忧的说道。

二十分钟过后,天朗再次拨通了那个号码,那个苍老的声音又一次响起:“哦,找方老师的是吗?请稍等!”

片刻之后,一个年轻却有些忧郁、冷漠的声音说道:“喂,我是方志凡,请问谁找我?”

天朗忙说道:“您好,方学长,我是您中大的学弟,我叫慕天朗。”

“中大?”声音明显的更加冷漠了:“你找我有什么事?请你快点说,我一会儿还有课。”

“学长,是这样的。我们有些事情想请教您,可在电话里面不方便说,而现在我们又脱不开身,能不能请学长回学校一趟?”

“我没有时间,也不想回去!”方志凡冷冷的说道,声音里明显的透露出一种憎恶。

“那我们可以就学长任学生会主席期间发生过的事情请教你几个问题吗?”天朗无奈的请求道。

“不能!因为我什么也不知道!而且,你听好了,我和中大的人不想有任何来往,以后你不要再找我,我和你们没什么好说的,还有,以后也不会再接你们的电话!就这样!”啪!电话已经挂了,一阵嘟嘟……的盲音传了过来。

天朗愣愣的抓着话筒,半晌,他有些颓丧的放下话筒:“他不肯说,他根本连听我们说话都不肯,究竟是什么让他这样恨中大呢?”

信天想了想,拿起电话又拨了过去,还是那个有些苍老的声音:“喂。”

“麻烦你告诉方老师,我们有十分重要的事情找他,请他接一下电话。”

“不行啊,方老师已经吩咐过了,以后,任何人的电话他都不接,你们就不要再打了。”话落,电话又一次挂断了。

几个人感觉丧气极了,他们决不甘心这样辛苦才得来的线索居然说断就断!可方志凡摆明了不配合的态度,甚至连电话都不肯接,他们又该怎么办?

几天来辛苦的调查和接连的打击,让他们疲惫不堪,甚至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难道他们就这样放弃了吗?

不!他们决不能放弃。

找出袁忠和的电话,天朗拨了过去,很快,袁忠和接了电话。

“不好意思,还要再一次麻烦你了,”天朗抱歉的说道:“我们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才想要向你求助。”

“没关系,有什么能帮你们的,尽管说!”袁忠和在电话那边热情的说道。

“谢谢!是这样的,对于过去的事情,你表哥只字不肯透露,甚至我们刚一提到当年,他就十分明白的告诉我们,他什么也不会说的,甚至不肯再接我们的电话。可是,我们真的很需要将当年的那件事情弄清楚,想到你是他的表弟,也许你说话会比我们强一些。”

“原来是这样。你们学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你们这样急于找到当年事情的真相呢?”袁忠和疑惑的问道,其实那天他就感觉很奇怪了,只是人家不想说,他也没好意思多问。可今天实在是忍不住了。

“这件事情不是三句两句话可以说得清楚的,我们可以找一个时间详细的告诉你。但是,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让你表哥把他所知道的情况说出来,你可以帮助我们吗?”天朗焦急的问道。

“好吧,我可以试试,但不能保证他会卖我这个面子。毕竟,他和从前太不一样了。”

“你能帮我们试试已经很感激你了,而我们也就多了一线希望。实在太谢谢你了!”

“别这样客气。那你们就等我的消息吧。”

挂断电话,几人长吁了一口气。希望袁忠和可以为他们带来好消息。

窗外,天气十分的阴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感觉,就如同天朗他们此刻的心情。看来,今天恐怕又要有一场大雨了。

就让这个噩梦快点结束吧!几个人在心里祈祷着。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