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极度的羞辱

那是512 寝室的同学告诉我的。他们说就在小丰去世的当晚,大概是十点半以后吧,他们已经准备就寝了。但猛听外面一阵的喧哗,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他们便开门去看。

哪知一开门就见好多人在大声的笑,好几个寝室都开着门往外看,而我们寝室的人几乎都围在门口,曲广仁他们已经笑弯了腰,仔细一看,才明白什么事情这么可笑。

只见小丰整张脸如同熟透的番茄一样,低着头挣扎着试图进屋,但曲广仁他们挡住门口根本不让他进。

最糟糕的是,小丰全身上下不着寸缕,只用一条毛巾遮住最重要的部位,可是,遮得住前边却挡不住后面。当时,小丰的眼泪已经快流出来了。

大家不明所以,只是感觉可笑,而齐海峰与刘凯旋还在旁边大声出言相戏,说什么小丰觉得自己身材棒,想给大伙儿来一个展示,又说小丰是暴露狂,有怪癖!

几人感觉有些于心不忍,刚想开口相劝,哪知小丰就在此时忍无可忍的大声喊道:“够了吧,你们欺侮我欺侮的还不够吗?你们根本没有人性!”

说完,也不再抓着毛巾了,双手用力一推,随着毛巾的掉落,小丰也已经挤进了屋里。由于大家从未见过小丰大声说话,所以一时愣住了。

曲广仁则脸上阴晴不定,恨声骂道:“妈的疯狗!乱咬什么,自己愿意光着身子满楼跑,怨到谁了?真他妈的晦气!进屋!”

他们刚走进屋里,那边小丰已经胡乱的套上外衣跑了出来,甚至连鞋子都没有换,只光着脚穿着拖鞋就往外跑。脸上除了泪水,还有着羞愤至极的屈辱!

他一直向着楼下跑去,有人想去拦一下,但考虑到他现在的情绪,最终还是没有动。

而小丰这一走,就再也没能回来。再次看见他,他已经是一具伤痕累累的尸体了!所以,我痛恨曲广仁他们!

如果他们不是这样侮辱小丰,小丰也不会大半夜的顶着暴雨往外跑!而如果他没有出去,他也就不会在人生最美的时候撒手而去!

所以,这一切的一切,我都记在了曲广仁三人的身上。即使他们不是杀害小丰的直接凶手,也是害死小丰的间接凶手。为此,我开始向学校反映情况,要求严加惩处这种没有道德的学生。

但,我失望了。学校根本不管,他们告诉我,那件事与小丰的死根本就没有关系,说考上大学不容易,不能因为一些子虚乌有的事情就毁了一个大学生的美好前途。并且告诫其他的学生,说这件事情以后不准再提,否则便记过处分。

我当时心里悲愤莫名,却又无处去说理。如果说不容易,小丰比谁都不容易,他一个山里的孩子,家境贫困,父亲又早亡,他多难才能够进入这所大学。

可进了学校就开始受欺侮,我不懂,真的不懂,大学校园,曾经对于我来说是一个多么神圣的地方,它代表了文明、高尚、进步,而如今,在我的眼里,它竟然是如此的丑恶、充满了污秽!

静下心来仔细想了想,我不相信一直以来,学校这样明目张胆的包庇曲广仁他们是没有原因的。思来想去,我感觉一定是曲广仁的家庭背景起了作用,于是,我便决定调查一下。

另一方面,从邵文杰莫明其妙的发疯到小丰的惨死,我感觉事情过于巧合了,一疯一死居然发生在同一天,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关联?

尽管没有任何的证据,但我还是无法消除对曲广仁他们的怀疑,我不想小丰死的不明不白。

可是,对曲广仁的调查一无所获,我得到的资料是有限的,只知道他家境十分的富裕,而曲广仁竟然是随母性,父亲一栏不详。他的资料也似乎被人刻意的简单化了。

我感觉事情绝对不简单,可是,我却是毫无头绪。

多日来的调查竟然一无所获,我的沮丧可想而知。一时的失望焦急之下,我冲动的产生了一个想法——直接去找校长,一定要好好的质问他,不得到答案,决不罢休!

就这样,我立即赶往校长室。当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但我知道校长一般情况下,这个时间应该还在办公室。

办公室的门虚掩着。可当我走到门口,正要举手敲门之际,却听到从里面传出了两个人对话的声音。

这两个声音我都很熟悉,一个是校长,而另一个,竟然就是曲广仁!我的心猛烈的跳动了一下,已经举起的手突兀的停在半空中,呼吸也显得有些急促了。

“他为什么会在这里?”我纳闷的想着,一定不简单!于是当即决定先不出声,好好听听他们到底在谈些什么。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