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校长的阴谋

校长阴冷的声音慢慢响起:“我自然有我的办法封住你的口! 你认为你什么都不怕是吗? 可是, 有人会害怕, 你信不信? ”

“你是什么意思? ”我的心里有种发毛的感觉,不禁问道。

“哼哼……我明白,你现在已经什么都不顾了,不过,你不会以为谁都会像你一样吧?这里的学生,还有你们寝室的,只要我想,都可以证明你当晚不在学校,那么,是不是也可以证明你有作案的嫌疑呢?

还有邵文杰,他为什么会发疯,可不可以理解为他做了亏心事?或者是你们二人联手将丰瑞祥杀害了呢?如果我想要证人,我可以找到很多,这,应该不是一件难事!“

我惊的目瞪口呆,半晌,才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无耻!”

校长突然间笑了:“如果我知道这件事泄露出去半个字,我想,我很有可能就会这样做。不光如此,曲广仁他们在丰瑞祥死亡当晚出言对他进行侮辱,我知道是谁告诉你的,这几个人,我随便找个理由,就可以将他们逐出学校!到那时,因为你的固执受到牵连的人就不只三两个人了,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看!”

我的双眼几乎快要喷出火来了,我狠狠的瞪着他,愤怒的大声道:“就算如此,你以为你就能够什么事情也没有吗?曲广仁等三个混蛋欺侮小丰几乎人尽皆知,你真的以为你可以一手遮天吗?你纵子行凶,一样逃不过惩罚!”

校长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我当然不能够一手遮天,但是,中大的天空,我用两只手,差不多也遮得住。如果你真的把这件事捅出去,只怕有人调查时,你根本就不会找到证人!而我的证人就不会是少数的。年轻人,动动脑子好吗?”

一阵晕眩猛的向我袭来,我浑身的力气就像在一瞬间被人抽走,虚脱的感觉让我不得不立即扶住校长那张硕大的办公桌。

校长似乎对我现在的状况很满意,就在我的大脑中一片混乱之时,他那令我作呕的声音传进我的耳朵:“小方,千万不要意气用事,想想你自己,想想已经疯了的邵文杰,你愿意在他这种情况下还要受诬陷吗?还有你身边的同学,你希望看到他们辛辛苦苦才考上大学,而现在就因为你落得个被开除的下场吗?

你回去好好想想吧,最后的决定由你自己做!“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校长室的,只知道当我清醒的时候,已经不知在操场转了有多久了。

回到办公室,我冷静的想了又想,一夜都在矛盾和痛苦中挣扎着。最后,我不得不承认,校长说的都是事实,我实在无法仅凭一人之力扭转乾坤,我也的确不能因为自己的执着而令那么多的人受到牵连,那样,我一辈子都会良心难安的。

于是,我咬着牙做了一个痛苦的决定——放弃!

第二天,神色疲惫的我出现在校长室,当校长看到我时,脸上一丝惊喜一闪而过:“快进来,小方!”

“不必了,”我的声音冷得几乎让自己都颤抖:“我来只是想告诉你,你赢了,我放弃调查,我也会替你们保守秘密!但你不要再害别人了,不能食言!”

“哈哈哈,放心吧,我答应了就一定做到。这样就对了嘛,识时务者为俊杰,早这样,我们也不必弄到那么僵啊。你是个十分有才华、有能力的年轻人,我一直都非常欣赏你。这样吧,等你毕业了,我会负责将你留校!”校长的心情显然很愉快。

“省省吧,少在那假慈悲了,我不希罕!别忘记你的承诺就行了。”我鄙夷的说道,接着,转身就走,留下一脸尴尬的校长呆站在原地。

刚走两步,我又回过头,狠狠的说道:“别得意的太早,人不报天报,你们的报应迟早会来!”撂下这句话,我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之后,我也感觉自己如同换了一个人一样,对所有的人似乎都有着一种憎恨和厌恶,我不想同任何人交往,甚至不愿同别人讲话,我感觉我身边缠绕着的,都是“虚伪”这两个字。

第二年,我便提出了退出学生会,并辞掉了我学生会主席的身份,那对我来说是一个无用至极的、虚伪至极的职位,我不屑于继续当下去。

从那以后,我就有了一个决定——既然不能为小丰洗清冤屈,那就让我替他照顾他年迈的母亲吧,一直到她老人家百年之后。

于是,我默默的忍耐着,一直熬到了毕业,我便义无反顾的投身到甘肃的农村,照顾丰妈妈一直到现在。

以上,便是我所知道的全部,不知对你们是否有帮助。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