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恶魔现身

就在闪电亮起之际,一个浑身是血的黑影出现在众人的眼帘!它带着邪恶的笑容,用仇恨的目光死死的盯着纪元哲。

闪电消失了,四周再度陷入死一般的黑暗中。尖叫声还没有停止,猛然间一个念头如闪电一般划过天朗的脑际:纪元哲!

于是,他大声喊道:“纪元哲!纪元哲! ”众人的叫声停下了,然而纪元哲并没有答话,只听到他的几声闷哼!

出事了,可在这一片漆黑中,他们根本连纪元哲的方位都摸不准,如何能够知道他现在发生了什么事?焦急之中,大家的脑海一片的空白。

就在此时,一声轻叱传来,接着房门被人从外面用力拉开,同时,一丝丝光线从窗外透了进来。

接着,两个纤细的身影闪了进来,天朗定睛一看,原来是笑月和隐玉两人。

天朗忍不住怒声问道:“你们跑到什么地方去了?这是什么时候你们知道不知道!”

“先不要问了,解决眼前的事情再说!”说话间,笑月嘴唇轻轻掀动,一阵喃喃声传出,接着,一道金色光芒从她的手中激射而出。

大家顺着金光飞射的方向忘去,只见纪元哲正用手用力的掐住自己的脖子,而他的眼球已有些凸出,脸色也呈现出了酱紫色。

金光到达后,纪元哲猛的松开自己的手,身子一软,瘫倒在身旁的床上。

志飞忙驱身上前,探了探纪元哲的鼻息,然后向众人点了点头,这时,大家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而此时,笑月冷冷的声音清晰的响了起来:“丰瑞祥,事到如今,你不必再隐藏了,现身吧!”

大家屏息凝神,都在紧张的暗中观察着,但, 一阵静默之后, 什么也没有出现。

笑月再次开口道:“不要再玩这种把戏了,我们已经等你很久了。你有什么冤、有什么仇,就一并在今晚解决吧!”

话落,猛然一阵阴寒的风在室内盘旋着,所有的人都感到一股透心的凉意,不禁浑身打着冷颤。

突然,一阵阴森森的冷笑空洞的响了起来,仿佛来自地狱的诅咒,一个邪恶的声音冷冷的传来:“我警告过你,不要多管闲事!可你不听,偏偏要插手,连地下室也困不住你!好,既然如此,我就出来会会你,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

接着,一阵烟雾弥漫在门口,众人瞪大惊恐的眼睛。烟雾过后,只见暗淡的光线中,缓缓呈现出一个淡淡的影子,然后,越来越清晰,随后,便听到一声压抑的尖叫从隐玉的口中传出。

其他的人也不由得遍体生寒!那是何等恐怖的一幕啊,一个血淋淋的“人”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只见他左脑塌陷,血水顺着头顶不停的向下流淌,已经染红了他的半个身子。他的脸已经面目全非,并且全部被血掩盖,双手下垂着,右手血肉模糊,只剩下一层皮连着手臂。衣服上满是泥浆,光着脚穿着一双拖鞋。

这令人心惊胆寒的一幕令众人感觉头皮发麻,大脑一片空白。究竟,在丰瑞祥的身上发生过什么,他竟然会以如此凄惨的面目示人?

这一刻,笑月的声音清晰的响了起来:“丰瑞祥,我知道你死的冤屈,我并无意于和你作对,我也没有多大的本事。但是,我的同学一个又一个死在你的手里,这我就不能置之不理了。”

冷冷的声音再次传来:“这么说,你还是要多管闲事了?”

“这不叫多管闲事,这叫义不容辞!而且,这也是我的份内之事。其实,你有何冤屈,不妨说出来,何必残害那些与你无怨无仇的人?你死的冤屈,他们又何尝不是死的无辜呢?收手吧,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少废话!他们死得无辜?那他们只有自认倒霉了!当年又有谁为我讨回一个公道了?多说无益,既然你执意要插手此事,那么,我就连同你一起除掉,省得在这里碍手碍脚!”

话落,瞬间化作一团黑影向笑月袭来,笑月急速闪身,眨眼间食、中二指间已多了一道黄纸符,只见她口中喃喃念着咒语,而那团黑影似乎前进不得而又竭力的前冲!

忽听笑月一声大喝:“乾坤借法,肃清妖魔!咄!”一道金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黑影激射而出。黑影猛然间消失不见。

众人不禁长松一口气,可就在此时,一道黑雾从另一侧突然出现,并形成一道黑色的雾箭尖锐的朝着笑月射去,众人的心立刻又提到了喉咙。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