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天籁之音

邱莹不知道的是,就在她昏迷后,那缕头发竟意外的缓缓松开,最后滑离开她的脖子。

一个阴仄的声音伴着一声冷哼在死寂的空气中响起:“你想这么容易就死?休想!我会先留下你慢慢的欣赏好戏的……”

回音缭绕中,影子慢慢消失。

心系邱莹,陶露露草草吃完饭便匆忙赶回寝室,一进门,她便看到邱莹侧伏在床上。

她的心头预感不妙,急走上前俯身观察,发现邱莹似乎睡的很沉的样子。

她轻轻推了推邱莹,毫无反应。她心下焦急,深怕邱莹又见鬼,于是加重手上的力道猛烈的一顿摇晃,邱莹终于睁开了眼睛。

模糊中看到露露的脸正在自己眼前,她的神志猛然间清醒了过来,她记起刚才发生的事情,下意识的,她的手攀上颈项:我还没有死吗?

刚想到这里,突然对面的露露竟莫名其妙的笑出声来,那笑声是如此的邪恶:“你当然没死!你死了,谁来观看好戏呢?”陶露露的脸上挂着狰狞的表情。

邱莹受惊,抚摸脖子的手蓦然收紧,一阵呛咳中她回复清醒,发现陶露露正焦急的试图掰开她的手:“你在干什么?你疯了!”

“放开我!你是谁?你到底是谁?!”她一边闪躲着陶露露,一边声嘶力竭的大叫着。

陶露露愣了一愣:“我是谁?你怎么了邱莹,我是陶露露啊,你怎么会问我这么白痴的问题!”

邱莹恐惧而又疑惑的望着陶露露几秒,似乎在辨认真伪,终于,她的泪水浮上眼眶,两只手迅速抓紧陶露露的双臂:“露露!真的是你吗?”

心中已然猜出一二,为了缓解邱莹的紧张,她故作轻松的开起了玩笑:“废话,当然是本姑娘了,如假包换!不然你……莹莹!你……你的脖子怎么了?快给我看看!”

轻松幽默的表情骤然间变得异常紧张,她那满是戏谑的语气到最后也变为惊呼。

只见邱莹白皙的脖颈处,赫然一条红紫色的勒痕令人触目惊心,瞬息间,陶露露由震惊转为心疼,又由心疼转为恐惧!

她实在不明白,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何邱莹的颈部会出现一条勒痕?这条勒痕较粗,而且颜色已经红的泛紫,足已要了邱莹的命!究竟是谁这么狠,竟想致邱莹于死地!

猛然间,她的身子一颤,难道是……!凉意迅速的从脚底向上窜升,她已经猜到是谁要害邱莹了,只是这个凶手却是最恐怖、也最令人无法抵抗并且防不胜防的。

但既然它想害邱莹,那邱莹又是如何逃脱掉的?

看到陶露露瞬间的极度反差,邱莹明白了,她果然没有猜错,刚刚的一切的确不是她的幻觉,而是那个恶鬼已经实实在在的对她下手了,刚才的窒息一定是它想要勒死自己!

但为什么自己却又好好的在这儿,它怎么会放过自己呢?想到这儿,不由得记起刚刚陶露露的诡异言语和表情,她明白了,那根本就不是露露,而是,那只鬼!

它说过的话,那,也许就是它放过自己的原因!它还想继续的折磨自己,没错,就是这样!

越想就越感到害怕,看来那只鬼已经无处不在了,随时随地,它都有可能会突然出现,然后带给她们致命的打击!

心念及此,她慌乱的眼神对上了陶露露的惊恐不安,两个人就这样心绪不宁的相互凝视着,周围是死寂而沉闷的空气,似乎这个世界已停止,这是一个死亡的空间!

像是过了有一世纪之久,邱莹干紧的喉咙终于发出艰涩的声音,她战战兢兢的对陶露露讲述了刚刚发生的一切。

陶露露愈发的担心了,以往恶鬼并没有对邱莹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但今天,就在刚才,邱莹却险遭毒手,这实在太可怕了。可是,她们该怎么办,不光是邱莹,也许最终她们每一个人都逃不过恶灵的毒手!

但,她们面对真正的死神,却束手无策,因为,它是死神,她们这些普通的女孩子,是没有丝毫的力量与之相抗衡的。

也许,只有逃!

于是,她对邱莹说出了心中的想法,邱莹苦笑着摇着头:“露露,难道你忘了吗?在你们刚刚离开后,她便已经对我发出了警告,它说了,该留的,谁也逃不掉!而之前我所看到的幻像,应该就是想要逃离而最终会得到的下场。”

陶露露觉得自己快要疯了,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发生的,又是为了什么:“那么,难道我们就只能这样静静的等死吗?”

“我也不知该怎么办,似乎怎样做都难逃一死!其实我还是赞成你们快速离开的,总不能坐以待毙吧。但是,再想到佳琪对405 的人说,我们全都不回家,我就感到恐惧,难道,我们都是应该留下的人吗?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真的是左右为难了!”

听完邱莹的话,陶露露垂下了头:“是啊,我们并没有说全都不回家,充其量也只是你和佳琪打算留下。但她却偏偏这样说了,也许,我们真的都是该留下来的。我们逃不掉了!”

死亡的阴影已经笼罩了这些年轻的生命,她们曾经不知、或是从未想过死亡来临时会是何种滋味,因为她们一直以为,她们还年轻,她们的路还好长,死亡距离她们还很遥远。不曾想,死亡却在突然之间离她们很近、很近,是如此的贴近,随时都可能会与死亡面对面!

她们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痛苦和无奈,她们还不想死,她们还如此年轻!原以为考上梦寐以求的大学,会是她们生命的一个全新的开始,谁曾想,到头来却成了她们生命的结束!

泪水终于止不住了,那是来自于对生命的留恋,还有对死亡的恐惧!

时间,在静静的走着,在死亡阴影的笼罩下,室内充盈着阴郁而悲戚的氛围。

忽然,一阵阴冷的寒风疾剧而突兀的凭空乍现,它冲向陶露露和邱莹,并围绕着两人不停的急速旋转。

两人冷不防的如坠寒窖,浑身顿感阴寒刺骨,头越来越晕,越来越痛,如同千军万马在她们的脑子里狠命撕杀!

她们不由得死死的揪住自己的头发,以期借此来削弱那无法忍受的疼痛。但,她们却只感到愈加剧烈的痛已由头部直刺心窝!

终于,她们再也无法控制的嘶声狂呼,但随之而来的,却是更加痛苦的折磨!

她们的耳边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奇怪声响,那声音凄惨、恐怖而杂乱。有尖叫声、哭喊声、谩骂声、撕裂声,还有刀子割开肌肤、钝物穿过胸膛和各种模糊不清却异常刺耳的声音。

她们真的快要疯了,快要崩溃了,她们和着那些声音与它们一起发出嘶吼,精神已经处于失常的状态。

一阵如同来自地狱般阴冷凄凉的笑声挟着邪恶与诅咒,以更加强烈的震撼强行闯入她们的耳膜,残留的一丝意识,却只能告诉她们,此时,她们即将命丧黄泉。

不再挣扎,她们强忍痛苦合上了双眼,与其忍受这样的折磨,还不如就此痛快的死去!

就在此时,奇异的事情出现了,一道轻柔婉转的天籁之音静静的、缓缓的像清凉的小溪般流入她们的双耳,流到她们的心田。从未有过的恬静与安详令神志已乱的她们不自觉的在心中轻叹:好舒服啊……!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