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与魔鬼的交易

夜, 带着奇诡的黑暗以不可抗拒的力量悄然侵袭。

雀屏湖畔,密林深处,冷冷的月光透过树叶的间隙,星星点点洒下千万颗银白色的光芒。

一个长发翻飞、孤独冷傲的身影伫立在一小片林间空地上,她的浑身上下散发着令人心悸的仇恨。

一阵阴风带着刺骨的冰寒迎面拂过,她的头发向后飘扬,于是,一张美丽而邪恶的面孔在清冷的月光下显得异常恐怖。

那,是属于杜雨婷的脸,却闪现着魔鬼一样的恶毒。

仇恨,是罪恶的种子。当它刚刚开始萌芽时,如果不能及时将它连根拔除,罪恶也就不可避免的存在了。

杜雨婷的恨,似乎来的又快又猛,但,事实上她的恨意早已经深植于心中,根深蒂固。

爱,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力量,而恨,则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力量!爱,可以让人盲目的付出,恨,却可以令一个人不惜一切的去报复,即使失去生命中最宝贵的一切!

星月下,杜雨婷冰冷的声音里充满了恨意:“每个人都认为我们应该在一起,偏偏你一出现,就将他夺走!我不会就这样罢休的,我发誓,一定要将你们加诸在我身上的耻辱,十倍奉还于你们!我不会就这样罢休的,我绝不会就这样罢休!”

就在这一刻,突然间阴风四起,寒气逼人,急骤的冷风带动林中的枝叶发出魔鬼般的嘶鸣。

杜雨婷冷不丁打了一个激灵,她的心加速跳动起来,害怕与紧张的环顾着四周,她的全身都处于一种戒备状态。她已经感觉到,这里,似乎不止她一个人!想到这儿,她猛然记起于静正是死在这里,于是,她不由得心里直发毛。暗暗责怪自己,犯了什么毛病,居然深更半夜的跑到这里来发泄怨恨!

就在她一边责怪自己,一边准备离开这个恐怖的地方时,一股恶寒迎面扑来,她感到自己的汗毛已经根根直立了。

于是,在她惊惶的目光中,一个幽灵般的影子慢慢闪现。

“啊!”杜雨婷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撕心裂肺般的惨叫,她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恐惧已经令她险些晕厥过去。

但是,她并没有就此晕倒,反而眼前呈现出的情景变得愈加的清晰——离她五步远的地方,一个如枯柴般的身影静静的站立着,那一身破旧腐烂的衣服沾染着斑斑血污。它的一支手臂如钟摆般左右摇晃着,一头拖至地面的凌乱长发挡住了整张面孔,而两道阴冷的目光则透过头发凌厉的向杜雨婷射来。

杜雨婷不由得一阵剧烈的颤栗,她感觉那两道目光如同锋利的钢刀般在切割着她全身的肌肤,冰冷而刺痛!

她想跑,可是两条腿却不听使唤的在原地哆嗦着,她不知所措的看着眼前恐怖的身影,如同面对着即将取她性命的死神。

她们就这样静静的对峙着,杜雨婷感觉自己额头的冷汗在成串成串的向下淌,冰冷的液体不断流向她的项背,一路带起一波又一波凉飕飕的触觉,就像一条条冰冷的蛇在她身上蜿蜒爬行!

她的心跳越来越快,她再也无法忍受下去。不知从哪来的勇气,她终于沙哑着声音大声问道:“你是谁?你想做什么?”

那诡异的影子忽然轻轻的、毫无温度的笑了一声:“你不用知道我是谁,但我知道,你现在的心里一定充满着仇恨!因为你一心一意爱着的男人竟喜欢一了另一个女人!”

这最后一句话,直刺向杜雨婷心底的痛处,恼羞成怒的她竟被刺激的一时间忘记了害怕:“住口!你知道什么?凭什么在这里胡言乱语!”

“哼……”影子发出一阵讥讽的冷笑:“不用在我面前隐瞒了,你的事情,我全部都知道!我只想问你一句话,想不想报复那两个几次三番羞辱于你的狗男女?”

杜雨婷沉默了。报复?想!她当然想!而且就连她做梦都恨不得将他们杀死,以解她心头之恨!那个女人夺她所爱,而那个男人枉顾自己的一片真心,竟还为了那个女人出言对她羞辱!她在心碎的同时便发誓,她得不到的,宁可毁掉也不会便宜给别人!可她要怎样做才能实现她的报复?她根本就没有机会!

那恐怖的影子似乎看透了她心中所想,于是阴森森的说道:“我可以帮助你完成你的报复,让他们不得好死!”

杜雨婷猛的看向对面的影子,目光中透露出强烈的期望。

影子继续道:“不过,你也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你愿意吗?”

一丝阴狠在杜雨婷的脸上一闪而过:“我愿意!”

影子又问道:“即使,我要你的命,你也愿意?”

杜雨婷一愣,眨眼间,她的神情变得异常凶狠,并且整个人显得极度的疯狂而迷乱。

她的声音冷冰冰的,不带丝毫的情感,只听她毫不犹豫的回答道:“只要你能替我报复他们,我的命,你尽管拿去!”

一阵狂风骤起,伴随着魔鬼般刺耳的狞笑声,惊醒了密林中正在沉睡的黑夜……

查找阴女的确是一项繁复而庞大的工作,不仅要逐个查找在校女生、包括所有女性教职员工的出生日期,人数众多不说,而且在挑拣出相近月份的生日后,还要将阳历转换成阴历,才可以确定是否为阴女。更为麻烦的是,还有一些人填写的生日并没有注明是阴历还是阳历,这样一来就更加提高了他们查询的难度。

因此,时间已经接近半夜了,他们的工作依然是毫无进展!但是,大家都没有丝毫的倦怠,依然全神贯注的工作着。

时间在一分一秒中过去,笑月不由得暗暗焦急,几度她都想试用“血还魂”,但都被大伙儿制止住了。

她也知道“血还魂”未必管用,但那只是针对“五阴厉魂”而言,她现在只是无法确定邪灵是否已经化为“五阴厉魂”,但她依然没有断了进行“血还魂”的想法。

内心的焦灼不安与身体上的疲惫令她困意渐生,连续几日不曾好好的休息了,又在紧张与忧虑中辗转奔忙,她终于支撑不住的伏在档案室的书桌上睡着了。

天朗心疼的看着她,那苍白的脸色让人于心不忍。他嘘声示意大伙儿尽量放轻动作,希望不要吵到她。

大家都心领神会,蹑手蹑脚,轻声细语,甚至连翻书也尽可能的不发出声音。他们都十分敬佩笑月,而且,她实在太累了,是该好好休息一下了!

就在笑月进入梦乡后不久,她突然远远的,在一片白茫茫的浓雾中看到一个令她思念至极的身影。

心头不禁激流澎湃,于是,她瞪大双眼紧张的牢牢盯住那个身影仔细观察着。

慢慢的,那个身影渐渐走出迷雾中,越来越清晰的在离她不远处停住了前行。

笑月顿时泪如雨下,是的,那的确是她一直以来苦苦思念的人,她激动万分的哭喊着:“师父!”

师父慈爱的看着笑月,眼神中流露出太多的心疼与不舍!

笑月抑制不住的向师父奔去,但师父却及时的制止了她:“月儿,不要再向前了,你难道忘记了,师父和你现在已是阴阳相隔了,不可以靠的太近!”

笑月的泪还在止不住的流着,但却生生顿住了自己的脚步,凄楚的再次喊了一声“师父”,接着便泣不成声了。

师父的声音慈爱而空洞的传来:“月儿,别再难过了,师父知道你是最坚强的女孩儿。你一定可以挺过来完成为师的遗愿,这样就可以弥补师父所犯的过错,为师也就可以修成正果了!”

笑月含着泪点点头:“放心吧,师父,我会的!”

“月儿,切记不可使用‘血还魂’!正道之人最忌使用邪术,况且,‘血还魂’根本就无法消灭这个凶灵!孩子,遇事万不可被表面的现象所蒙蔽。记住师父的话——七星伴月,涤荡灵怨!”

话落,师父的身影便慢慢的向着浓雾中退去。

“不!师父!您不要走,不要丢下月儿啊!”

笑月的泪水再次决堤,她惊恐万分的伸出手,想要拉回师父渐行渐远的身影,一种撕心裂肺般的痛苦在心底泛滥开来。

然而,师父只是慈爱而不舍的一直看着笑月,身形却没有片刻的停顿,渐渐地,他又消失于那片白茫茫的迷雾之中。

笑月痛苦而无助的望着那片浓雾,对师父那无法割舍的亲情令她悲痛欲绝,她是不是再也见不到师父了?

忽然,师父的声音从雾中空旷的再次传来:“孩子,一定要记住,七星伴月,涤荡灵怨!以后的路,师父不能陪着你了,你一定要坚强的走下去!”之后,声音连同浓雾一起消失无踪!

“不!师父,不要走!”一声凄绝的呼唤惊的众人全部向笑月望去。只见笑月满面泪水的抬起头,一脸的惊慌失措,如同受伤的小鹿般令人心疼!

“怎么了?是不是又梦到师父了!”天朗心疼的快步上前关切的问着,其他人也不约而同的围了上来。

笑月迷茫的眼睛没有焦点的望着大家,良久,她才恢复了神志。点了点头,泪水如断了线的珠子不停的坠下。

稍稍平复了一下悲伤的心情,笑月神色郑重的说道:“我没事,大家不要耽误时间,继续工作吧。”

大家深深的看了笑月一眼,他们都明白,这个看似柔弱的女孩子,心里背负着什么样的痛苦和思念。没有多说一句话,他们默不作声的再次投入到自己手头的工作中。

笑月突然轻声说道:“我现在可以肯定,邱莹梦中呈现出的那弯月亮的确是指我!”

天朗、信天、隐玉惊讶的同时看向她,因为原本在查阴女时,他们四人就是一组,因此,笑月的话,他们三人都清楚的听到了。

“笑月,是不是在梦中你师父对你有什么指点?”天朗有些了然的猜测道。

“是的,”笑月点了点头:“师父让我记住一句话,‘七星伴月,涤荡灵怨’!我知道这是师父在指点我,也就是说,只要我能和‘七星子’携手并肩作战,就可以打败恶魔!只是,‘七星子’至今也没有出现,我也不知道,该如何与他联手。”

隐玉宽慰道:“放心吧月月,我有信心,他一定会出现的。”

信天也附和道:“隐玉说的对,我们都有信心,你别太担心了,我想,他现在没有出现,只是时机没到而已。”

笑月抬眼看向天朗,迎上了他心疼的目光,他双手用力握住笑月的双肩,郑重其事的说道:“把心放宽一些好吗?你也说过,邪不胜正的!天生万物,皆为相生相克,我想,既然‘七星子’是‘五阴厉魂’的克星,他便没有不出现的道理。我们现在一定要稳住心神,万不可自乱阵脚!”

笑月正想开口说什么,突然那边徐竞州兴奋的大叫起来:“我找到了!”

这句话如同“一石击起千重浪”般,令所有的人都激动万分的看向他。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