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可悲?可恨!可叹!

笑月冷冷的打断他的笑声:“你真的以为你可以就此安心的活下去吗?你错了!你将永生永世在良心的谴责中倍受煎熬!”

“不要跟我废话,良心值几个钱?我从来就不知道良心为何物!”

“他说的对!”唐婉秋语带憎恨:“他根本是没有良心的!”

笑月想了想:“好!既然如此,希望你可以让我们死个明白!告诉我,你当年处心积虑的做出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你又是怎么做到的?”

笑月心急如焚,却也只能暂做拖延,希望会有奇迹出现!她知道,一旦“天诛咒”开始,不但所有的灵体,就连方圆百里的人类也一样会万劫不复!

曹树军冷笑着:“我知道你是在拖延时间,可是没有用的,你不会天真的以为,还会有奇迹出现吧?不过,看在你们即将灰飞烟灭的份儿上,我可以满足你们的要求!”

就在曹树军说话的时候,唐婉秋细细的声音突然在笑月的耳畔响起:“如果想要对抗‘天诛咒’,也许只有一种方法可行。你并不了解自己和‘七星子’的真正能力,因为你不懂得利用,所以你们并没有发挥出自身真正的威力。现在我来告诉你们,一旦曹树军开始施咒,你要和‘七星子’相对而坐,互抵双手,心意相通,集中念力,脑中想着‘天诛咒’,心里不停默念‘七星伴月,涤荡灵怨’。你是月神族人,与‘七星子’联手,定可以大大削弱‘天诛阵’的威力,我便侍机而动,只要毁了‘天诛咒’令牌,就可以解除这场危机!”

笑月的心中一动,直至此时,她才明白在梦中师父那句话的真正含义,原来他老人家早已洞悉先机,只怪自己愚钝,没能明白师父的良苦用心!

立刻的,笑月以传音术悄悄转告于天朗,而曹树军亦开始了他的讲述。

“如果你们想知道,我为什么要计划这一切,我告诉你们,我就是为了报复秦风!”

秦风鄂然道:“我不明白,我们之间何来的仇恨?”

“哈……”曹树军状似疯狂:“你不明白?我可是铭记于心!从十四岁那年开始,我就没有一时半刻忘记过我的仇恨!我之所以来到这所大学,就是为了你!秦风!我要让你受尽痛苦和折磨,以偿还我们孤儿寡母十几年来所受的屈辱和不公!”

曹树军充满仇恨的目光令秦风心底生寒,他想破头也不明白曹树军对自己的深仇大恨从何而来?

而曹树军此时已陷入了痛苦的回忆之中:“我的父亲是一名出色的医生,那个年代,由于祖父曾是国民党军官,于是父亲便受到牵连,白天要工作,晚上被批斗。在我十三岁那年,有一次父亲在做手术,连续几晚的折磨已令他疲惫不堪,于是,在手术过程中出现失误,那个病人不幸死了。病人的家属找到当时身为院长的秦浩然,也就是你的父亲,于是,从不求人的父亲不惜跪下企求你的父亲,希望他能网开一面,不要做出‘因手术失误令病人致死’的鉴定。在那个时代,这对于秦浩然来说,是一件极其简单的事情,可他最终还是以为病人负责的理由定性为医疗事故,并进行了通告!他根本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骄傲的父亲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已经无颜再生存下去的他于当晚在医院饮恨自杀!而从此以后,母亲、妹妹和我便过上了非人的生活!处处遭人唾骂,被人毒打,所有的人都孤立我们,还说我们是杀人犯的家属!母亲终因捱不住而疯了,我带着妹妹照顾母亲,每天活在别人的白眼中。有一天,母亲犯病跑到街上,结果被车活活压死!我发誓,一定要让秦浩然为此付出代价!可惜,他并没有等到我去报复他便归西了!我好恨!于是,我把目标转移到你的身上,你是他唯一的儿子,只要让你饱受痛苦的折磨,也算是报复了秦浩然!我和妹妹忍辱偷生的活着,凭借爷爷当年给我们埋下的财富才得以维持下去。终于,文革结束了,我千方百计的查到你准备报考这所大学,于是我也毫不犹豫的报了名,准备侍机实施我的复仇计划。同时,我也着手准备办理出国的手续,只等我的计划成功,我便离开这个令我憎恨的地方。入学后,我拼命的努力,终于有了成绩,被任命为学生会的副主席。可我却一直没有找到机会报复你,直到你与陆雪霏相爱,我终于想到如何令你痛苦了!我知道刘士杰一直对陆雪霏没有死心,他爱陆雪霏爱到发狂!于是,我开始怂恿他,只要生米煮成熟饭,陆雪霏自然就是他的!他虽然犹豫了很久,可最终因敌不过想得到陆雪霏的欲望而同意与我合作。我也看出唐婉秋一直在暗恋着你,于是我想到了利用周玉梅来离间唐婉秋和陆雪霏,让唐婉秋认为陆雪霏背叛了她深爱着却得不到的人,再让周玉梅传话给陆雪霏,让她在我的安排下出现在雀屏湖。周玉梅一直喜欢我,对我的话言听计从。我的计划出乎意料的顺利,所有的人都中计了,我唯一没有想到的是吴东的出现,他因父亲生病无钱医治而苦闷,于是便在那晚意外的闯入我的计划。我将他拖走后进行了威逼利诱,先是告诉他如果非要插手,刘士杰就会指证是他怂恿自己这么做的。然后答应他会给他一笔钱去救他父亲的命,并且允诺推荐他将来留校。因为我是当时的学生会副主席,我有能力做到这一点。人性的自私让吴东最终同意了配合我的行动,我又令吴东和周玉梅散布这件丑闻。就这样,我的计划成功了,可没想到唐婉秋居然偷听到我们的谈话,并且固执的坚持着要揭发我们。无奈之下,我只好先将唐婉秋打晕囚禁于后山的一个山洞内,打算以后再想办法规劝她。当时正巧唐婉秋母亲病重的电报过来了,于是我想趁机让所有人相信唐婉秋回家探望母亲了,这也为她的失踪找到一个最合理的借口。于是,我让周玉梅第二天装扮成唐婉秋,并拿着唐婉秋的学生证领取了电报,然后制造假相让别人以为她准备回家。由于周玉梅与唐婉秋略有几分相似,所以收发室的老头没有认出来。我又让周玉梅假装唐婉秋的声音向老师请假,这样所有人都认为唐婉秋已经回乡探母了!可我没有预料到,陆雪霏的性子竟然这样刚烈,而你又这般痴情,你们居然双双自杀了,这令我感到事情大了,同时也认识到唐婉秋绝对不能留,留着就是个祸害!她已经知道一切都是我们计划的,如果再让她知道她的好友与所爱之人都因此而自杀,她一定不会放过我,一定会揭发我!我绝不会允许这种事情的发生,于是我决定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就让她永远的消失!于是,我在5 号那天杀了她,我最失策的就是杀她的时间和地点,才导致今天如此的麻烦!当唐婉秋失踪的消息传来,警方也介入了调查,我便利用职务之便,以学生会的名义证明我们亲自送她上的火车,吴东等人也证实看到她拎着包回家,证人有很多,不会有人知道我们是一伙儿的,所以,也没有人怀疑到我们,连警方也认为她是在回家途中失踪的。就在我以为一切都过去时,意外还是出现了。就在陆雪霏头七那天,刘士杰竟然暴毙而亡,我直觉不妙,猜到是陆雪霏的冤魂索命。第二天,吴东也死了,我知道我必须离开了,于是我怆惶离校准备出国,并打算先过去再将妹妹接过来,但没想到妹妹竟无辜的被杀死!我好恨!到了国外后,我结识了一位高人,他说和我有缘,直到前几天,他找到了我,说被我害死的人已化作厉鬼,很快就会来向我索命。他告诉我必须主动出击,并授我以‘天诛咒’,只要我一施咒,所有的一切将随同你们的消失而永绝于世间!”

说到这里,曹树军的脸上浮现出一个阴险的笑容:“好了,我已经把整件事从头到尾的都告诉你们了,现在,该是让你们消失的时候了!”

秦风没有想到,这一切竟然是因上一代的恩怨而起,他不由得感叹道:“曹树军,你不觉得你的报复太疯狂了吗?为了你一个人的恩怨,致使这么多无辜之人枉送性命,其中还包括你的亲生妹妹!况且,还有一件事你并不知道,我的父亲正是因为对你父亲的自杀耿耿于怀,最终因愧疚抑郁而终!再者说,他之所以做出那份鉴定,完全是他的职责所在。他身为医务工作者,就必然要为患者负责,为真相负责!其实他已经在报告中说明了你父亲的情况,证实错并不在于你父亲!而你却因这一件事,造成这么大的杀孽,你真不如直接杀了我,也免得牵连这么多的无辜!”

“住口!”曹树军厉声斥道:“不要再和我说这些废话,只要我能够报仇,牺牲多少人我都无所谓!最开始我根本没有想杀人,我只是想看着你活在痛苦中,一辈子都背着一个耻辱!可没想到……是你们,是你们逼迫我去杀人的!”

“你太自私了,你让自己终日活在仇恨之中,你觉得你快乐过吗?这么多人因你而死,你的仇恨真的这么重要吗?”

曹树军红着一双眼,他的眼神迷茫而空洞:“快乐?什么是快乐?从父亲走后,我就不知道快乐是什么了。我也不想害死人,我从来就没想过要谁死!可是,后来事情已经脱离了我的计划,我不得不杀了唐婉秋!现在,你们也必须死!我不能让这个秘密曝光,抱歉了!”

曹树军缓缓举起了“天诛咒”令牌,口中喃喃念起了咒语。只见令牌四周有光影隐隐浮动,霎时间,天地似乎开始轻轻震动起来,一股剧烈的疼痛钻入众人的身体,似乎要将他们整个的撕碎!

很多人已经不堪折磨开始在地上翻滚起来,而陆雪霏、秦风和丰瑞祥的状态更遭。随着“天诛咒”的施行,他们的能量已经越来越弱,神志也开始涣散,极度的痛苦令他们不由自主的发出惨叫。

只有唐婉秋暂时还无大碍,她双目紧闭,暗自运力抵抗着“天诛咒”所带来的一波又一波的冲击,但她的身影已开始微微颤抖了。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