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十六节

当天下午,肖镇南带着副参谋长孙克武、作训科长丁小勇,开车去了位于海练场五号区域的导弹营。

五号区域在海练场的西北角凤凰岭,肖镇南的猎豹越野汽车在土路上拉起一溜烟尘,远远就被导弹营的流动哨看到了。

哨兵急忙到岗亭上用电话通知营部。猎豹车直接开到防空导弹训练场,三名营的领导已经列队站在那里等候了。

肖镇南步出汽车:“你们的消息还是挺灵通的嘛。”

营长陈东跑上前来报告说:“旅长同志,导弹营正在休息,请你指示。”

肖镇南正正规规地还了一个礼:“我们随便转转。”

陈东是广东潮汕人,大块头,慢性子,不仅遇事不慌不忙,而且普通话说得不准,“休息”与“指示”分不清楚,常常让人能急出汗来。这时,肖镇南没有怪罪他什么,他陪同肖镇南上了一座高坡,丁小勇夹着一个公文包跟在他们身后,保持着适度的距离。孙克武则同其他营领导到训练场上闲转去了。

来到红土崖边,肖镇南停了下来,看着陈东的眼睛说:“陈营长,旅庆之后,你们营有什么反应?”

“我们休整了两天,正等着旅里的训练计划。”陈东说,“部队就怕没事干,人一闲下来小道消息就传开了。”

“哦,都传些什么?”肖镇南问。

“没传什么。”陈东知道自己说漏了嘴,便支吾着说,“好像说舰队领导批评了我们旅……”

“现在有一种偏见,说我们陆战队A 旅只重表演,不能打仗。”肖镇南愤愤不平地说,“依我看,持这种观点的人并不了解这支部队,导弹营这几年就打得不错嘛。”

导弹营的训练成绩是明摆着的,连续三年都是优秀。按规定,“红星五”导弹打航空模靶命中率在百分之六十以上为优秀,他们的命中率一直保持在百分之八十以上,去年年终考核,就打出了八发八中的全优成绩。

“这都是孙副参谋长那点老底子。”陈东道,“每次打航靶都离不开他的指导。”

“如果把‘红星五’导弹搬到军舰上去打,你觉得如何?”

肖镇南突然问。

陈东想了一会儿,回答说:“‘红星五’导弹上舰过去没有搞过。在军舰上打航靶,受海上水文、气象、风浪、磁力的影响都比较大,可能有的战士还晕船。”

“挑几个尖子呢?”

“尖子也不多了。去年年底退伍两个,还有两个探亲没回来。”

“那个老军士长在不在?”

“谁?你说李心田?”陈东说,“李心田在是在,可最近正闹情绪,今年满了第三期,非要走。”

“部队又不是招待所,想来就来,想走就走,随随便便。”肖镇南很恼火,“你告诉他,这次出海打导弹,他必须上,打好了可以考虑他的要求,打不好,就别想给我走。”

“好,我们做他的工作。”

“丁科长。”肖镇南喊道。

丁小勇快步过来,把一个塑料文件夹递给陈东:“你先看看这个再说。”

文件夹里仅有一份标有“机密”字样的文件,这是由舰队参谋长关维汉签发的一份关于陆战队A 旅海上打导弹的指示,其中要求“红星五”防空导弹随战斗舰艇编队出海进行实弹射击,并要求A 旅导弹营观摩战斗舰艇导弹拦截对抗演练。

陈东既兴奋又担心,去年年终导弹营打航空模靶八发八中之后,官兵们心理上压力越来越大,就像一个单位到了高峰时期,接下来肯定就是一个低谷,八发全中了你还怎么打,即使打八发七中也是退步,何况这些年打导弹能上场的总是那几个“尖子”,而且每次打导弹都是千篇一律,航空模靶飞来的时间、方位、高度,都是提前设置好的,平时怎么练,到时候就怎么打,一般都会八九不离十。如果换了人,换了方法,那不仅旅长肖镇南心里没数,就连导弹营营长陈东也不敢把话说得太满。

“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陈东像一个训练方案的评论员,“我觉得这样打离实战倒是近了一步,要是经过准备还是有可能吧。”

“不经准备,或者少经准备呢?”肖镇南问。

“那就看平时训练的基础和临场发挥了。”

“我问你有多大的把握性?”肖镇南有些急了。

“百分之五十吧。”陈东发狠似的说。

肖镇南一摆手:“你陈东啥时候也学会耍滑头了,百分之五十还叫把握?你想留一手是不是?你唬不住我。”

“旅长,你听我说完嘛。”陈东满脸赔笑,“说实话,去年我们悄悄地搞了点海上射击适应性训练,要不,这百分之五十我也不敢说……”

肖镇南朝陈东胸前捅了一拳:“你小子净跟我玩里格楞,我看你这样子,百分之七十的把握没有问题。”

“要是计划周密,组织得当,努努力打航空靶还行。”

“拦截‘海马’导弹呢?”肖镇南步步紧逼。

“计划上没有这一项。再说,我们也没有练过。”

“计划没有我们可以争取,关参谋长的脾气我还是知道一点,只要你敢打,他会开绿灯的。”肖镇南说得很激动。

“导弹打导弹我心里一点数都没有。海湾战争期间,伊拉克使用‘飞毛腿’拦截美国的‘爱国者’,也只有百分之五的成功率,咱们的‘红星五’还比不上‘飞毛腿’先进。”

“你这个人,怎么跟个娘们儿似的,要你句痛快活真难。”

肖镇南由于激动,双手都捏成了拳头。“现在的情况是,我们已经来不及从头准备了,下星期二出海打导弹,这是板上钉钉的。不管你是临时抱佛脚,还是临阵磨枪,都得上,而且只能打好。”

“我们一定尽最大努力。”陈东说话的底气仍显不足。

“孙副参谋长!你躲那么远干什么?”肖镇南朝训练场上喊了一声,孙克武应声跑了过来。

“我刚才跟陈营长都交待了,你们把全营的技术尖子都排排队,挑五六个最好的上去。这次打航靶时,以导弹营陈营长他们为主,你到现场给他们保驾,如果能争取到打‘海马’的任务,你孙克武就亲自上阵。”肖镇南郑重地说,“这是A 旅第一次随军舰出海打导弹,和以往在陆地上不一样,除了一些技术性的问题外,还要考虑到是同战斗舰艇部队的关系,实际上这是一场较量。”

孙克武同陈东对视一下,说了声“是”。

肖镇南开始往回走:“不管怎样,决心已定,值得一试。如果你们打航靶打了优秀,旅党委就给你们营记集体三等功,旅史馆里再重重地写上一笔。”

“此话当真?”陈东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

“我什么时候给你说过玩笑话?”肖镇南说,“更重要的是,如果成功了,它会使那些对A 旅抱有偏见的人,改变看法。”

“我知道了。”

“孙副参谋长在这里留一天,有什么问题你们一起商量,要把可能出现的技术问题想得周到一些,多做几套方案,星期二我跟你们一起上舰出海,一定要打一个漂亮仗回来。”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