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二十二节

特混编队首次对潜艇来袭导弹进行拦截训练,就打下来一枚,本身就是个了不起的壮举,可喜可贺。但人们在短暂的欢呼之后,随即便沉默下来。因为舰艇部队的两艘导弹驱逐舰、三艘导弹护卫舰和海军陆战队A 旅的“红星五”导弹小组,几乎是同时进行这一导弹拦截的,究竟是哪一家打下来的,海上编队指挥部还没有确认。

当时,肖镇南在后甲板上,就蹲在孙克武的身后,他亲眼看到孙克武把一枚“红星五”发射出去。导弹射出后,火光中曳着一缕青烟在海面上空飞行,一秒钟之后就看到了左前方约一海里处升腾起一团火光,随即就消失了。他的第一感觉是:击中了!这一惊喜来得如此迅猛,简直让他无法相信。“真的击中了吗?”他在仔细品味这一惊喜的每一个细节时,竟然对自己的感觉产生了怀疑。恰在这时,军舰上的炮火戛然而止,紧接着便是一片欢呼声。从那欢呼声中可以听得出来,“长江号”导弹驱逐舰上的官兵是为自己的胜利欢呼,并非为海军陆战队A 旅。

肖镇南真的怀疑起自己的眼睛和判断力。他跑上前去,一下子把孙克武从甲板上拉起来。这时的孙克武仿佛还没有从一场美梦中清醒过来。

“击中了吗?”肖镇南急切地问。

孙克武怔住了。“击中了吗?”他竟语无伦次地回复了肖镇南一句同样的话,接着便满眼热泪地与肖镇南拥抱在一起。

这时候,“长江”舰上的广播响了,舰政委随即证实了这一消息:“首长和同志们,我现在向大家报告一个特大喜讯。在海上编队指挥部的正确领导下,经过全体参训官兵的共同努力,我们取得了击落一枚战术导弹的伟大胜利。这是我舰科技练兵以来的又一重大成果,我代表舰党委向全舰官兵表示热烈的祝贺……”

肖镇南一下子愣住了,那枚导弹是“长江”舰打下来的?

他又一想,不对吧?我亲眼看到是孙克武用“红星五”打下来的。

站在舰舷边眺望大海的关维汉也听到了这一广播,他显出无动于衷的样子。沈沛东走过来,手里拿着一个记录本。关维汉看了他一眼,不耐烦地说:“乱弹琴,通知舰上停止广播。”

关维汉转回头,看到肖镇南满脸狐疑地站在不远处,似有一肚子的话要说。

“你们辛苦了。”关维汉平平淡淡地说了一句,向肖镇南伸出了手。那只手汗津津的。

“参谋长,我咋越来越糊涂了。”

肖镇南咋咋呼呼地说。

“我看你很清醒嘛。”关维汉极其镇静地说,“不就是打下来一枚导弹吗?有什么好争的。这么多舰、这么多人,也只拦住一枚,还是在有准备的情况下。如果是实战,军舰已经被导弹击中,还能不能把这一枚打下来,只能是一个未知数。”

“是这样的,参谋长。”肖镇南的大脑还处在亢奋之中,他本来是要找关维汉讨个说法,没想到关维汉压根就不想搞清楚是谁打下来的,而且对这样的结果并不满意。

肖镇南转身对孙克武说:“通知A 旅所有参训人员,在舰上不准再议论打导弹的事,不准讲不利于单位之间团结的话,不准……再加上一条,早餐不准吃鸡蛋。”

“那为什么?”孙克武不解地问。

“让你通知你就通知去,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我告诉你,谁说牢骚怪话我处分谁。”肖镇南板着脸说。

早餐每人一个鸡蛋,是总部特别为舰艇部队规定的。但在打靶、考核期间,早餐不吃鸡蛋,是舰上的一个“陈规陋俗”,据说是因为官兵们忌讳鸡蛋与“零蛋”有着说不清道不白的相似之处。在肖镇南眼里,这天的导弹拦截,舰艇部队是打了“零蛋”的,让人家看到你吃鸡蛋,有可能会给舰上官兵带来心理刺激。

这天早晨,舰上的自助餐相当丰盛,十几种糕点、小菜摆成一长排,当然也有煮熟的鸡蛋。六名陆战队员和枪炮部门的二十多名舰员同时在大餐厅里第一批开饭,海洋迷彩服混在蓝工装里,犹如羊群里的几只骆驼,格外扎眼,特别是每个陆战队员的脸上,都挂着那种难以掩饰的得意,更让“长江”舰枪炮部门的舰员们心里犯嘀咕。

“喂,你们陆战队今天早上怎么都不吃鸡蛋了?”“长江”舰的炊事班长看到A 旅的战士每人都不声不响地避开装鸡蛋的托盘,便故意问一个新兵。

新兵伸伸舌头,没有回答。

“我问你呢,没听到?”炊事班长不满地说。

新兵不敢吭声,赶快躲开,来到士官长李心田身边坐下来。

清晨,“红星五”打下“海马-II”,李心田给孙克武当副射手。

那个新兵没回答问题就走开了,搞得炊事班长好没面子,他端起托盘,来到陆战队员们的餐桌前,恶狠狠地往每人的餐盒里放了一个鸡蛋,挑衅说:“没关系的,打了零蛋就不吃鸡蛋了?身体重要哇,以后说我们‘长江’舰亏待了陆战队的兄弟们,我这个炊事班长可担当不起呀。”

陆战队A 旅的兵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憋不住“轰”地笑了起来。

炊事班长感觉有些不对头:“你们打了零蛋,还笑什么笑?”

李心田站起来说:“班长,你没有搞错吧?”

“错什么错?那一枚导弹明明是我们舰上打下来的嘛。”炊事班长嘴很硬。

“你们打下来的?你有什么根据?”

“舰上都广播了,我们政委亲口说的,还不是根据?”

“我和我们孙副参谋长亲自打的,不比你们政委更清楚?”李心田拍着胸脯,毫不示弱。

这时,在餐桌边吃饭的人都站了起来。“长江”舰上的战士们当然相信本舰政委的广播,即使在没有正式公布结果之前,宁愿相信那枚导弹是自己舰上打下来的,也不愿让陆战队A 旅这几个兵把成熟的桃子摘走。在他们中间,有几个知道内情的人,对眼前穿海洋迷彩服的陆战队员更是心怀嫉妒。一时间,餐厅里吵吵嚷嚷。因为正是用餐时间,人们的手里都端着盘子拿着碗,吵吵嚷嚷、推推搡搡中,有人的稀饭撒在了别人的衣服上,接着便有人朝穿海洋迷彩服的人身上扔熟鸡蛋。李心田一下子火了,他伸手抓住炊事班长的衣领:“打导弹你们不行,打架你们就更不是对手了,信不信?”

“少废话。”炊事班长对准他一拳打了过去,却被李心田胳膊一挡,架在了空中,然后抓住那只胳膊,朝外一拧,炊事班长一下于瘫倒在地板上:“你连出拳的时机都不懂,步伐也乱,还敢跟我玩?”

几名舰上的战士看炊事班长吃了亏,便朝李心田一拥而上,有的抱脖子,有的扯胳膊,四周还有人起哄助威。被围在中间的陆战队员们背对着背,形成一个圆圈,他们左突右挡,保护着他们的士官长李心田。

炊事班长腾出手,抓起一个不锈钢菜盘朝李心田头上砸过去,被一名眼疾手快的陆战队员伸腿使了个绊子,炊事班长用力过猛,收不住脚,一个跟头栽到餐桌角上,鲜血从嘴角流了出来。

餐厅里本来空间就小,过道狭窄。人们一动起手来,桌椅板凳乒乒乓乓,锅碗瓢盆叮叮当当,那些稀饭包子,饮料蛋糕,也都乱成了一锅粥。

“政委来了!”

突然,不知是谁喊了一声,一场混战立即停了下来。尽管大家装得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但餐厅里那一片狼籍难以掩人耳目。

在前面军官餐厅里就餐的“长江”舰政委和A 旅导弹营营长陈东、副参谋长孙克武听说有人在大餐厅里打架,便立即赶了过来,进门就对各自的战士一顿臭骂。之后一问原因,原来双方是为那枚打下来的导弹争执不下,互不相让,舰政委更是感到窝火,便大声喝道:“你们枪炮部门全部到后甲板集合,给我跑步去,我不喊停谁也不准停下来。”

餐厅里剩下来穿海洋迷彩服的人,统统溜着墙根站成一排。孙克武背着手,从一个士兵走到另一个士兵的面前,眼睛利刃一般从那一张张脸上划过,好像非要把这几个打架闹事的人生吞活剥了不可。他在李心田跟前停了下来,把这个士官长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开口问道:“打输没有?”

李心田老实了许多,低下头说:“没有。”

“没有算了。打输了我处分你。”孙克武一转身走了。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