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四十一节

从橄榄球场回到营区的路上,要数女兵队的口号声最响亮。

上南子岛侦察的任务犹如一块磁铁,一下子把大家的心给悬起来了,夏小青已经从旅里领受了任务,旅里规定小分队不能超过六个人,具体让谁去名单还没有公布。女兵们都眼巴巴地看着夏小青,说讨好也好,说献媚也好,总之一条,就是都想把自己的名字列在上岛侦察的六个人当中。

这时候夏小青最作难,昨天下午接到旅里的指示后她就开始着手定人员。全队四十多个女兵,虽不能说人人都想去,但人人都珍惜这次机会,就像登山队员登上过珠穆朗玛峰那样,那是一生的荣耀。作为女子陆战队员,能有一段登上琼沙群岛侦察的传奇经历,远比到罗布泊旅游一趟更吸引人。正因为这样,有找关系打电话的,有抠破鼻子写血书的,有找领导软磨硬缠的,让谁去不让谁去竟成了矛盾的焦点,一时间搞得夏小青心烦意乱。

让老兵去吧,新兵说她偏心。让党员去吧,团员说她瞧不起人。以整班的建制去,这个方案她也考虑过,但去不了的班工作也难做。清晨她打电话给魏飞问怎么办好,魏飞没正经地说:“你搞六个纸蛋,让她们抓阄,谁抓住谁去,去不成只能怪自己手臭。”夏小青差点急哭了,她在电话这头说:“别胡扯了,传出去让人笑话。”过了一阵子,电话那头的魏飞说:“要么你就搞一个竞赛,选各个项目的第一名去,选不上的只能怪自己无能。”

这个主意不错。下午,女兵队在训练场上进行了武装越野、五公里长跑、四百米越障碍、射击和武装泅渡五个项目的比赛,各个项目的第一名,再加上她队长夏小青,六名登岛人员便产生出来了。

晚饭前,上岛小分队人员名单报旅里作战值班室批准后,女兵队帐篷前面的黑板报上,公布了一串名字:队长夏小青、分队长李响、班长陈丹霞、何威,战士杨玲、方圆圆。

尽管上岛人员的名单已经公布,晚饭后,仍有不少女兵围在黑板前面看,羡慕的、失望的、不服的、懊悔的,各种各样的目光交织在黑板上。旅政委吴曙光散步经过这里,看到女兵队前面围了不少人,以为发生了什么事,便走了过去,一下子就被女兵们围了起来。

“政委,这样选人太不公平了。”

“我在女兵队干了五年,连最后一个机会也不给。”

“政委,下一次什么时候上岛,我可提前跟你挂个号。”

女兵们七嘴八舌地说个不停。吴曙光待人温和,再加上为女子橄榄球队训练的事,往女兵队跑得勤了点,女兵们在他面前也就少了些拘束,还有一条不便明说的原因就是,在小小的女兵队,至少有三分之一女兵的家长或亲属的官位都比一个旅政委大,说不准惹了哪一个你吃不了就得兜着走。

关键时刻,还是夏小青出来给吴曙光解了围。她从队部跑出来,冷不丁地喊了声口令:“立正!集合。请政委给我们讲话。”

女兵们列好队,吴曙光站在队伍前面清了清嗓子说道:“大家的心情我可以理解,当一名女子陆战队员,想上前线,想得到锻炼,是好事。我给大家保证,这种机会只能越来越多。我们还要到十万大山练求生,到热带丛林练侦察,到冰天雪地里练耐力,还要学驾车,学潜水,学跳伞,十八般武艺都要学,而且还要学会,学精。你们有没有信心?”

“有。”

也有喊“没有”的,人们将信将疑。

“好了好了,解散以后各班组织写周记,九点钟的晚点名就不搞了。”夏小青把手一挥说。

县官不如现管,女兵们老老实实回帐篷去了。

夏小青送走吴曙光,转身去了“老地方”——海边的红树林,她和魏飞约定这天晚上要谈点“军事机密”,因为明天晚上这个时候,她带领小分队就在海上了。

傍晚的红树林别有一番情趣。夕阳已经落山,漫天瓦鳞状的金黄色晚霞映照在平如镜子般的海面上,让人分不清哪个是天,哪个是海。多亏了这片红树林,那生长在浅滩上和海岸边的青青枝叶,如同一条绵亘数里的绿色绸带,成了海天之间的参照。在岸边的丛林里,间或散落着一片一片的青草地,一条弯弯曲曲的林间小道把它们连接着。因为是傍晚,藏身在浅海泥沙中的小沙蟹纷纷爬出洞穴,成群结队来到岸边的丛林间、草地里觅食嬉戏,而吃饱了小鱼的红嘴鸥、长腿白鹭则栖息在红树林的枝头,得意地梳理着自己的羽毛,只有白海鸥三三两两地在海面上翱翔,如同担任警戒的哨兵。

夏小青完全被眼前大自然的妙趣所吸引,以至于魏飞到来时,她竟然没有丝毫察觉。魏飞悄悄走上前去,假装一个捕俘动作,从身后一下子把夏小青揽在怀里。夏小青惊叫一声,马上定下神来,“讨厌!”她满脸嗔怒地说。

“就你这样还带队上南子岛侦察,你就不怕被俘虏了。”魏飞没正经地说。

夏小青挣脱开来,整理着零乱的头发:“你总是不守时间,姗姗来迟。”

“连队有事,脱不开身,我这还是趁读报时间偷偷跑出来的,不信你打电话问。”魏飞申辩说。

夏小青不再追究,她也是连队主官,她知道作为一个连队主官眼睛一睁,忙到熄灯,眼睛一闭,提高警惕的滋味,也就不再难为她的心上人了。

“我们明天下午就出发。”夏小青在草地上坐下来,喃喃地说。

“要我给你送行吗?”魏飞还是半开着玩笑。

“讨厌,我给你说正经事。”

“六个女兵,第一次上琼沙群岛侦察。蓝天碧海,小船悠悠,洁白的海鸥伴着女兵们悠扬的歌声飞呀飞,那岛上更是树绿花红,石奇洞美,碰巧的话,还能在沙滩上见到几只正在下蛋的大海龟。就这些?”魏飞说着在夏小青身边坐下来。“这哪里是什么侦察?跟一次风光旅游差不多,充其量能算作一次极地探险。”

“好了好了,我的卡列夫勇士,不要参加过一次国际侦察兵大赛就瞧不起人。”夏小青转过身来对魏飞说,“小分队总共带一顶野营帐篷,一套班用侦察器材以及卫星定位仪,红外观测仪,电台和轻武器,个人只准带一盒火柴、二两盐、半斤米、一盒压缩饼干,你觉得怎么样?”

魏飞想了一下说:“我分析,这样的安排主要还是一次野外生存训练,侦察、照相、传送这些技术都不难。对你们女兵来说,可能最难的是在两平方公里的小岛上生存几天,而且不惊动守岛部队。”

“海豹连在琼沙搞过孤岛求生训练,把你们的经验传授一下。”夏小青抚弄着魏飞的头发说。

“哪有什么技巧,你想想,吃住打藏走,牵扯到方方面面,只有战胜自己,别无它法。”魏飞把手指交叉起来,枕在头下面,望着满天的彩霞。

“我知道。我指的是生存技巧。”

“生火、钓鱼、找淡水都会吧。”魏飞显出一副不在乎的样子,嘴里叼着一根草,“现在给你说也没用,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码头自然直。”

夏小青真的生气了:“那我还问你干什么,滚滚滚。”

魏飞一骨碌爬起来:“我说的是实话,我真的不知道会遇到什么情况,下雨了,熄火了,断炊了,生病了,可能还会遭到守岛官兵的围追堵截,什么事情都会发生,要么死,要么生,到时候会逼着你动脑筋,我现在说再多也没用。”

“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了。”夏小青站起身来,摆动了一下她的裙子,沿小径向前走去。魏飞追过去,与她并肩走着。这时晚霞已经褪去,海水变成了深蓝。不一会儿,海上起风了,风很凉爽。他们依偎着走进红树林的深处,风吹打着红树林的叶片沙沙作响,小沙蟹在地上到处乱钻。

魏飞送夏小青回女兵队时,夜空中已是星光灿烂。在帐篷后面,夏小青伸出一只手搂住魏飞的脖子,以一种狂热般的激情吻他。“我上岛这几天,你别有事没事往女兵队跑,让女兵们看到影响不好。”她附在他的耳边说。

“嗯。”魏飞点头答应着,在她的嘴唇上轻柔地吻着。“那你答应嫁给我了?”

“我答应……”夏小青语不成调了。

魏飞回到“海豹连”时,熄灯号已经响过,连部的灯还亮着。

他轻轻地推开门,发现孙克武坐在他的办公桌前,正悠闲地抽着烟,一只黑色公文包放在桌子上,旁边的烟灰缸里扔着五六个烟头。“约会去了?”孙克武明知故问。

魏飞不好意思地说:“小青她们明天上岛,我去送个行。”

孙克武没再说什么,他不声不响地拿起公文包,从里面掏出一个黑塑料封皮的保密本,翻到其中一页,递给魏飞:“你看看画过着重号的这部分。”

魏飞小心翼翼地接过来,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心里七上八下的。他看了一眼:“登岛预案?”

“你往下看。”孙克武深深地吸了一口烟,吐着烟雾。

这是旅演练海上指挥组的一份登岛预案,红笔画过的那几行记录着这样的内容:为保证夺占敌外岛计划的顺利实施,在对南子岛发起进攻之前,计划派出“海豹连”一支奇袭小分队,空投或者水下输送到敌占岛上,实施特种作战,切断岛上的电源,干扰通信、雷达设施,使其不能正常工作。

魏飞会心地笑了笑:“这个课题还挺新鲜,又是你的主意吧,孙副参谋长。”

“是吴政委提出来的。”孙克武说,“我只不过是A 旅演习指挥组的一个协调员,一个闲职,准备上岛去和琼沙的祁涛副司令员打嘴仗的。到时候,我可能会想法接应你们一下。这个奇袭小分队的行动方案和人员组成,你们抓紧落实,报到演习指挥组来。”

魏飞兴奋不已:“孙副参谋长,你是两栖侦察队的老前辈了,凭你的经验,你觉得小分队由几个人组成最合适?”

“三五个人足矣。”孙克武说,“总共屁股大一个小岛,已经驻守着一百来号人,按每平方公里人均计算,算是我国人口稠密的地区了,再加上几个陆战队员进去搅和,那还不天翻地覆?”

“不过,即使这样的一支小分队,也得派一架直升机运送,或者潜艇水下输送,要做到神不知鬼不觉。不过这些细节目前无关紧要,可以留待以后处理,不过我们最缺乏的就是这方面的训练,定点跳伞,潜艇爬管,爆炸,破坏……”

“这只是可行性研究,从理论上讲,能不能成立?”

“这很简单。”魏飞说,“如果我们把攻岛时间定作T 时,那最好在六个小时之前展开行动,才具有隐蔽性和突然性。当然,这就遇到一个时间问题,如果攻岛的时间定在夜间或者黎明,那小分队势必在前一天的白天到达该岛,但那几乎是不可能的,大白天直升机搞空降,肯定不符合常规,坦率地说,在一个防守严密的小岛上进进出出,也是办不到的。”

孙克武仰面靠在椅子上,闭着眼睛,脸朝着房顶。“行了吧,讲得头头是道,有条有理。魏连长,你可大有长进呀。”他坐直了身子,“那么,为什么不能安排在头一天进行呢?”

“我也这样想过。那第二天一整天就要在岛上隐藏起来,到晚上再行动。不过,我不知道到时候能不能藏得住。”

“一个小岛能藏得住几万只鸟,还藏不住几个人?这是最简单的道理。”孙克武说,“我也只能跟你说这么多,你们准备派谁去?”

“谁去都行。当然我带个小分队上去最合适。”

“你不能去。”孙克武当即否了魏飞的建议。“你得准备全连上岛破障的事,去一个班长带几个兵就够了,也算是去打打前战,拉拉序幕。”

“那就让八班长腾四海带几个人上去。”

“具体谁去以后再定,你们先有个思想准备,看女兵队上岛侦察能不能带回来点有用的信息。”孙克武站起身来。交待完这件事,他也该回去睡一觉了。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