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五十二节

舰队司令部作战指挥中心。

舰队李司令员、王政委和参谋长关维汉坐在指挥台前,电脑大屏幕上显示着南中国海上我方所有军舰、战机的布防形势图,缓慢移动着的红色箭头标注着我海上编队的卫星定位同步航迹。在中心观摩的军、师领导都聚精会神地盯着屏幕观看。

参谋人员忙碌着。

训练处长沈沛东站在大屏幕前,报告说:“今天早上六时整,我参加夺占敌外岛海上对抗演练的导弹驱逐舰、护卫舰和常规潜艇,全部抵达琼沙海域,并进入战斗位置,两个歼击机群也已进驻指定机场。运送海军陆战队的两艘大型登陆舰今天上午九点启航,目前已经抵近南子岛海区。现在海上偏南风四级,浪高一点二米,阵风有所加大。”

“A 旅登岛部队的情况呢?”李司令员问。

“请肖旅长报告一下。”关维汉说。

电脑屏幕切换到A 旅指挥所的画面,肖镇南报告说:“A 旅水陆坦克八辆、装甲车八辆、装甲指挥车一辆、二十二艘冲锋舟和八百五十名陆战官兵随登陆舰前行,另有海豹连和工兵连七十二名官兵随破障船前往,两栖侦察队一个‘箭鱼小组’已经到达南子岛外海,即将先行上岛袭击。”

舰队王政委说:“这次对抗演练,是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小合成,与实战大大贴近了一步,一定要严密组织,尤其是编波、换乘和突击攻岛,都是夜战、近战。”

李司令员说:“让我们看看守岛部队的情况。”

屏幕上出现了南子岛的防御部署图,图上的登陆点、战壕、碉堡和地下坑道指挥所、直升机降落点一目了然,兵力、武器配备也都清晰地显现出来。

王政委道:“南子岛的防御思路是比较清楚的,这些防御工事都是当年修建的,现在用作对抗演练一点都不浪费。”他转向关维汉说,“关参谋长,在座的一些人对登岛演练还比较生疏,你给大家简要介绍一下。”

关维汉站起来,快步走到电子示意图前面,讲解说:“这次演练的课题是运送海军陆战队A 旅登陆部队上岛。担任火力掩护的舰艇部队和航空兵任务并不很重,压力最大的应该是陆战队A 旅了。请看这里——”

他把示意图局部放大:“攻岛一开始,第一个波次就是海上破障,由A 旅的破障船从登陆场正面发射七十枚新研制的智能化破障弹,扫除滩头和水下障碍物,开辟三百米宽的登陆场。

“紧接着是两个歼-82机群和导弹驱逐舰、护卫舰编队,对滩头坚固工事进行地毯式轰炸,之后便是从登陆舰上换乘的两栖坦克、装甲车和一个连的突击队员抢滩上岛,这时候海上支援火力向纵深延伸,打击敌有生力量。在两栖坦克、装甲车向岛上推进的同时,突击队留一部分巩固滩头阵地,另有一个加强营的陆战队员换乘冲锋舟从泛水展开线出发,以排山倒海之势冲向滩头,一举夺占敌岛。最后是保障队上去,实施战场救护、补给和装备维修。整个行动,从空中到海洋,从海洋到地面,形成一个平面登陆、立体进攻的态势,而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结束战斗。”

关维汉一讲完,大家报以掌声。

李司令员说道:“前几天,我到战区进行封锁敌占大型岛屿的图上推演,一些陆军和空军将领也都把眼睛盯上了我们的海军陆战队。滩头破障、开辟登陆场、上岛侦察、敌后破袭,以及海上封锁阶段的临检拿捕,这些战术战法在图上推演时都运用上了。海军陆战队在未来海上局部战争中的作用越来越突显出来。”

王政委表示赞同,他说:“这已经是大家的共识了,在一次登陆作战中,海军陆战队怎样组织有效的进攻行动,对于实现战略目的,取得战役的胜利,至关重要。”

李司令员是潜艇艇长出身,人们都知道,他与关维汉有着一段伯乐与千里马的渊缘。过去,李司令员是一个典型的“潜艇制胜论者”。他的登岛作战思想的确立,多少是受了关维汉的影响。海军飞行员出身的关维汉担任海军学院院长之后,在军事战略学术思想上,曾经和李司令员有过分歧。几次战区海上联合演习,李司令员都有意请关维汉到他的司令部里,参与决策,经过几次“战场”较量,证明关维汉总是胜多负少,李司令员逐渐接受了关维汉的战役理论,并举荐他担任舰队参谋长。

海军陆战队训练改革的总体思路,也是关维汉最早提出来的,李司令员拍板定了下来。

这时候,李司令员反倒谨慎起来,他说:“陆战队A 旅夺占敌外岛的对抗演练,这是第一次。对于它的难度大家要有足够的思想准备,我分析,有三个方面一定要把握住。”

在场的人一边倾听,一边做着记录。

“选择夜间攻岛,符合实战环境,是正确的,但给担任火力支援的军舰和飞机提出了很高的要求,首先要防止误炸、偏炸。其次,突击攻岛的坦克、装甲车都是新装备,没有经过实战检验,要有一定的安全措施。最后是气象问题,如果风浪太大,是否可以考虑把演练推后进行。”

李司令员讲完,大家都默不作声。过了一会儿,关维汉说:“司令员的指示很具体,也很重要。但参演的兵力已经基本到位,离正式攻岛演练的时间也不多了,而且这样多兵种的合成演练,就像钟表一样环环相扣,无论哪个环节出了毛病,整个计划都受影响。如果临时变动方案,再协调起来难度很大。另外,从实战的角度考虑,部队也需要这样的锻炼,在恶劣气象条件下作战,正是海上局部战争的一大特点。”

“关键要看风浪是不是超出了装备的承载能力。”王政委说。

“那还没有达到。”关维汉说道,“两栖坦克、装甲车的设计能力是抗得住五级海况,两米浪高。”

经过一番争论之后,李司令员拍板说:“计划可以不变,但演练的难度降低一点,南子岛上的防御可以降低一个等级。”

就在这时,电子屏幕上发出“嘟嘟”的响声,南子岛外海有一个红点闪烁不定。

关维汉一看表,正是子夜一时整。他说:“A 旅的‘箭鱼小组’开始上岛了。”

“这么说,对抗演练已经拉开了序幕。”李司令员说。

“箭鱼一号”被吊入大海的那一刻,魏飞伸出大拇指向阿来做了一个入水成功的手势,机帆船上的升降吊杆便与“箭鱼一号”分离开来。一束探照灯光从船头射到波涛翻滚的海面上,“箭鱼一号”如同一片树叶在海上浮动了一会儿,便缓缓下潜。

“完全是一个大西洋海豹,美极了。”阿来望着随即消失的“箭鱼一号”,赞叹道。“祝你好运,伙计。”

“箭鱼一号”舱里,在绿色的灯光映照下,深度仪显示出已降至二十米定深,腾四海戴上氧气面罩,护目镜和抗冲击头盔,通过内置式耳机与坐在后面的魏飞交谈着。

“1 号,到达预定深度。”

“前进。”魏飞语气坚定。

腾四海拉了操纵杆,舱体稍微晃动了一下,速度仪上的指针便逐渐显示出从0到5 的加速过程。

置身在大海深处,魏飞有一种别样的感觉。透过顶部的密封玻璃罩,可以看到海水掠过头顶的情景,就如同穿行在一个幽暗的隧道里面。舱室里安静极了,甚至连舱体与海水的磨擦声也听不到。“箭鱼一号”简直就像一个黑色幽灵,在地狱深处悄悄地滑行。

“3 号,报告声纳波长。”魏飞说。

负责外挂式声纳的田和平随即报告说:“5 -3 -3 ,一切正常。”

“真是顺利极了。”魏飞与腾四海交谈着,以减轻他的心理压力。“我们登上南子岛,真可惜他们连自己是怎样遭到袭击的都不会知道。”

“这是你的看法。队长。”腾四海慢悠悠地说,“我同大海打交道快二十年了,如果要说有什么经验的话,那就是决不要指望有什么好事,尤其在顺利的时候要格外警惕。”

好像要证实他的高论,“箭鱼一号”突然晃动了一下,接着又趋于平稳。

“撞上了什么?”魏飞问。

“可能是一条好奇的鲨鱼,好在只是擦肩而过。”

“这该死的东西。”魏飞骂了一句。

“队长,鲨鱼也列入世界保护动物了,昨天晚上赵忠祥在电视节目里讲,全世界海洋中的鲨鱼已经消失了百分之七十,都被日本人抓去做鲨鱼油了。”

“注意,注意!距南子岛水下礁盘五百米。”田和平提醒说。

“准备上浮。”魏飞说。

“还早呢,从五十米的距离上浮最安全,能避开岛上的雷达波。”腾四海说着减低了速度。

魏飞通过耳机对大家说:“都戴好氧气面罩,要不上浮时减压会造成头晕、耳鸣。”

在“箭鱼一号”缓慢上浮时,魏飞借着舱内微弱的绿光看了一下手持卫星定位仪,“箭鱼一号”的方位向左偏差十米。“四海,请注意位置偏差。”

“明白,海流的原因,我会纠正过来的。”

“箭鱼一号”上浮到水下五米安全深度,开始向礁盘上潜行,海面上的涌浪使舱体晃动不止,在涨潮的暗流的推动下,“箭鱼一号”加快了向南子岛推进的速度。

借助女兵队在岛上获得的溶洞卫星方位参数,他们通过声纳进行了探测,很快找到了溶洞口的确切位置。这时候,潮水还没有全部把溶洞口封住,由于有悬崖的遮挡和夜色的掩护,这里是岛上雷达和电子监视仪的死角。尽管这样,“箭鱼一号”也没有立即浮出水面,而是藏身在洞口的下面,只留出一根伸出海面的探测天线,他们比预定时间提前了二十分钟到达。

“队长,到达了溶洞口,你猜我最想干点什么?”腾四海嘿嘿地笑着说。

“给旅里发个电报:箭鱼安全入巢。”

“我想抽支烟。”

“现在不行。你一抽烟,能把全舱的人都熏死。”

“没那么严重吧。我可以使用天泡呼吸器,把烟雾排到海面上。”

“还不是一样道理,污染周边环境。”魏飞说。“我们准备登岛了,你等我们离开后,足足有一个小时的抽烟时间,但要注意,别只顾了抽烟,让潮水把‘箭鱼一号’冲走了。”

“放心吧,队长,这是涨潮。”腾四海说着开始操纵“箭鱼一号”,小心翼翼地进入溶洞里面。

十五分钟后,“箭鱼一号”终于浮出水面,魏飞拉开头顶上的玻璃罩,呼吸到了南子岛上的第一口新鲜空气。他第一个跳入水中,田和平在后跟上,巴冬和童非也都跟着跳出舱室,背上防水装备袋,向溶洞纵深游去。

“箭鱼一号”上只剩下腾四海一人,他感到海风扑打在脸上,海风又腥又咸。他想到独自一人在这个溶洞里度过漫长的一个小时,心头突然升起一种悲哀。在这个时候,他特别想和战友们一起上岛,去冲锋,去搏杀,即使被一颗子弹打死,他都不会眨一下眼睛。但事实上他必须一个人在这漆黑的夜里,在这冰冷的海水里待下去,一直等到战友们凯旋。

海水越来越浅,直到完全露出地面。魏飞停下来,换上野战服,从防水装备袋中取出微型冲锋枪、陆战匕首、红外夜视仪、卫星定位仪、微波对讲机、可塑炸药,待全部装备就位后,他开始检查童非的装束,帮他系牢腰间的备用索绳,田和平与巴冬相互检查。

“准备好了吧,小伙子们?”魏飞压低声音说。

“可以出发了。”

“童非复述一遍小组的行动准则。”

“沉着冷静,刚毅果敢,勇往直前,生死与共。”

魏飞转过身:“好,出发。”说着将一根带钩的绳索甩到洞外,“噌噌噌”几下便爬出了洞口,一个鹞子翻身便滚进洞外的羊耳树丛,掩护其他人上岛。

“队长,先端掉地下指挥所吧。”巴冬说。

“别胡来,先切断电源再说。”

几个黑影一闪身就不见了。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