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十三章

第六十九节

在流火七月的最后几天,海军陆战队A 旅奉命开赴“神圣-01”登陆演习集训地,全旅从三个不同方向同时向战区机动。结束了十万大山野外生存和山地丛林战封闭训练的陆战部队,在林沐阳的率领下,从铁路向千里之外的战区开进。在华北平原进行伞兵训练的“红色飞龙”突击中队,则乘十架武装直升机,飞越黄河、长江,向战区做长距离机动转移。A 旅装甲部队、登陆突击部队和指挥机关则乘四艘大型登陆舰,在参演的十二艘导弹驱逐舰、护卫舰的护航下,从海上浩浩荡荡开赴战区。

肖镇南从来都没有这样神气过。在海上,他凭栏远眺,感慨万千:“真是时世造英雄啊,想不到我肖镇南还能赶上这样的演习,为军旅人生画一个圆满的句号。”

这话让随舰同行的沈沛东听了个真切,他凑过去,酸酸地说道:“我一向认为肖旅长是英雄造时世,怎么现在突然颠倒过来了。”

“沈处长,这战争又是你挑起来的,你可要付出代价的。”肖镇南转过身说道。

“肖旅长,想想几个月前,你还多神气,在陆战队A 旅一呼百应,走到哪里前呼后拥,现在沦落到一个人在后甲板上观海浪,叹人生,也真难为了你。没办法呀,长江后浪还推前浪,何况这大海?如果我估计不错,这演习结束,你我都要进干休所了。到时候,做个邻居可要关照着点。”

肖镇南尴尬地笑了笑:“沈处长站得高,看得远,我还指望你给我指点迷津呢,想不到一句话就把我送进干休所里了。”

“有这样个结局就不错了。你还看不明白?这次演习起用的都是年轻人,高学历、舰艇部队出身、受过战役训练的人,你我都成过了时的老古董了。”

肖镇南当然清楚,沈沛东是作为海上指挥所联络员的身份参加演习的,在关维汉的指挥班子里,没有沈沛东的名单。关维汉出任联合战区参谋长,完全是按照战时指挥体制组阁的。

他的指挥班子、智囊团,当然是以战区原有的指挥机构为基础,吸收海军和其他军兵种的作战、训练专家加盟。沈沛东被排除在关维汉的指挥班子之外,产生一种失落感,有些牢骚怪话也就见怪不怪了。

“这种跨战区、跨海区的部署调防,有一个致命的弱点,不知肖旅长发现没有?”沈沛东悠然说道。

肖镇南在一个缆柱上坐下来,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登陆战役在即,按常规,敌我双方对制空权、制海权的争夺早就拉开了战幕,像这样规模的海上编队大摇大摆开往战区,可能吗?如果是实战,可能早就被敌人的飞机、导弹毁于航渡之中了。”

“如果是在我完全掌握了制空权、制海权的情况下,这种编队航渡总可以吧?”

“凡事都得有个前提。问题是航渡计划上并没有说明我们是在掌握制海权和制空权的情况下编队航行的,你不觉得这是个疏忽?”

“我怎么没想到呢?”肖镇南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

“导弹驱逐舰、护卫舰已经进入了二级战备,防空部署全部开启,肖旅长却在这里吹海风、观海浪,感叹人生。我想靠不了码头,你就可能提前退出演习了。”

肖镇南急步跑进A 旅航波指挥所,对作训科长丁小勇下命令道:“通知防空导弹营,‘红星五’导弹立即上甲板,全体人员进入一级防空部署。”

“呜——”登陆舰上拉响了防空警报。

A 旅导弹营“红星五”导弹连的官兵跑上甲板,迅速摆开阵势,对空中目标进行搜索。登陆舰上的对空雷达和仅有的防空火器也进入一级战备状态。

不一会儿,海军航空兵的四架“海豹-10”强击机飞抵编队上空,这是关维汉为配合航渡途中防空演练而特意安排的。四架强击机时而贴着舰桅做超低空飞行,时而从高空对海上编队俯冲,做模拟攻击。而舰上的防空火器则抓住机会进行模拟反击,整个演练一直持续到天黑。海军陆战队A 旅参演部队虽然还没有进入战区,肖镇南已经闻到演习的火药味了。

“怎么样?肖旅长,还是我有先见之明吧?”晚饭时,沈沛东对肖镇南说,“你们的‘红星五’导弹要是不及早上甲板,到了战区,关参谋长不刮你的鼻子才怪呢。”

肖镇南故意问:“你是怎么提前知道要搞航渡防空演练的?”

“跟关参谋长当了一年多的训练处长,还能不懂他的思路?”

沈沛东感叹道,“他不用我,是一大失误呀。”

关维汉从来都不怀疑他对事物的洞察力和判断力,尤其在做出重大决定时,他简直到了刚愎自用的程度。在相对和平的环境里,他的经历算得上是超凡的了,但他并不是凭借着超凡的经历才达到目前这样显赫的地位的,他是一个善于动脑筋的人,他的冒险精神、才华和灵感足以证明他作为一个职业军人的优秀品质。

他当飞行员期间曾创造过几项记录,这与他喜欢冒险的天性不无关系。他曾驾机钻过高压线,钻过南京长江大桥,玩过空中停车和螺旋飞行,一次次地创造奇迹。当然,“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他也有过“败走麦城”的时候。

那是他当上飞行团长以后的事。

当时新一代“轰侦-6 ”飞机刚装备部队不久,这种被称作中国的“空中王子”的战机还很神秘,一般的飞行员捞不到飞,关维汉奉命驾机到金沙群岛侦照。过去由于中国自己制造的战机续航能力有限,作战半径达不到金沙群岛,还没有飞抵过那片神奇的国土上空。关维汉为自己成为飞抵金沙群岛第一人而自豪。

他顺利完成了侦照任务。返航途中,航路上浓云密布,气流反常。他想,为何不来个超低空飞行呢?一来检验一下新型飞机的性能,二来也免受气流颠簸之苦。于是他就自作主张穿越云层,降低飞行高度。

当他穿过云层,下降到八百米的高度时,往下一看,突然发现湛蓝的海面上有一艘大型航空母舰游戈。根据出发时的通报,D 国太平洋舰队的“大白鲨号”航空母舰正在这一带海区活动。关维汉兴奋不已,平时想找航空母舰侦照还找不到呢,既然这样巧遇,那就一不做、二不休,从它的头顶上飞过去,照它几张资料回去开开眼界。于是,他调整了一下角度,摆出一副降落的架势,对准航空母舰的甲板来了一个空中“通场”,飞机距航空母舰的甲板不到五十米高。

D 国航空母舰的预警系统和防卫能力曾被吹嘘得天衣无缝,能够随时掌握数百海里之内的海情、空情,不可能让有威胁的飞机、舰船靠近。但正如一句民谚说的那样:老虎再厉害也有打盹的时候。当时,“大白鲨号”航空母舰正在换班,预警机根本就没有出动,雷达屏幕上显示一架飞机凌空时,雷达操作员还以为是自己航母上的飞机在搞训练呢。就这样,关维汉驾机从航空母舰的头顶上掠过,又大摇大摆地离去。

但是,航空母舰上的指挥中心随即发现了破绽,舰长拉响了警报,四分钟后,两架“A -6 入侵者”飞机从“大白鲨号”上升空,去追赶关维汉驾驶的“轰侦-6 ”。关维汉紧跑慢跑,但他驾驶的轰炸机怎么也跑不过歼击机,D 国飞行员一口气追到琼沙上空,两架“入侵者”才把“轰侦-6 ”挟住。途中,D 国飞行员曾向航空母舰指挥中心请示用导弹攻击,但被头脑冷静的航空母舰舰长制止了,他判断中国飞行员是无意的。当然,如果是有意攻击的话,关维汉在飞抵航空母舰上空时,只需按动一下电钮,朝甲板上扔两颗三百公斤重的炸弹,也许航空母舰就报销了。

关维汉在空中与美机周旋,油料已经不多了,地面指挥所很快发现了这一情况,并且掌握了他极其危险的处境,立即从就近机场起飞六架歼击机赶过来增援。这一行动倒是被航空母舰的预警机及时发现了,舰长立即召回两架“入侵者”,关维汉才得以飞回机场。

被D 国飞机挟持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关维汉从来不愿提起这段经历。但这件事本身却给了关维汉不少启示,它起码告诉人们,航空母舰的神话不是不可打破的,也不是没有致命弱点和漏洞的,更不是不可击沉的。在劣势装备下,只要善于利用气象做掩护,掌握到航空母舰换班、补给等预警、防护的薄弱环节,还是能够捕捉到有利战机的。这件事已经过去了许多年,记得的人已经不多了。如果不是这天下午他无意间又创造了一个“飞行奇迹”,也许人们在“神圣-01”演习期间就不会旧事重提。

午饭后,关维汉早早来到沿海军用机场的调度室里,等候从北京开会回来的南方战区陈司令员,同机而来的还有总部机关专门来指导演习的领导。那天气象不错,海军的一个“海豹-10”飞行中队在跑道上不停地起飞、降落,十分潇洒。飞行员出身的关维汉看得入神,他虽然驾驶过多个机种,但从来没有亲自驾驶过这种新型战机升过蓝天,他看得心里直痒痒。在调度室里陪同关维汉等人的飞行师长原先是他手下的中队长,他耐心地向关维汉讲解着“海豹-l0”的飞行性能,汇报着新飞行员的训练情况,更激起了关维汉重上蓝天的欲望。他问那位师长:“战区司令员的座机什么时候才能到?”师长回答说:“还没有接到通报,大概还要一个小时吧。”关维汉说:“你安排一架‘海豹-10’升空,我检查一下飞行员的空中动作。”

师长也是一个明白人,他一听就笑了:“参谋长,你到天上转一圈可以,但不要亲自驾驶,我们要对首长的安全负责。”

关维汉同意了。师长特意安排了一名特级飞行员飞行,并填报了一份临时训练计划表,又亲自把关维汉送到飞机的后座舱里,扣好安全带。这时,指挥台发出升空的指令,闪亮的“海豹-10”载着关维汉弹射一般离开跑道,一个爬升动作便进入万米高空。

关维汉的确过了一把飞行瘾,自从他离开飞行岗位后,已经有十几年未能这样在空中遨游了。新型战机就是不同,功率大,空中机动性强,灵敏度高。他指挥飞行员飞到海上,从空中看到了舰艇编队在海上机动和进行防空演习的情景,还用电台与海上编队进行了沟通。

半小时过去了,关维汉过足了“瘾”,对飞行员说:“可以返航了,别误了接司令员和总部领导。”

飞行员回答说:“陈司令员的专机已经到了,机场跑道已经封锁,我机目前不能降落。”

“嘿!”关维汉后悔莫及。他一个新上任的战区参谋长,专程来机场接司令员的,竟然被滞留在天上不能着陆,岂不闹出了天大的笑话。

而这时。一架“波音-737 ”座机出现在机场上空,正缓缓下降。关维汉乘坐着“海豹-10”只能在空中兜圈子。过了十几分钟,“海豹-10”才接到地面同意着陆的指令。等关维汉头顶的舱盖打开时,战区陈司令员和总部领导一行正站在飞机旁边等着迎候他呢。

关维汉好不容易爬出机舱,给飞行员招了一下手,便急步走下舷梯。陈司令员故意出关维汉的洋相,一边带头鼓掌,一边哈哈大笑说:“关参谋长,旅途愉快吧?”

“别提它了。”关维汉羞愧难当,“没想到你会突然降临,我只好给你让出跑道了。”

两人握了握手,一前一后走进等候在停机坪旁边的三菱越野车里。

两个小时后,陈司令员在他的办公室里,递给关维汉一个红色文件袋:“军委已经批准了我们的演习计划,‘神圣-01’联合军事演习定于八月三日凌晨一时整正式开始,演习分为三个阶段……”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