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7 老家的风水(2)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老家的风水(2)

张万仓说,把张万斗送官府这只让贾寨人报了仇,却不能雪恨,咱打死的不是一般的贾寨人,咱打死的是贾寨的族长。将来张寨人和贾寨人见了还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常言说:远亲不如近邻,咱不能和贾寨人结仇。我看咱不但要化去这场干戈,还要化干戈为玉帛。

大家问如何化干戈为玉帛?张万仓说:“和亲。”

张万仓说,贾家五兄弟中,老大在外当兵,至今未娶,我那侄女玉仙也十五了,长得又好,说给老大贾文锦,过个一年半载就可完婚。

大家一听大喜,说这下好了,张万斗打死了贾兴忠,杀人偿命,让官府法办,这就化了干戈;张万斗的妹子玉仙嫁给贾文锦,这不就化干戈为玉帛了嘛!

这样,张寨人一边差人去报官,一边找人去贾寨说媒。

咱二大爷们当年不战而屈人兵,靠的是智慧。贾文清还真有点诸葛亮再生的架势。按照现在的话说,也算是两手一起抓,两手都够硬。贾寨后来再没请过风水先生,无论是阴宅还是阳宅贾寨都让贾文清看。贾文清便成了那一带有名的风水先生。

贾寨人用了七七四十九天将村后之山筑成。这时,贾寨却又来了一位风水先生,风水先生看了看那桥,又看了看贾寨的村后之山,问:“这村前的池塘和村后的土山都是哪位风水先生的杰作?”贾寨人告诉风水先生,是俺贾寨的贾文清。风水先生喟然感叹,说:“贾寨有能人呀,平地起了一座山,好屏障,该叫松树岗!”贾寨人后来就称那村后之山为“松树岗”了。

果不其然,在七七四十九天后。官府将张万斗斩首示众了。贾寨人这才觉得贾文清真神人也。

在法场之上,贾寨人见那县太爷好生面熟,可就是想不出来。其实就是后来来的那位风水先生。原来,张寨人将张万斗捆了送官,县太爷听说张寨和贾寨因修桥而乐极生悲,闹出人命甚是惋惜,决定明查暗访把案情弄清,就化装成了风水先生。

咱二大爷贾文柏后来说,县太爷懂风水,老三也懂,这都没什么好奇怪的,凡是读过几本古书的都会略知一二。说着咱二大爷贾文柏就念念有词:“左有流水谓之青龙,右有长道谓之白虎,前有污池谓之朱雀,后有丘陵谓之元武……”

当时,那装扮成风水先生的县太爷走时又沉吟了半天,说:“贾寨现在的风水当然是大吉之地,然这吉祥之地只能保佑贾寨在太平盛世人丁兴旺,若遇天下大乱却不能自保。”

贾寨人问:“有何良策?”

当时,那位扮风水先生的县太爷说:“可绕村子挖沟取土,土可筑墙,那沟里引来河水。此乃一举两得。”

有人问:“怎么讲?”县太爷说:“天机不可泄露。”

有人告诉咱三大爷贾文清。贾文清笑笑说:“此为良法,不过今年不可再动土,明年秋后可也。”

中原地带土匪猖獗,贾寨人有了沟,有了墙便拒不给土匪上贡了。土匪来抢,贾寨人便依仗着全民皆兵,土匪攻不进来。这样贾寨就有了名气,成了堡垒村。后来,东西庄的亲邻也常来避难。别的庄子见这法子有效也跟着学,一时平原地带村村挖沟,庄庄垒墙。直到现在,许多村子还有老沟护着,人们就称这种村庄为寨。地名也大多在姓氏后加一个“寨”字。姓张的村子就叫张寨,姓贾的村子就叫贾寨。还有,就是那寨沟的妙用,干旱时可以引河里的水洗衣淘麦;下雨时还可以向河里排涝防灾。这就是县太爷说的一举两得。

在修那寨墙的基础时需要砖,贾寨人在村后的河之北起窑挖土烧砖。那里有一片无法耕种的野地。窑是烧砖的土窑,孤孤地立在村后,在天高云淡的午后,浓烟从窑口喷薄而出,有时候可以达到遮天蔽日的效果。后来那砖窑在冬天成了铁蛋的匪窝。

沟围了村子,村口有一个路坝子,是人来人往的必经之路,所以也热闹。原来那地方是吊桥,天下太平后填成了土坝。路坝子处长了一棵大桑树,就成了吃饭场,是贾寨的文化中心。路坝子左边是那眼全村人吃水的老井,路坝子右边和那仅存的一截老寨墙连着。现如今完整的寨墙是没有了,打仗时被炮火削平了,只剩下几处老墙头。在贾寨人眼里老墙实属圣物。谁家孩子有病有灾,便有老人去寨墙外叩头,上香,求老墙保佑小孙儿平安。长辈训斥后生,就指着寨墙做古老状:“娘那屄,还没有寨墙高,能啥能!”

后生便诺诺无语。

冬天总有村里老人靠在那儿晒暖,似睡非睡地把大袄脱了寻找身上的虱子。有凑趣的小孩也翻开棉裤学着找,却寻到了下身的活物,不由得揉搓着自寻快乐。正得意处,突然一声断喝几个大些的孩子围上来把些个冰凉土坷垃硬塞进裤裆里。小孩哭爹喊:娘,娘,有人欺负俺小鸡鸡!老人笑着骂娘,娘那屄,叫娘有啥用,你娘只保护你爹的小鸡鸡。

在那桥修好后,真正死在那桥下的是咱七姑,咱七姑叫荷花。河里水肥,夏秋季节河里开菱花也开荷花;荷花艳艳地却含鬼气,贾寨人忌口便称那荷花为莲花。莲花却被冷落了,莲叶也没孩子捞上岸当绿伞,活生生把莲花冷落在沟里。说也怪,花无人怜便羞着败落下来,沟里荷花渐渐稀少,让那不显眼的菱角花独占了风光。米粒大小的菱角花点点滴滴十分典型,把河点缀得雅致着。

咱二大爷他爹贾兴忠死后,贾兴忠的太太和两个姨太太只有分家。村里几个兴字辈的叔伯大爷贾兴安、贾兴朝、贾兴良都来了。四个儿子一人三间堂屋,贾文柏分前院的东边三间,贾文清分了前院的西边三间,中间拉个墙头,往南开个院门。贾文灿分的是后院的东边三间,贾文坡分了后院的西边三间,中间也拉了墙头。贾文灿在东边开了院门,贾文坡在西边开了院门。

分家没有考虑咱大姑们,当时,咱七大姑中已经有六个出嫁,只有七姑还没到出嫁的年龄。到了鬼子进村的那年七姑十五岁,按咱那一带的习惯七姑也到了出嫁的年龄,正所谓小女子年方二八在闺中待嫁,闺女十五六岁出嫁在那时候实属正常。只是她们都还没来得及出嫁,永远成了姓贾的人。

咱大爷贾文锦不在家,房子就没给他分,家里的钱给他留着了,将来他回来如果愿意在家住,就用钱再盖房子,在前院挨着贾文清的屋山,有三间堂屋的宅基地。如果不愿在家住,拿钱走人。后来咱大爷贾文锦回家盖了房子,娶了张寨的玉仙。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