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10 咱三大爷之一(1)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咱三大爷之一(1)

咱大爷贾文锦走了不到半月,形势就紧张了。晚上已经隐隐约约听到东南方有炮声了,而且炮声越来越近。

村里人问咱三大爷贾文清,这炮声是谁的?

咱三大爷拿了一张旧报纸抖着说:“是胡宗南的第十七军,还有张自忠的五十九军。”

在贾寨除了咱三大爷贾文清知道一些国家大事,恐怕再找不出第二人了。村里人要了解天下大事肯定去找贾文清。村里人被炮声惊住了纷纷去听咱三大爷分析国内、国际形势。

村里人听说有张自忠的五十九军,当时有人就说:“张自忠,你听这名字,多好。是忠臣良将呀!打,用大炮狠狠打小日本。”

咱三大爷贾文清说:“张自忠的装备不好,胡宗南中,有坦克、大炮。”

这时,村里几个长辈的贾兴良、贾兴朝、贾兴安也来了。咱三大爷连忙给几位长辈的让座。村里的几个十六七岁的半截棍大黑、二黑、喜槐、春柱、金生也来了,一时三大爷家的小院挤满了人。村里人围着贾文清,让咱三大爷讲讲、讲讲。

咱三大爷说:“咱中国的生死存亡就看这一仗了。小日本已占了咱北平、上海,连咱的国都南京都被占了,还进行了南京大屠杀。人死的多呀,长江都填满了。现在小日本又要占咱的武汉,现在正是武汉会战呢。”

“噢……”村里人都张着嘴,发出一种声音。

咱三大爷说:“小日本从安徽往咱河南来了,从东往西打。本来小日本是从北往南的,北边黄河的花园口被扒开了,把日本的土匪圆(土肥原)师团淹了。小日本从北边过不来了,就改从西边合肥过来了,直逼第五战区。”

大黑问:“第五战区是啥战区?”

咱三大爷说:“咱这就是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是李宗仁。李宗仁厉害呀,他曾经指挥了台儿庄大捷。”

咱三大爷贾文清当年所说的从西往东打过来的日军,指的是第六师团稻叶四郎部。据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的《中国抗日战争史》记载:“在日军中向有精锐之称的第六师团稻叶四郎部从大别山南麓及长江北岸间长条地段大举西犯,该路线距离武汉最近,并可在日军空军的直接掩护下作战。”

据国民政府军令部战史会档案1938年9 月18日《李宗仁致蒋介石电》记载:日军分四路攻打第五战区,“一由蒙城进攻阜阳,趋新蔡、汝南,南犯确山;二由正阳关犯霍丘,趋固始、光山、潢川,南犯信阳;三由合肥犯六安,越叶家集、商城;四由安庆犯潜山,趋黄梅、广济。”

当时,情况十分紧张。据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的《中国抗日战争史》记载:“面对日军来路甚多,第五战区免不了分头抵御,而当时,中国军队主力大部集中第九战区,第五战区兵力远不及徐州会后期雄厚,缺乏围歼第六师团的充分实力。而当时李宗仁又因病离职,由白崇禧代行司令长官职权。”

当时,村里人问咱三大爷贾文清,能守住吗?

咱三大爷说:“如果守不住咱信阳,就守不住武汉。”村里人说,咱信阳恁重要?

咱三大爷说:“信阳是武汉的南大门,守不住信阳,就等于把南大门打开了。”咱三大爷贾文清叹口气说,“信阳失守,小日本就可以坐火车南下武汉,谁能挡得住?”

贾兴朝说:“信阳失守那咱这不是也完了。”

咱三大爷贾文清一拍大腿道:“那你说去,咱这一带是信阳的顶门杠,要占信阳先占咱这。”

有女人说,这小日本咋能恁厉害呢!

咱三大爷说:“厉害得很,三光政策。”

有人问,啥叫三光政策?

咱三大爷说:“就是杀光、烧光、抢光。”大家就十分激动,大黑就喊,那就是不让老百姓活了,不让咱活,咱就和小日本拼。喜槐说,你拼个屁,人家有枪,你还没近身就被人家撂倒了。咱三大爷贾文清说:“打仗还要靠老大贾文锦他们,咱们老百姓还是想办法活下来。小日本真来了就躲躲吧。把自己家的红薯窖挖大一点,到时候能跑就跑,跑不了就躲进红薯窖里。”

有女人说,那躲到何时是个头呀?金生答,癞蛤蟆躲端午,躲一天算一天呗。

咱三大爷贾文清说:“别看小日本现在闹得欢,将来让他拉清单,咱中国恁大,他占不了。这叫贪心不足蛇吞象。再大的蛇也吞不了大象。”

贾兴朝问:“这将来要多长时间?”

咱三大爷说,要等个五六年吧。

有女人急了。说,老天爷,要五六年呀!再过几年俺儿就得娶媳妇,这小日本五六年不走,俺儿这咋娶媳妇呢!

咱三大爷说:“那就不娶。”

女人说,那俺儿要打光棍!

咱三大爷说:“那咋办!只有打光棍。”

女人就极不满意地走了,边往家走边骂。日你姐,不让活了。回家杀鸡,吃!不吃白不吃,省得给小日本留着。

又过了几天,炮声更近了,渐渐逼近。上午,贾寨人正在地里干活,南边突然炮声如雷,整整打了一上午。正在地里干活的人心慌,便往家里跑。跑回家也坐不住,又来到咱三大爷贾文清院里。咱三大爷院里已来了许多人,咱大娘玉仙在那抹眼泪,说:“你听这炮打的,他这回怕是回不来了。”咱三大娘就劝着咱大娘,说:“人都常说,大炮一响黄金万两嘛,这回他大爷要发财了。”咱大娘就破涕而笑了。村里人望着咱大娘觉得像个孩子,没个大人样。贾文锦娶了这样一个女人将来咋过哟。

咱三大爷贾文清正看贾文锦的信。大家见贾文清看信都不敢吭声。咱三大爷看完信脸色很不好看。贾兴朝问,信上咋说?

咱三大爷望望大家说:“坏了,固始和潢川都失守了,固——黄公路也被占了。”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