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11 咱三大爷之一(2)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咱三大爷之一(2)

咱三大爷所说的固始和潢川都失守,是在1938年9 月。据国民政府军令部战史会档案1938年9 月22日《蒋介石致孙连仲兵团诸将领电》记载:第五十九军将士“自军团长以次,莫不身先锋镝,抱必死之决心,巷战肉搏,迭行逆袭”,“倭尸累积、濠水尽赤,我虽伤亡亦重,然率达成守至23日(18日)之任务……”据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的《中国抗日战争史》记载:“防守固始的只有七十一军的一个团,小日本的第十师团围攻固始,我们骑兵旅紧急增援,还没赶到固始就丢了。小日本沿着固始——潢川的公路西犯潢川,遇到张自忠的第五十九军全力抵抗。小日本推进到潢川城下,便以密集的炮火轰城,并大放毒瓦斯,全城毒气弥漫如烟。”

当时,贾寨人听咱三大爷贾文清说信上的内容,连大气也不敢出。咱三大爷说,寡不敌众,日本鬼子还用了毒气弹,潢川沦陷,光山也落入日本鬼子之手。咱三大爷说:“怪不得前几天炮声恁近呢,小日本在攻打潢川。”

村里人大惊,说咱这离潢川才几十里路。有人说,俺大姑就在潢川,俺每年都去拜年。早晨起来走,不耽误吃晌午饭。

咱三大爷说:“潢川已被小日本占了。你大姑要是没有被毒气毒死,就成亡国奴了。”村里人问,亡国奴是啥意思?咱三大爷说:“亡国奴就是小日本的奴隶,只给小日本干活,不给工钱,吃的是猪狗食。”

我操小日本他娘,打不过咱就放毒气,有人骂。

咱三大爷说:“别骂了,再骂也没用,回去多做些馍藏起来,该吃吃该喝喝,不要不舍得。这小日本说来就来。”

傍晚,贾寨炊烟四起,村里人开始杀鸡宰羊像过年一样。南边炮声隐隐约约的,这让孩子们兴奋得不得了,在杀鸡宰羊的现场追逐嬉戏。大人们也懒得管孩子们的疯闹,脸上沉重着。咱二大爷贾文柏把家里惟一的下蛋母鸡抓了,要杀。咱二大娘不干,两人起了争执。咱二大娘说:“咱家就这只老母鸡,我还让它下蛋,等它抱窝,要不了多久就有一窝小鸡娃。等鸡娃长大了杀了让你吃个够。”贾文柏冷笑着说:“你去做梦吧,小日本来了,你孵出的小鸡还不知给谁吃呢。”咱二大娘说:“俺不信小日本有千里眼,还能看到俺鸡窝里的小鸡。”

这时咱三大爷来了,掂了一只鸡。咱三大爷说:“吃吧,吃完了把咱几家的墙都打通,先用柜子挡着,万一小日本进了村,也有个回旋余地。”

咱二大爷问:“那老四呢?”咱三大爷说:“他整天不沾家,来无踪去无影的,就别管他了。”咱二大娘问:“他叔,小日本真能来?”咱三大爷说:“来,肯定要来。就是说不准啥时来。”咱二大娘叹了口气说:“俺家都快揭不开锅了。”咱三大爷说:“到俺家掏一点。”咱二大爷说:“不用,我明天赶集去说两场书,就够吃十天半月的。”咱三大爷说:“这恁乱,你还出去说啥书呢!”咱二大爷说:“没事,小日本正和咱国军打仗,占大城市,还管不了咱老百姓。咱老百姓还要活着不是!”咱三大爷说:“这倒是。”咱二大娘说:“自从俺进门,他就没出去过,他也该出去说好好说几场书了。”咱三大爷不语,走了。

吃晚饭时,贾寨人端着饭碗出来了,一个个显得很兴奋,碗里是肉,手里是白馍。边吃还边望着南边骂:“娘那屄,吃,吃。要不是小日本要来了,谁舍得吃呢!”有人说:“就是,这又不逢年过节的。吃完了算球,不过了。”吃完饭,贾寨人都聚集在村头往南望,听那炮声。炮声从西往东擦着贾寨的边过去了,越来越远。有人说:“这炮声远了。小日本怕是被打跑了。这下坏了,俺把下蛋鸡都杀了吃了,要是小日本不来,俺不是白杀鸡了嘛!”有人骂:“娘那屄,好像盼着小日本来似的。”

咱三大爷贾文清一边听着炮声说:“大事不好,要是炮声从西往东走,那说明把小日本打退了,要是从东往西走,那是国军在节节败退。大家回家赶紧把墙都挖个洞。”

“为啥?”

咱三大爷说:“各家各户都打通,万一小日本来了,又跑不出去,也可以互相躲躲。”有人说:“这下好了,大家都是一家人了。”有女人就嘿嘿笑了,说:“家家都通着,不要上错了炕。哈哈……”咱三大爷贾文清严肃地说:“到这时了,你们还疯,到时候你们哭都哭不出来。”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