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15 咱大娘之二(2)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咱大娘之二(2)

咱大娘在村里人的注视下端着洗衣盆向桥头走去,在咱大娘的身边是咱七姑。那正是村里人最轻松的时候,吃饭场还没散去,村里人将空碗搁在地上,围成一圈在那里说着闲话,咱大娘玉仙和咱七姑这时走出了院门。咱无法了解咱大娘为什么会单单选在这个时候出村洗衣。咱七姑和咱大娘并排走着,一边走咱七姑边和村里人打着招呼。一路上村里人就问,七妮吃了没?咱七姑就回答,吃了。有人问,七妮干啥呢?咱七姑就回答,洗衣服!

其实村里人给咱七姑打招呼,眼睛却瞄着咱大娘玉仙的身上。咱大娘又穿上了那件红色的旗袍。现在农村也没有流行旗袍,可见咱大娘当年穿旗袍对贾寨的冲击。咱大娘玉仙穿着旗袍在村里人面前昂着头走,目光平视着,不看任何人,也不和任何人说话,因为她谁也不认识。

后来,在咱大娘玉仙和咱七姑一次次去桥头洗衣服时,她除了穿旗袍外,还穿过女式的中山装,还穿过学生裙。看来咱大爷贾文锦完全是按照城里人的方式来打扮咱大娘玉仙的。咱大爷肯定没料到这些旧社会的奇装异服会给咱大娘带来灾难。

那天,咱大娘在咱七姑的陪同下穿着红色的旗袍一起去那桥头洗衣,两个人正搓着衣服,咱大娘突然听到桥上有动静。咱大娘抬头望,见几辆大车过桥,大车坐着兵,总共有十几个兵。那些兵们肩上的刺刀还在日光下一闪一闪的。咱大娘不怕兵,咱大爷贾文锦也是当兵的。咱大娘的目光就在兵的脸上扫,目光落在一个大胡子的脸上。咱大娘脸上便露出了笑容,以为是咱大爷。

咱大娘玉仙张嘴要喊,却发现不对劲。车上的兵望着两个洗衣的女人,哇啦哇啦乱叫。喊,花姑娘、花姑娘的干活!

大车上坐的当然不是咱大爷贾文锦,是日本鬼子龟田队长。龟田队长坐在大车上正打瞌睡,几个兵一叫唤,龟田队长睁开眼骂了一句吵他睡觉的兵。龟田一句“八格牙路”刚出口,就被眼前的两个中国女人吸引了。龟田见咱大娘正望着他们笑,龟田队长连忙站起来向咱大娘“嘿”地鞠了一躬。

咱大娘这下傻了眼。咱大娘知道认错了人,她连忙惊恐地低下头,心口窝怦怦直跳。咱大娘当时还给咱七姑说,这该死的兵咋也留着大胡子,像恁哥,害得俺认错了人。

这时,咱七姑见大车在桥上停住了,车上的兵往下跳,咱七姑喊了一声快跑,便扔下洗衣盆就跑,可是三个鬼子已经围了上来。龟田站在车上喊了一声什么,三个鬼子把咱大娘玉仙放过去了,却不放咱七姑。

龟田让咱大娘跑,咱大娘怎么也跑不快。咱大娘这时想起了村里孩子唱的童谣。咱大娘只能小跑,龟田望着咱大娘跑也不追,让车夫赶着马车紧紧跟随。马车一直跟到贾寨村口,见咱大娘的红色背影进了村,一闪不见了。马车在村口停住,马不住地打着响鼻,意犹未尽的样子。龟田下了车,双手拄着指挥刀,弓着身子,似马状。龟田若有所失地向村子茫然四顾,半晌才让翻译官张万银召集村人训话。翻译官张万银从大车上提出一面锣,咣咣咣地敲。喊着:“乡亲们,都出来开会啦!皇军给大家训话。”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