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18 咱三大爷之二(1)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咱三大爷之二(1)

当时,鬼子进村的时候村里的几个老人正靠在寨墙边说话,听到锣声说黄军(皇军)要训话,还问:“俺听说过红军,也听说过白军,这黄军(皇军)是啥军?”贾兴良说:“现在兵比老百姓都多,说不定啥时候又出来个什么颜色的兵,打来打去,都找老百姓要粮、要钱。”贾兴朝说:“黄军,听说日本鬼子就叫黄军。”大家猛一听,有些害怕。一起从寨墙边起来,见村口停了一辆大车,只有十几个穿黄军装的兵,才安静下来。

村里人左看右看这日本鬼子和中国人没啥两样。不是红头发也不是绿眼睛,个矮。领头的嘴上胡子少,比贾文锦的差远了。军装也没贾文锦的威武,裤子又肥又大,不利索。村里人见了日本鬼子,挺失望。有人悄声说,日本鬼子不过如此。

龟田给村里人讲了一阵大东亚共荣之类的,谁也没弄明白。后来,龟田让翻译官问:“谁是贾文清?”翻译官就把咱三大爷贾文清拉了出来。

大家望望翻译官,都认出了是张万仓的儿子张万银。

贾文清被拉出来站在那不出声。

龟田望望贾文清说:“你的叫贾文清?”贾文清就木木地点了点头。龟田说:“你的,我知道,你是贾寨的保长。你的为皇军服务的,做维持会长,好处大大的。”贾文清也不明白维持会长是干啥的,站在那里脸上没表情。

翻译官张万银对贾文清说:“皇军来之前早就把贾寨、张寨的底摸透了,你就干吧。”贾文清问:“这维持会长是干啥的?”翻译官说:“维持会长和保长没什么区别,就是让你管事,维持现状。”

“俺不干。”

咱三大爷的话音未落,突然河边传来几声枪响,把咱三大爷贾文清吓得一缩脖子。龟田向河边望望,嘿嘿笑笑,说不干,死了、死了的。

枪声把咱大娘引了出来,咱大娘本来躲在人背后。咱大娘看清了龟田后,心里便生出几分鄙视来。心想,比俺男人贾文锦差远了,坐在大车上还觉不出啥,一下车就不像样子了,太矮。怪不叫小日本。常言说,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一遛。这不,拉出来一遛不是骡子也不是马了,只能算驴。

咱大娘被枪声一惊不由向河边张望。孰不知龟田此刻正在人群中寻找咱大娘。龟田见了咱大娘,顿时心花怒放。龟田冲咱大娘的方向“嘿”的一声来了个鞠躬,然后龟田一挥手上了大车,做得很酷的样子。

日本鬼子走了,咱三大爷贾文清才冲着远处的大车骂了一句,“日你娘,让俺给你当维持会长,俺不干。”

大黑说:“还是俺哥能耐,连小日本都知道咱贾寨有个贾文清。”

喜槐说:“你没听翻译官张万银说吗,在县里小日本就把各村的情况都摸清了。”

贾文清道:“说得再好,俺也不能当这个维持会长!”贾文清说着头也不回地回家了。村里人目送着鬼子大车出了村,一时还没回过味来。这时,咱大娘玉仙便大喊救命,带领村里人到河边去救咱七姑。咱七姑死后没几天,鬼子又来了,像没事一样。

鬼子再次进村和上次没有什么不同。只赶了一辆大车,只有几个兵。所不同的是,这次大胡子龟田没来,来的是翻译官张万银。

翻译官张万银这次也没敲锣也没训话径直找到了咱三大爷贾文清。张万银对咱三大爷说,皇军请你去开会。

咱三大爷贾文清问:“皇军为啥请俺去开会?”

翻译官张万银说:“你是真迷瞪还是假糊涂,你是皇军指定的维持会长呀!”咱三大爷说:“俺不去,俺不当这个维持会长。”

翻译官说,你说不当就不当啦。然后向一个鬼子叽叽咕咕说了什么。鬼子过来给咱三大爷一枪托子。说,开路、开路的。把咱三大爷带走了。鬼子带着咱三大爷走到村口,贾寨人都出来看。咱三大娘拉着咱三大爷不放。哭喊着,这为啥抓人呀?翻译官说,谁抓人了,皇军让维持会长贾文清去开会。开了会就回来。咱三大娘这才放手。

贾寨人望着咱三大爷被带走,就在一起议论。说,这贾文清不是不当维持会长嘛,咋还是跟着走了。

咱三大爷被带到镇上,发现各个村寨的原保长、甲长都来了。大家原来曾经在一起开过会的,这次又碰上了,是老熟人了。有人过来和咱三大爷打招呼。问,贾文清,也来开会呀?咱三大爷说,我不是来开会的,我不当小日本的维持会长。打招呼的一听这话,脸都白了,说你声音小点,是要掉脑袋的。

咱三大爷把头一梗说,掉脑袋也不干,当日本人维持会长就是当汉奸。认识咱三大爷的人听他这样说,连忙向一边躲。咱三大爷冷眼望望那些人,满脸的不屑。心里说,都这样中国不亡才怪了。当了亡国奴了还不觉得。咱三大爷就那样站着与所有人都有了距离。有人喊开会了,开会了。咱三大爷还是不进去。

龟田走出办公室,身后跟着翻译官张万银。龟田走到会议室门前,见了咱三大爷笑了,走到咱三大爷面前,拍了一下他的肩说,开会的、开会的干活。

咱三大爷望望龟田说,俺不当维持会长,俺不开会。龟田望望翻译官让张万银翻译,张万银说贾文清不愿意当维持会长。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