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19 咱三大爷之二(2)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咱三大爷之二(2)

龟田脸就拉下来了。龟田向会议室里望望,然后一甩头示意翻译官把咱三大爷带到办公室。翻译官望望咱三大爷说,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咱三大爷说,俺不会喝酒。翻译官张万银冷笑一下,推了咱三大爷一把,说走吧,去龟田队长的办公室。咱三大爷问,干啥?翻译官说,谁知道干啥!

咱三大爷被带到龟田办公室,龟田问:“你的,是国民党的?”

咱三大爷摇了摇头。

龟田又问:“你的,是共产党?”

贾文清又摇了摇头。

龟田望望翻译官张万银,问:“中国还有什么党?”

翻译官摇摇头说:“我没听说还有什么党。”

龟田说:“贾文清的,你的良心大大的坏了的。你不是共产党也不是国民党,你为什么不和大日本皇军合作?”

咱三大爷贾文清说:“俺是中国人。”

龟田哈哈大笑,指指翻译官又指指会议室说:“他们都是中国人。中国人和日本人是一家,我们都是大东亚人,我们来到中国是为了让中国老百姓过上好日子,建立大东亚共荣圈。”

咱三大爷说:“你们是来杀人放火的。”

龟田说,皇军到你们村杀人、放火的没有。张寨和贾寨的都是良民的,皇军杀人放火的不要。咱三大爷说,你们在我们村不杀人放火不等于在别的村不杀人放火;你们现在到我们村不杀人放火不等于将来到我们村不杀人放火。你们第一次去我们村就逼死了俺妹子。

龟田听咱三大爷这么说,就问翻译官张万银,贾文清的妹子是怎么死的?张万银就和龟田耳语,说贾文清的妹子就是那个跳河的花姑娘。龟田又哈哈大笑起来,龟田拍着咱三大爷的肩说,这是误会,你的妹妹掉进河里了,皇军是要救你的妹妹。

咱三大爷气愤地说,你们真不是人,干了伤天害理的事还不承认。咱三大爷贾文清当年算是骂到点子上了,如果他能活到现在知道日本人连侵略中国都不承认,不知他做何感想。这样一个无耻的民族根本就不配在地球上生存。我们现在可以放开了骂日本鬼子,可是当年咱三大爷骂日本鬼子就要付出代价,要不是当年日本鬼子要在咱那一带建立粮食供给基地,惺惺作态不大开杀戒,否则咱三大爷骂那一句就可能付出生命的代价。

当时,龟田还是被咱大爷骂火了。龟田喊了一句八格牙路,把门口站岗的鬼子兵叫进来两个,然后向两个鬼子说了几句什么,两个鬼子哈哈笑了。龟田然后带着翻译官张万银去了会议室开会去了。

龟田一走,那两个日本兵就把咱三大爷贾文清按倒在地,然后把裤子扒了。贾文清喊:“仕可杀不可辱!”

两个鬼子也听不懂,解了腰里的牛皮武装带,挥舞着抽咱三大爷的屁股,打得咱三大爷哇哇乱叫。

会议室里听到咱三大爷的叫声连大气也不敢出,龟田笑着通过翻译对大家说:“皇军入乡随俗的,按你们中国人的方式,不听话的打屁股的。”龟田说着向张万银使了个眼色。翻译官来到龟田办公室,两个鬼子便停了下来。

翻译官张万银说,贾文清呀,贾文清,怎么样,打屁股的滋味咋样?这是龟田队长对你格外开恩,你不是国民党也不是共产党,你是龟田队长的维持会长,所以才打你的屁股,要不送到宪兵队你就活不了啦!走吧,开会去。

咱三大爷龇牙咧嘴趴在那里叫唤,屁股血肉模糊。咱三大爷说,我这咋开会,站都站不起来了。翻译官说,那你是同意当维持会长了。咱三大爷不语。翻译官说,还挺着,我让他们继续。翻译官说着就往外走。咱三大爷喊:“别走,别走!”

翻译官回过身来,怎么,答应了?答应了我去给龟田队长说一声,让卫生兵给你包扎。咱三大爷吸着冷气,点了点头。翻译官笑着走了。咱三大爷望望两个鬼子兵,骂了一句:“俺日你娘!”两个鬼子听不懂,望着咱三大爷笑笑。咱三大爷又骂:“笑你娘那屄,俺这是好汉不吃眼前亏!”两个鬼子互相望望还是笑。咱三大爷自己也笑了一下,骂:“我都日你娘了,你还笑。”

散会的时候,咱三大爷被两个鬼子兵架了出来。门口都是人,咱三大爷不好意思再叫唤,只有忍着疼。龟田当着大家的面问咱三大爷:“维持会长的干活?”

咱三大爷抬头望望,见每一个人都看着自己。眼睛里都在说,你贾文清不是不当维持会长吗?你贾文清不是要和鬼子干吗?不是不当亡国奴吗?看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咋回答!你敢回答个“不”字,皇军不打断你的腿。

咱三大爷四处望望,见翻译官张万银不在龟田身边,便面含微笑,声音却很洪亮:

“仕可杀不可辱,坚决不当亡国奴!”

咱三大爷此话一出,大家都愣了。

龟田没听懂,望望大家,大家都装着没听懂。这时,翻译官过来了,龟田让咱三大爷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咱三大爷就歪着嘴说:“屁股疼呀,屁股疼!”翻译官给龟田翻译了,龟田哈哈笑,大家都哈哈笑。龟田派了大车送咱三大爷回去,大家围着咱三大爷的大车走。一路上大家都夸咱三大爷有种。说,换了俺早瓤了。咱三大爷便说:“鬼子打俺,俺把他祖宗八辈都骂完了。”

咱三大爷在养伤期间,乡亲们送来了老母鸡、鸡蛋、蒸馍、油果子慰问咱三大爷。咱三大娘说,俺做月子也没收恁多礼。长辈的都说,贾寨出不了孬种。连咱四大爷铁蛋回来见了咱三大爷都伸出了大拇指说,俺三哥,你是出了名了,现在四乡八里谁不知道贾寨出了个贾文清呀!有种,敢骂日本鬼子,真有你的。咱三大爷便眼睛向一边望。说,那维持会长俺说不当就不当,小日本能把俺咋样,他打俺屁股,俺骂他娘!

不久,贾文清的“仕可杀不可辱,坚决不当亡国奴!”的豪言壮语传遍了四乡八里。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