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20 咱三大爷之三(1)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咱三大爷之三(1)

不久,咱三大爷贾文清的豪言壮语就传到了龟田耳朵里。龟田让翻译官把咱三大爷又找去了。

龟田望着咱三大爷说不出话。龟田很想用中国话说,你个鸡巴贾文清还挺难弄,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我龟田不把你拿下,咋维持这一带的治安。龟田觉得自己的外语水平有限,这样下去会影响在中国的工作。要搞中日亲善,首先是语言,语言通了就可以和当地中国人打成一片,就可以成为一家,治安自然也就好了。龟田想起被派来时旅团长的教诲,咱们兵力不足,要以华治华,要三分军事,七分政治。

龟田问咱三大爷,屁股还疼吗?

咱三大爷说,不疼了。翻译官张万银说,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吧!咱三大爷不由摸摸屁股,望望翻译官笑笑。咱三大爷在心里很想骂龟田过过瘾,咱三大爷那句骂人的话已溜到嘴边了,又咽下去了。这主要是有翻译官在场,龟田听不懂,翻译官听得懂,翻译官要是把骂龟田的话翻译了,就要挨皮带。咱三大爷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坚持老祖宗的两句古训,一句是:好汉不吃眼前亏!

另一句是:仕可杀不可辱,坚决不当亡国奴!

咱三大爷心想,老祖宗这两句话,真他娘的厉害,俺还就不信对付不了你个龟孙。俺这可不是一个人和你干,俺把老祖宗都搬出来了。

龟田问:“你还不愿意当我的维持会长?”咱三大爷又望望翻译官不语。龟田见咱三大爷不语,就喊了一声外面站岗的鬼子兵。

咱三大爷连忙说:“俺不是答应了吗?”

翻译官张万银说:“你四处放出话,坚决不当这个维持会长,现在又有几个村里的保长、甲长不愿意干了,你这是破坏中日亲善!”

咱三大爷说:“俺不是不愿意干,俺是怕干不了,村里人不服。”

翻译官说:“谁敢不服,有皇军给你撑腰。”

咱三大爷说:“话不能这样说,过去俺当保长那可是村里人选出来的,蒋委员长……”咱三大爷说着不由一个立正,引得翻译官也来了个立正。

龟田问,你们的,干什么的。翻译官这才回过神来。翻译官当然不敢说刚才向蒋委员长致敬了,就哇啦哇啦地向龟田解释了一通,咱三大爷也听球不懂。翻译官回过头来对咱三大爷说,你他妈的活腻了,老子还想多活几年呢,差点上了你的当。你到底想说什么?

咱三大爷说:“蒋委员长提倡新生活运动时,保长、甲长都是民主选举。大家选出来的保长,大家当然听招呼。现在鬼子……”咱三大爷说着看看龟田,翻译官也看看龟田,见龟田没反应,翻译官也不吭声。咱三大爷继续说,“现在鬼子让谁当谁就当,大家不服气,将来要派个事,也就没人听你的。”

这回,翻译官把咱三大爷的意思翻译给龟田听了。龟田一听大喜,拍着咱三大爷的肩说:“你的,大大的好。明天去贾寨,选维持会长的,每个村都选。哈哈……”龟田大笑。

咱三大爷得意地看看翻译官,也笑了。翻译官看着咱三大爷得意,好像觉出了点什么,见龟田那么高兴,顿了顿也陪着笑了。

咱三大爷从龟田那里回来,还没进村,有人就看到了。发了一声喊,贾文清回来了!村里人都往村口望,见咱三大爷居然走着回来了。咱三大爷一进村,便有人在咱三大爷屁股上摸,问,让鬼子打屁股没有?逗得村里人哈哈大笑。

咱三大爷没有回家,却敲响了村口那大桑树上的钟。有人问,啥事敲钟?咱三大爷说,都来,都到这来。俺有话给乡亲们说。这时,村里几个长辈的贾兴安、贾兴朝、贾兴良都从咱三大爷家出来了。贾兴朝说:“俺在你家里坐了半天了,等着呢。你不回家敲啥钟呢!”

咱三大娘出来了,见咱三大爷站在那里,完好无缺的,就哭了。说:“俺还以为你又趟着回来了呢。”

贾兴朝问:“这次没挨打吧?”

咱三大爷说:“好汉不吃眼前亏,这次没有。”

贾兴朝说:“这就对了,和小日本来硬的不中。”

不一会儿,大桑树边就来了不少人。正是吃饭的时候,大家都端着碗出来了。咱三大爷喊咱三大娘把饭端出来。咱三大娘磨磨蹭蹭地端来了一碗红糖鸡蛋。咱三大爷问:“这是啥饭?”咱三大娘答,你上次从龟孙那回来不就要红糖鸡蛋嘛!咱三大爷说:“上次挨了打,流了血,这次又没挨打,吃啥红糖鸡蛋呀,俺要吃馍。”大家都笑。咱三大爷也笑了,说:“这回龟孙上了俺的道了。”

“咋?”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