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21 咱三大爷之三(2)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咱三大爷之三(2)

大家都瞪大了眼,想知道咱三大爷咋让龟孙上的道。咱三大爷十分得意地抿了一口红糖水,漱漱口吐了。有小孩说,俺大爷咋把红糖水都吐了呢,你不喝给俺喝。咱三大娘说,你喝尿!咱三大爷说:“女人和小孩别插嘴。”咱三大爷又喝了一口红糖水,这次没吐。说:“龟田那龟孙要在咱贾寨选维持会长了。”“咋选?”

咱三大爷说:“就和当初选俺当保长一样,俺拿家里的筷笼子,你们一家拿双筷子,不同意的就把筷子放到桌子上,同意俺的把筷子插进俺的筷笼子,从此就听俺的了。”

“噢……”

有人问:“贾文清,你敲钟就是为这?”

“是呀!”

“要俺说,你这是脱了裤子放屁,选不选都是一个结果。”

“为啥?”

“贾寨还是你当家,不用打招呼,俺都会推举你。”

“不能推举俺。”

“贾文清,你别谦逊了,不要说龟田来,就是老天爷来,俺也不会推举别人。”

“谁谦逊了,俺是真不让大家推举俺。”

“那次选保长不是推举的也是你嘛!”

“这次是这次,那次是那次。那次是选咱中国的保长,这次选的是日本人的维持会长。”

“啥中国的外国的,你是俺贾寨的。”

咱三大爷说:“上次大家把吃饭的家伙插进俺筷笼子是看得起俺,这次把吃饭的家伙插进俺筷笼子是把俺往火坑里推。”

“筷笼子没变,筷子也没变,咋就不一样呢。你这是读了几天书,把简单的事弄复杂了。”

“咱贾寨人只信你贾文清,把筷子插你筷笼子里是看得起你。”

“贾文清,不推举你推举谁,只有你敢和鬼子干,敢和鬼子打交道。

贾文清“啪”的一下把碗摔了,说:“谁也不能推举俺。”

“好、好、不推举,不推举。”

大家见贾文清恼了,都不再言语了,一时吃饭的声音稀里哗啦的。村里人觉得别扭,两口扒完碗里的饭,借故回家盛饭,不露面了。最后剩下贾文清一个人在桑树下怄气。

咱五大爷贾文坡问咱三大爷,鬼子啥时来咱村选维持会长?咱三大爷没好气地说,你问恁清干啥,你去当这个维持会长去。咱五大爷说,俺就是想知道鬼子啥时来。咱三大爷说,我看你脑子真是不够用,你还盼着鬼子来不成。

咱五大爷被咱三大爷训走了,边走边嘟囔:俺就是盼鬼子来,就盼那个嘴唇上留一撮胡子的。

咱三大爷没听清咱五大爷说的是啥,回家了。晚上,咱三大爷贾文清躺在床上唉声叹气的,连晚上饭也不吃了。村里人三三两两来到咱三大爷家。咱三大爷见了叔叔、大爷也不起床了,躺在床上装死。咱三大爷躺在床上装死,几个长辈的也不吭声,几把烟袋锅都冒烟,咱三大娘受不了了,起身出去。这时咱大娘玉仙端了一碗饺子来了,问咱三大娘:“他叔吃没?”咱三大娘说:“不吃不喝的在床上睡。”

咱大娘玉仙说:“俺晚上给他叔包了点饺子,让他叔尝尝。”

咱三大娘接过碗说:“屋里熏得都进不了人,几杆老烟袋。”咱三大娘喊,“你起来呗,大嫂给你包了饺子。”

贾兴朝说:“起,先吃。”

咱三大爷说:“俺咋能吃得下。”

贾兴安说:“起来吧,不就是个维持会长嘛,就不吃不喝了。你说大家的筷子不插你那筷笼子,总不能插龟田那个龟孙的筷笼子吧!”

咱三大爷说:“插俺那筷笼子就等于插龟田的筷笼子。”

贾兴良:“不能这样说。这维持会长你不当谁当?”

咱三大爷说:“谁愿意当谁当,反正俺不当。”

贾兴朝说:“现在是日本人的天下!”

咱三大爷说:“这鬼子的官,当了就是汉奸。”

贾兴良说:“那不是龟田点了你的卯嘛!”

咱三大爷说:“点了俺,俺也不干。这个差事俺干不了。”

贾兴朝说:“文清,别怕,咱贾寨人没把你当外人,既然日本人点了你,你就干吧!”

“大爷,你这不是把俺往火坑里推嘛!”

贾兴朝说:“你当总比人家当好,万一这维持会长真让一个汉奸当了,那咱贾寨可真就苦了。”

“就是,我们老哥几个商量了,贾寨人谁不知你贾文清,你当了也好替咱贾寨人通通气。”贾兴良说。

贾兴朝:“有一句话你要记住,叫‘人在曹营心在汉’。只要你的心向着咱贾寨,名分不重要。贾文清还是贾文清。”

大家都不住点头。

咱三大爷贾文清望望大家说:“说得好听。这当上了维持会长,鬼子要粮咋办?”

贾兴朝说:“该咋办咋办,你不是说‘车到山前必有路’嘛!你不当维持会长龟孙就不要粮了。这事大家商量着来,不会让你为难的。现在要紧的是保着咱贾寨人的命,只要人活着啥就好说了。反正日本鬼子在咱中国又长不了。”

这时,大家听到咱五大爷贾文坡在后院霍霍的磨刀声。有人问,大头这深更半夜的磨刀干啥?咱三大爷贾文清回答,谁知道?他脑子本来就不够用,自从七妹出事后,他的神情是一天不如一天了,整天就是神神道道的。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