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22 咱五大爷之死(1)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咱五大爷之死(1)

第二天,龟田来了,这次龟田坐的是摩托车。摩托车上还坐了个穿西装的记者。摩托车在前面开路,有两辆大车跟在摩托车后头,这次来了有一个小队的鬼子,还有机关枪。由于是乡间的土路,又好长时间没下雨,摩托车和大车过处,一路上有滚滚灰尘。龟田进了村还是让翻译官张万银敲锣。

翻译官喊,各家各户都听着,皇军要推举维持会长,都到村口集合。大家知道日本鬼子要来搞选举,听到锣响也不怕,早准备好了,一会儿就在村口汇齐了。大家第一次见了机关枪有些怕,也有些好奇。有胆大的孩子上去摸摸又摸摸。扛机关枪的骂了孩子一句八格牙路,被龟田八格牙路地抽了一巴掌。扛机关枪的鬼子只有抱着机关枪让孩子摸了,不敢再吭声。

一张桌子摆在大桑树下,咱三大爷贾文清背靠桌子而坐。在桌子上放着咱三大爷家的筷笼子。村里人出门都没忘记手里拿了双筷子,那筷子都做了加工,在筷子头上用菜刀深刻了印子,两根筷子用线拴在了一起,这样就不容易丢了,筷子用后是要找回来的,将来吃饭还能用。龟田望着大家都拿着筷子大惑不解,问张万银。翻译官说这是中国老百姓的人心,把吃饭的家伙插进谁的筷笼子里,就听谁的。龟田高兴地点头,龟田说,听贾文清的就是听皇军的,贾文清是皇军的维持会长。

在推举前,龟田又进行了一下训话,讲的还是大东亚共荣。在龟田训话时咱五大爷开始在鬼子面前晃悠,盯着鬼子的嘴巴看,也不知道他要干啥?龟田曾问翻译官张万银,他在干什么?翻译官说,他脑子不够用,是精神病,不用管他。龟田望望咱五大爷继续训话。

其实,咱五大爷正在找嘴唇上留仁丹胡子的鬼子,咱五大爷遇到了问题,咱五大爷发现在来的鬼子中至少有五个鬼子留有仁丹胡子。咱五大爷有些犯难,当时在河边害咱七姑的只有三个鬼子,就是都留仁丹胡子也应该只有三个,现在有五个鬼子在嘴唇留仁丹胡子,这仇该怎么报?咱五大爷在龟田给村里人训话时,把五个留仁丹胡子的鬼子都认真地看了一遍,发现其中有一个凶狠地向他瞪了下眼睛,有一个向他冷笑了,有一个瘪着嘴左右摇晃了一下他的胡子。其他两个留仁丹胡子的鬼子望着他面无表情。这样,咱五大爷就锁定了目标。

咱五大爷判断出就是这三个鬼子害死了他的七妹。其中凶狠地瞪着他的是带头的,也就是咱五大爷的第一个目标,向他冷笑的是第二个目标,摇仁丹胡子的鬼子是第三个目标。咱五大爷锁定了目标,就回家了。

龟田训完话推举就开始了。第一个把筷子插进咱三大爷筷笼子的是贾兴朝,接着全村人一个接一个地把筷子插进了咱三大爷身后的筷笼子。咱三大爷一直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也搞不清身后筷笼子里插了多少双筷子。等全村人手里没筷子了,咱三大爷才回头看,一看之下,气得用头去撞桌子。喊:“你们这是推举我去当汉奸呀!”

龟田见咱三大爷如此,问翻译官这是咋回事,翻译官想了想说,这是中国的风俗,选上了要装着不高兴,是谦逊!

这时,那记者突然对着咱三大爷开了一炮,人们眼前一亮,只见冒了一股烟,大家吓得四散着向一边躲。翻译官说,别怕,别怕,这是摄影。村里人听说过摄(捏)影,据说那家伙可以摄人魂魄,被捏一家伙,就掉魂了,人家让你干啥你干啥。所以,张万银一说是摄影,大家跑得更快。村里人远远地望着咱三大爷,被摄了影的贾文清真像掉了魂了,傻傻地坐在那里不动。咱三大娘见了扑了上去,喊凤英爹,凤英爹!带着哭腔。咱三大爷说,哭啥哭,还没死呢。咱三大娘不哭了,村里人都笑。

龟田对村里人说,这是照相不要怕,我的和维持会长一起照一个。龟田说着坐在了咱三大爷身边,在咱三大爷肩上拍了一下,好好的,好处大大的。咱三大爷脸上的表情比哭还难看。龟田的一只手搭在咱三大爷肩上就不动了,等记者拍照。记者把照相机对着龟田和咱三大爷。大家见龟田自己也照了,这才又围上来。这时,咱三大爷贾文清见咱五大爷贾文坡左手提了一只芦花鸡,甩着右手,向站着的一排鬼子走去。咱三大爷见状嘴巴都张大了,咱三大爷知道五弟要干什么了?咱三大爷想喊又不敢喊,眼睁睁看着咱五大爷贾文坡左手提着一只鸡走到一个留仁丹胡子的鬼子面前。咱五大爷右手袖口里藏的是杀猪刀,他把鸡递给那个向他瞪过眼的鬼子,那个鬼子望着咱五大爷递给他的鸡开始茫然不知所措,然后露出了笑容去接那鸡,跟着那鬼子脸上便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咱三大爷坐在那里和龟田照相,他清楚地看到了咱五大爷的整个动作。咱三大爷看到他的五弟动作敏捷,就在鬼子去接他递上去的芦花鸡时,右手袖子里的杀猪刀像鱼一样滑了出来,接着寒光一闪,杀猪刀捅进了那鬼子的肚子。当时,村里人都感到了眼前一亮,因为那记者的闪光灯在那一瞬也刚好闪了一下。

接下来人群被芦花鸡搅乱了,已经挣脱了手的芦花鸡咯咯叫着在鬼子头上乱飞。咱五大爷要拔出那杀猪刀,可那鬼子抓着咱五大爷的手不让拔,咱五大爷拉着那鬼子在人群中转着圈叫劲。大家正不明白怎么回事,随着那鬼子肚子上一股鲜血喷薄而出,咱五大爷的杀猪刀终于拔了出来。这时,咱五大爷再去找第二个留仁丹胡子的鬼子已经来不及了,咱五大爷只有拔腿就跑。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