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23 咱五大爷之死(2)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咱五大爷之死(2)

龟田见状一跳就站了起来,龟田喊着八格牙路,抓住他。几个鬼子端着刺刀向咱五大爷冲去。咱五大爷没跑多远就被什么绊了一跤,等爬起来几个鬼子已经很近了。咱五大爷回头看了看追赶他的鬼子,咱五大爷发现其中有一位是留仁丹胡子的。咱五大爷一弯腰向那个鬼子捅去。可惜,咱五大爷这一刀捅得太低,只捅到了那个鬼子的大腿。接着咱五大爷就没有机会了,另外两个鬼子的刺刀一起扎进了咱五大爷的后背心。

咱五大爷左手提着芦花鸡,右手藏着杀猪刀,杀鬼子的故事在咱那一带谁都知道。直到现在被惹急了的男人在发狠时还会说:你欺人太甚,小心俺左手芦花鸡,右手杀猪刀,给你来个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

当年咱五大爷算是杀了一个半,也算够本了。

当时,龟田没有报复村里人应该是翻译官的功劳。翻译官对龟田说,杀人的是一个精神病,贾寨的其他人是大大的良民。龟田睁着血红的双眼望望村里人又望望正忙着照相的随军记者,下令把一死一伤的两个鬼子抬上大车。龟田临走时打了咱三大爷两个耳光,说贾寨再发生这样的事全村的统统的死啦死啦的。

龟田走后,咱三大爷连忙扑上去看咱五大爷,咱五大爷倒在血泊中已经死了。咱三大爷抱着咱五大爷哭了,老五呀,你死得值呀,捅死了一个还捅伤了一个,你哥比不了你呀!谁说你傻,如果咱中国都像你这样傻法,日本鬼子早被杀光了。

贾兴朝突然大声喊道,都还愣着干啥,杀猪、宰羊、买炮、请响器班子,咱要好好送贾文坡走。贾文坡是咱贾寨的英雄,谁再说贾文坡傻,俺第一个和他过不去。只有汉奸翻译官张万银才说咱贾文坡傻呢!

应该说咱五大爷贾文坡用杀猪刀杀鬼子的故事在当时极大地振奋了民族精神,你想想一个脑子不够用的贾文坡就能捅死一个,捅伤一个,如果换了其他人还不知道弄死几个呢!可以这么说,咱五大爷贾文坡捅死一个鬼子在咱那一带拉开了民间抗日的序幕。

这件事发生后,龟田回去也挨了上司的耳光。鬼子决定增强贾寨和张寨一带的治安,要在贾寨和张寨一带修炮楼。

龟田把咱三大爷贾文清叫了去,让咱三大爷贾文清派工。咱三大爷一听在贾寨和张寨修炮楼,傻眼了。翻了翻白眼不知道说啥好。咱三大爷自言自语说了一句:“在贾寨和张寨哪个地方能修炮楼呀!”龟田问翻译官张万银咱三大爷说的啥?

翻译官说:“贾维持会长说要为皇军找一个风水宝地修炮楼。”龟田大为高兴,说:“贾文清的良心大大的好,就请贾文清为皇军找一风水宝地。”

咱三大爷问翻译官龟田说的啥?翻译官说:“你不是懂风水吗,就请你为皇军找一个风水宝地修跑楼吧。”咱三大爷骂张万银:“龟孙懂个啥风水,都是你捣鬼。”

翻译官说:“谁不知道你贾文清是这一带有名的风水先生,俺爹让你选穴,你选了半年多了,前后去了十几回了,你每次去在俺村后转了一圈,啥也没说就走,每次都收钱。你这钱真好赚。”

咱三大爷说:“常言说,‘三年求地,十年定穴’,选一个穴容易吗,必须经过‘觅龙’‘察砂’‘观水’最后才‘点穴’呢。我这是为你张家的子孙好。”

翻译官问:“还要多少时间?”

咱三大爷说:“就这几天就可点穴了。”

翻译官说:“我不问你,还不知要多少天呢。”

咱三大爷说:“你问不问都是这几天。”

翻译官说:“你为俺爹选个穴用那么长时间,我看你为皇军找一块风水宝地修炮楼要多长时间,花多少钱?”

龟田问,你们在说啥?

翻译官道:“贾文清说皇军不懂风水。”

龟田哈哈笑笑,说:“我们日本人也懂风水,我的爷爷的有中国的古书,叫《八宅明镜图解》,还有中国的《易经》。”

咱三大爷听龟田这么说大感兴趣,问:“你爷爷给人家看风水吗?收多少钱?”

龟田让翻译官翻译,翻译官告诉龟田:“贾文清看风水是要钱的。”

龟田一听拉下脸来,说:“贾文清是皇军的维持会长,给皇军看风水,钱的没有。”

咱三大爷望望翻译官说:“你又在捣鬼,你小心俺让龟田在你祖坟上修炮楼。”

翻译官张万银笑:“看皇军听我的还是听你的,我让皇军在你家祖坟上修炮楼。”

咱三大爷贾文清骂:“你还是个人吗?张寨人就出了你这个有出息的,出国留学东洋,学了日本话,当了翻译官,丢你你祖宗八代的脸了。中国人都坏在你们这些汉奸身上。”

张万银笑笑,说:“我是皇军的翻译官,你是皇军的维持会长,我是汉奸,你也是汉奸,咱们大哥别说二哥。”

咱三大爷气得扭头就走。龟田问贾文清怎么走了?翻译官说:“急着给皇军找风水宝地修炮楼呢!”龟田说,好好、大大的好!

咱三大爷扭头骂:“我日你娘!”

龟田问咱三大爷又说什么?翻译官笑笑不翻译。龟田却笑了,说,你不翻译,我也懂了,贾文清在骂你。哈哈……

翻译官只有笑笑不语。龟田说,修炮楼的事就交给你们俩了。贾文清负责贾寨的工,你负责张寨的工。地方由你们选,皇军最后定。一个月完工,修不好死啦死啦的。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