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28 咱三大爷之五(1)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咱三大爷之五(1)

修炮楼的位置定了,是按照咱三大爷贾文清的意思定的。

这消息伴随着傍晚的炊烟飘进了各家各户的灶台上。烧锅的男人把灶塘内填满了麦秸,把脸膛映得红彤彤的,女人也没忘记在锅里多加两勺香油,觉得日子和往常不同,有了小日子红红火火和有滋有味的感觉。吃过饭也没有人去睡,人们开始在黑夜中说话,叽叽咕咕的声音在村子里四处响起,这好像整个村子里的人都在搞阴谋诡计。人们压低了声音,表达了同一个意思。

小鬼子要倒霉了,小鬼子要倒血霉了,有好戏看了。

有人便去了咱三大爷家的小院,见咱三大爷家也没点灯,一院子的人,谁也看不清谁。男人们手中的烟袋忽明忽暗的像鬼火在闪。说话的声音也小,可是却压抑不住内心的激动,那笑声都是从内心挤出来的,声音一点都不高,却极有穿透力。

确定炮楼之址是在下午。龟田这次来带了一队鬼子兵,另外还带来了一个穿西装的日本人。龟田向咱三大爷介绍那个穿西装的,说是皇军的工程师。

咱三大爷不知道工程师是干啥的,问翻译官张万银。翻译官说,工程师就是日本人的风水先生。咱三大爷一听这话,脸刷的一下就白了。龟田递给了咱三大爷几张图纸,说整个炮楼就按照图纸修建。咱三大爷看那图纸,见上面写着“零号炮楼”施工图几个字。咱三大爷看不明白施工图,有一张效果图咱三大爷看明白了。咱三大爷由衷地感叹日本人的精细,画得好。比老百姓盖堂屋还认真。咱三大爷看到那炮楼有三层,每一层都有枪眼,圆的,像鸡蛋一样大小。在炮楼的外端围着一圈铁丝网,挖了一圈壕沟,也是圆的,像围着的猪圈。壕沟上有吊桥。

咱三大爷贾文清把图纸递给翻译官,问:“这零炮楼是个啥意思?”

翻译官说:“这是贾寨炮楼的编号。”

咱三大爷又问:“不是‘壹’也不是‘贰’,咋就是‘零’呢?”

翻译官就问龟田,龟田说:“原来没想在贾寨修炮楼,炮楼从南李营开始从西往东修,编号也是从‘壹’开始的,南李营的炮楼叫壹号炮楼,梁庄的炮楼就叫贰号炮楼。现在贾寨治安有问题要修炮楼了,没号了,只有编为零号炮楼了。”

咱三大爷笑笑说:“哦,俺懂了,零炮楼就是多余的炮楼。多余的炮楼就不该修,修了也立不住。”

翻译官给龟田一说,龟田骂了一句八格牙路,说:“零号炮楼不多余很重要,应该修。”

在咱三大爷和翻译官的陪同下,龟田和工程师对那一片河滩地进行了视察。龟田和工程师轮换着用望远镜东张西望,这弄得咱三大爷连大气也不敢出,生怕工程师看出了破绽。龟田和工程师叽叽咕咕商量了一下,转过身来问咱三大爷,为什么把炮楼修在这里?翻译官有些幸灾乐祸地给咱三大爷翻译这句话,并贼眉鼠眼地望着咱三大爷,嘴里不说,眼睛里却有的是内容:我看你贾文清怎么解释,你敢搞阴谋诡计糊弄皇军!

咱三大爷说:“这是块风水宝地。”

翻译官望着贾文清说这话脸不变色心不跳的,心里说。贾文清既然说这块死地是风水宝地,真他妈的敢糊弄。

龟田望望工程师,又望望咱三大爷问:“风水宝地,怎么讲?”

咱三大爷说:“难道你们皇军的风水先生看不出来?”

龟田说:“当然可以看出来。”龟田回头对工程师说,“维持会长的想问问你对这个地方的看法?”

工程师笑笑,说:“吆希、吆希。这个位置选得大大的好。在炮楼上东可以看到贾寨,北可以望到张寨,这两个村子都在皇军的监视之下。皇军监视住了这两个村子,也就确保了这一带治安。”

咱三大爷听工程师这样说,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笑了。心说:你他娘的就一队鬼子,要监视俺两个村几千口子,做梦。你咋不说你这一队小鬼子被俺几千口子监视着。

工程师又说:“炮楼修在桥头,可以把住南来北往的通道,盘查来往行人。具有战略意义。完全能达到我们皇军修炮楼的目的。”

咱三大爷听工程师说这话又笑了。还是在心里说:你想守桥,不让人过,没门。这路在俺这一带是南北走向,往南走不了多远路就往西了,往北走不了多远就往东了。你们从东边来,炮楼在河南里,要想回去必先过河。你咋不想想,如果俺中国的队伍从北往南打,这简直是瓮中捉鳖呀!

咱三大爷想到这里独自笑了。

工程师见咱三大爷笑了,来劲了。接着又说:“炮楼修到这里,离河近,吃水方便。还可以把河水引进壕沟,这样炮楼的安全就没问题了,皇军可以高枕无忧了。总之这个地方修炮楼进可以攻,退可守,真是难得的好地方。”

工程师的一席话让龟田和咱三大爷都哈哈大笑起来。龟田拍着咱三大爷的肩说:“你们中国的风水宝地也是我们大日本皇军要求的军事要地呀。中国风水的大大的好。炮楼就修在这里。”龟田指指翻译官说,“你的听维持会长的,”龟田又指指咱三大爷,“你的听工程师的,”龟田拍拍工程师,“你们三个的一起负责修炮楼的。”

晚上,当贾寨人聚在咱三大爷小院听咱三大爷绘声绘色告诉大家经过时,那贾兴安便问了,翻译官这回咋恁老实了?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