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30 村里人之一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村里人之一

不几天炮楼的修建就开工了。工地上居然热火朝天的。不过,无论张寨人还是贾寨人都是一脸的严肃,没有笑容,紧绷着脸,互相见了也不打招呼,好像从来没见过。男人们都学会了用眼睛说话,以目传情,在光天化日下显得尤为诡异。两村人配合得从来没有这么默契过。那真是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特别出活。什么事互相只看一眼心里就明白了,因为在人们心中有了一个共同的秘密。两村的人把劲都用在干活上去了,巴不得赶紧把炮楼修好,让鬼子去驻守,好让他倒霉。

咱三大爷背着手陪着龟田四处地看,心满意足的样子。鬼子工程师拿着图纸在翻译官的陪同下指挥贾寨和张寨的泥瓦大工画划线。

修炮楼的地基要夯实,两村人都将压麦场的石磙碌碡弄来了。龟田指指那石磙,问咱三大爷弄这个来,什么的干活?咱三大爷说,夯地基的干活。龟田不明白。

地基挖了以后,那大石磙子绑上磨棍,八人抬着在地基上夯。龟田见了大为高兴,伸出大拇指说吆希、吆希,大大的好。打夯时每一组有一个夯头,夯头不仅臂力过人,眼明手快,能否夯在位置上都在夯头举手投足之间。最关键的还要看夯头会不会编词喊号子。贾寨人的号子是这样的。

乡亲们抬起来哟——

嘿哟!

猛地一丢手哟——

嘿哟!

一下一个圆哟——

嘿哟!

就像太阳旗哟——

嘿哟!

太阳要落山哟——

嘿哟!

鬼子上西天哟——

张寨人一听贾寨人这样喊,便接上了口。

乡亲们干劲大哟——

嘿哟!

不要乱喊话哟——

嘿哟!

鬼子听到了哟——

嘿哟!

打你大嘴巴哟——

嘿哟!

贾寨人一听张寨人这样喊,就回答张寨人。

鬼子咱不怕哟——

嘿哟!

听不懂咱的话哟——

嘿哟!

炮楼修好后哟——

嘿哟!

咱就克死他哟——

嘿哟!

龟田望着中国人打夯,看傻了。再听那号子更是好听。龟田问翻译官大家唱的啥?翻译官侧耳听听,脸都白了。就翻译说,他们唱的意思是:太阳要落山了,咱们赶快干哟,干完了回家吃饭哟——龟田和工程师听了都哈哈大笑起来,都说好。在修炮楼的工地上有鬼子站岗,站岗的鬼子把枪扔到一边,随着打夯号子的节奏翩翩起舞。这一切被夯头看在眼里。就喊出来了:

你看那鬼子兵哟——

嘿哟!

看着实在傻哟——

嘿哟!

送他个炸药包哟——

嘿哟!

他还当西瓜哟——

嘿哟!

哈哈哈哈哈哟——

嘿哟!

哈哈哈哈哈哟——

嘿哟!

西瓜是个啥哟!

嘿哟!

就是大零蛋哟!

嘿哟!

哈哟……

两村的打夯的都按照夯的韵律笑了,这一笑不要紧,把气岔了,大家把夯落下再抬不起来。打夯的男人们都四仰八叉地倒在夯的周围笑。再看那站岗的鬼子兵也哈哈大笑着在地下打滚。

修炮楼的进度极为神速,人们都憋了一股劲,想尽快把炮楼修好,看着小日本倒霉。这期间龟田走了又来过一次,看到大家干活这么起劲,大为高兴。这样,炮楼很快就修好了,当翻译官告诉龟田炮楼已修好,龟田都有些不太相信。龟田实地一看兴奋地说,这是中日亲善的典范,应该好好的庆祝一下,让翻译官和维持会长搞一个欢迎仪式。

龟田说:“好好的搞一个欢迎仪式的,我的请记者来,照相的干活。”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