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31 村里人之二(1)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村里人之二(1)

鬼子进驻炮楼那天,天气阴沉沉的。贾寨人和张寨人早早地排在公路两旁等待着龟田的到来。张寨人在路西,贾寨人在路东。孩子们站在前排,手里拿着自制的太阳旗。太阳旗做得不太规范,一张白纸,上面涂上了红颜色的圆。对于村里人来说,那个圆要想画好不容易,最有效的法子是用吃饭的碗扣在白纸上,这要看碗是不是圆,如果是椭圆,那太阳旗就是椭圆的;如果碗摔过,上面有个口子,那画出的圆就有一个缺口。那红颜色也不太一样,由于太阳旗是要求各家各户自己做,每一家的红又有些不同,有大红、粉红、桃红、深红。贾兴安家的却是血红,那是鸡血。自制太阳旗时贾兴安刚好杀了鸡,就把鸡血涂上了,刚开始涂上时还红得可以,当贾兴安的孙子牛娃拿着出门后,那红就不太好看了,成了污秽的颜色。

咱四大爷贾文灿望着牛娃的太阳旗就笑着骂,这是你娘的啥屄血涂的,恁难看!不想,咱四大爷这一句骂正被牛娃娘听了,牛娃娘就说,用他娘的啥血涂的你啥时候看到了?咱四大爷被牛娃娘这一回嘴,脸都红了。牛娃娘便在身后哈哈大笑。

咱四大爷贾文灿还挺有意思的,居然还会害羞,可见咱四大爷还没坏到家。当时的咱四大爷还算不上土匪,应该算是黑道的人,现在叫黑社会。咱四大爷算是黑社会老大,黑社会老大碰到了农村大嫂也只有败下阵来,可见农村大嫂在农村的厉害。

咱四大爷和牛娃娘赶到时,龟田骑着大洋马来了。

龟田骑着高头大马走在队伍的前面。那是一匹纯种的大洋马,比咱大爷贾文锦当年骑的还威武。龟田带来了整整一个大队的鬼子兵,雄赳赳、气昂昂的。黄军装,牛皮鞋,走在路上整齐有力,发出“啪啪”的声音。龟田骑着马上了桥头,翻译官张万银就点燃了鞭炮,顿时硝烟弥漫,炮火连天。

“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孩子们喊着,一脸无辜的样子,手里挥舞着的太阳旗就像招魂之幡。

“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村里人也喊,只是喊的口气和孩子不太一样。他们笑着脸,却咬着牙。喊着,却把后面的字变了。

“欢迎、欢迎,欢迎——找死……”

“欢迎、欢迎,欢迎——找死……”

前面几个字喊得声音极为洪亮,后面两个字却渐低渐长,拉出了调来。这种喊法也不知是谁先开始的,反正到了后来都这样喊了,大家喊着还互相挤眉弄眼摇头晃脑的。这样,那脸上的笑就显得更生动,更真实了,是发自内心的欢迎。

龟田在下桥时,有一条红绸子拦在那里。据说那是用翻译官家的被面裁的。红绸子一头是翻译官张万银,一头是咱三大爷贾文清。龟田看到红绸子拦路愣了一下,不知怎么办。翻译官告诉龟田大胆向前走就行了。龟田一夹马肚就过去了,那红绸子正挂在龟田的胸前。龟田得意地打马向前,龟田带来的记者在马前头轰地一闪,给龟田照了一相。

“欢迎、欢迎,欢迎——找死……”

“欢迎、欢迎,欢迎——找死……”

村里人的喊声更洪亮了,已经有些恶狠狠的了。咬牙切齿,带着火药味。喊声像空中的咒语,像刻毒的石头向龟田抛去,只是龟田却浑然不觉。人们眼眼睁睁地看到龟田笑容可掬地向人们挥舞着白手套,大洋马屁股一扭一扭地下了路基向炮楼走去。这时,一面更大的太阳旗被一个日本兵用刺刀挑着来到了桥头,已经喊破了嗓子的村里人喊声突然停了下来,人们望着那太阳旗进了炮楼,不久就在炮楼上飘扬了。

不久,龟田率领日军进驻贾寨炮楼的照片在省城的报纸上登出来了。据说在日本国内的报纸上也登了出来。龟田不但受到了嘉奖,而且贾寨和张寨成了模范村,咱三大爷贾文清成了模范维持会长。只是记者在选照片时发现了大问题。在很多照片上,记者都发现欢迎人群的表情不对,那些中国人高喊着欢迎、欢迎,可是他们表情却阴险而又神秘,一种幸灾乐祸的样子,就像路上埋了地雷,人们眼看着皇军向着地雷阵前进。让记者弄不明白的是,那天并没有出什么事,那天地雷并没有爆炸。地雷没有爆炸并不代表没有地雷,只能说明地雷没有埋在路上,地雷埋在了人们的心里。埋在路上的地雷并不可怕,皇军可以清除它,埋在心中的地雷就麻烦了,那是无法清除的。而且埋在心里的地雷也是迟早会爆炸的,埋在人们心里的地雷更可怕,一旦爆炸,那就天崩地裂。

后来,在认真研究了每一张照片后,终于发现了地雷。那日本记者被自己的发现吓了一跳,记者发现有一张照片上有一个人拿着枪混在人群中。那个人身材高大,威武。那人手里提着枪,望着骑在马上的龟田,眼睛眯着。显然,这个人是冲着龟田来的,可是,是什么原因又促使这人没有开枪呢!记者百思不解其意。记者最后把这些照片交给了龟田,并告诫龟田小心,不要相信中国人,他们不可能和日本人一条心。

龟田得到这些照片后,立即加强了戒备。

照片上的人是咱四大爷铁蛋。咱四大爷混在人群中,本来想找机会把龟田干掉的,报五弟之仇,给他的抗日别动队长脸,后来他又放弃了这个计划。他看到龟田带了一个大队鬼子,打死了龟田他可能无法脱身。

自从鬼子进驻炮楼之后,贾寨人便改变了早睡的习惯。人们喜欢在深夜中串门,男人们就聚在一起赌博,女人们在一起做针线活,孩子们野着不回家,在村里成群结队地玩耍。只是,人们的耳朵是竖起来的,每时每刻都听着炮楼那边的动静。村里人的心绷得紧紧的,掰着手指头算时间,悄悄议论。

“这小鬼子进驻炮楼多少时间了,该有动静了吧!你看他们整天有吃有喝还挺踏实。”

“可不是,他们吃的都是白馍。”

“谁说?”

“俺听贾文清说的。龟田说了,除了维持会长贾文清,谁也不能进炮楼。”

“贾文清和鬼子唱的是双簧,演黑白脸。”

“这鬼子进驻炮楼该有一段时间了吧?该出事了!”

“贾文清说,恶有恶报,善有善报,不是不报时间未到。”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