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55 咱大爷端炮楼(2)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咱大爷端炮楼(2)

咱四大爷贾文灿说咱大爷贾文锦的坏话,咱三大爷贾文清就不爱听了。咱三大爷说,好了,就显你能,你少说两句死不了人。

咱四大爷说,俺就少说了两句,现在就死人了。要是打炮楼之前来问问俺情况,也不会是这个结果。

村里人见弟兄两个在那里抬杠,都躲到一边去了。这时牛娃娘起身跑进了堂屋,关起了门,用三床被子将自己的头蒙着,然后在被窝内号啕大哭。牛娃娘的哭声压抑成了遥远的闷雷,惊天动地而又无声无息。村里人聚集在院里,被那哭声震得脚底板一麻一麻的。咱三大爷说让她哭哭吧。

村里人听着牛娃娘遥远的哭声开始商量埋葬喜槐的事。

总之,埋葬喜槐要隆重而又悄无声息;要铺张,全村人都来,满待客。为了不让鬼子知道,在村口还放了岗哨,灵棚搭在贾兴安家院里,关着院门办。棺材当然要上好的柏树棺,要五、六、七的厚,就是盖板五寸,边板六寸,底板七寸。所有花的钱由贾寨人平摊。

村里人为喜槐的丧事忙着,也没忘了总结黑马团白马团攻打鬼子炮楼失败的原因。炮楼里只有十几个鬼子,十来个皇协军,咱大爷有一百多号人,鬼子有机关枪,黑马团白马团也有机关枪,咱大爷还有马队呢!那为啥打不过鬼子?

咱三大爷恨恨地说,恶有恶报,善有善报,不是不报,时间未到,时间一到,一切都报。

咱四大爷说,不是时间没到,是鬼子有了准备。

咱四大爷此话一说,大家不由抬起了头。咱四大爷说,鬼子是听到狗咬声才警觉起来的。狗一咬,鬼子就注意贾寨和张寨的动静了,后来发现有队伍悄悄进村。鬼子立即人上岗楼,子弹上膛,还悄悄派人去搬援兵。

当时,黑马团白马团的人分两处向炮楼摸,一队到路边,一队到河边,鬼子就开枪了。鬼子开枪时并不知道有人已经向炮楼摸过来了,鬼子开枪是为了侦察,为打草惊蛇。鬼子那试探性的一枪让黑马团白马团的人措手不及,以为被鬼子发现了,结果大家就劈劈啪啪地打了起来。战斗在咱大爷他们早有准备却又措手不及的情况下打响了。咱大爷当时在松树岗上,他抱着机枪向炮楼里扫射,有一阵打得鬼子都抬不起头来。派出的两队人马冲进了壕沟,可是冲进壕沟的人却爬不上去,那壕沟又陡又滑,壕沟里只有半沟水,跳进去容易爬上去难。喜槐撤退时落在了最后,因为喜槐当时困在那壕沟里了,眼见鬼子援兵到了却爬不上去。后来,还是大黑用裤腰带把喜槐拉上来的。

这次攻打炮楼失败不是兵没人家多,也不是枪没人家好,是首先暴露了目标。谁暴露了目标?

是狗,是狗娘养的狗。

这些狗日的狗,你拿馍喂它想让它看门呢,它们却吃里扒外,听到动静就咬,也不管好歹乱咬一气,喔吼连天,给鬼子报信,当了汉奸。这些“狗汉奸”还养它们干啥,打!打狗吃肉,用狗头祭奠喜槐在天之灵。

村里人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

“要打鬼子先打狗!”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