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88 咱大爷之四(2)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咱大爷之四(2)

受降仪式发展到最后,成了中国传统的复仇。

虽然胡子队里有几十号人,咱大爷一进岗楼便被咱大娘认出来了,咱大娘看到咱大爷向他的队员使了一个眼色。胡子队一下就散开了,将日本兵不动声色地包围了。咱大娘看到胡子队的人都大张怒目,双手插腰,腰里的盒子枪大张着机头。咱大爷一个人轻手轻脚地顺着楼梯上了炮楼。这时,院子里的受降仪式正准备开始,咱二大爷立在队前,一副很威严的样子。

咱大爷上了炮楼后,正碰到咱大娘坐在楼梯口喂天生吃饭。咱大爷望望咱大娘又望望天生,不由愣在那里。咱大娘望着咱大爷的目光是热烈的,同时还有一种期待。在咱大娘和咱大爷的目光相撞之时,咱大娘不由用手搂了下天生。可是,咱大娘看到咱大爷的目光只在她脸上弹了一下,便飘散如阳光下的灰尘了。

咱大爷在不远处的一个枪眼处停了下来。咱大爷停下后还左右瞭望一会儿,像是做贼。他那左右打量的目光从咱大娘娘俩头顶一扫而过,就像手电光扫过,根本没把咱大娘娘俩放在眼里。咱大爷拔出了枪,同时侧身向楼下院子里张望。这时,院子里的受降仪式正在进行,龟田手握指挥刀,恭恭敬敬地正递向咱二大爷,后脑勺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咱大爷举起了枪。咱大娘望着眼前的一幕,心里一阵紧张,不由张大了嘴。咱大娘的目光在咱大爷的枪口和龟田的后脑勺之间拉起了一条明亮的细线。咱大娘能清楚地看到那条细线在阳光下闪亮着,如长长的蜘蛛丝线。咱大娘无法忍受那短暂的寂静,她觉得喘不过气来,觉得那丝线“嘣”的一声崩断了。咱大娘不由“啊”地叫了一声。

咱大娘被自己莫名其妙的叫声弄得吓了一跳。她连忙用手去捂自己的嘴。真正被咱大娘的叫声吓了一跳的是咱大爷。咱大爷的手一哆嗦,几乎在咱大娘的叫声中,“砰”的一声,枪响了。子弹划着呼哨从咱二大爷的耳边飞过。当时,咱二大爷正庄严地接过龟田手中的指挥刀。楼上女人的叫声和枪声,使咱二大爷不由一缩脖子。当子弹从咱二大爷耳边掠过时,他对自己一瞬间的缩头缩脑极为不满。咱二大爷非常恼火,他觉得那受降时的严肃气氛被彻底破坏了。

咱二大爷再看龟田,他发现龟田的鬓角像插了一朵花,那花越开越大,瞬间凋谢便零乱得分不清花瓣,只是一片血光。龟田回头张望,想知道谁在打枪。这时,他看到了咱大爷的大胡子,看到了咱大爷手中还在冒蓝烟的枪。这时,龟田才感到耳边发热,用手一摸便见到了血。龟田勃然大怒,他习惯性地在腰里摸了一下,却什么也没摸到。在枪声中鬼子兵乱了。站在四周的胡子队大声喝道:

“不许动!”

龟田这才醒悟过来,原来自己已经投降了,在这之前他几乎没意识到自己的确已经缴械投降了。龟田向自己零乱的队伍挥了下手,他的队伍便安静了下来。龟田挥起的手没有落下,顺便捂住了自己的耳朵。一阵灼烫般的疼痛,龟田不由轻轻地骂了句:“八格牙路”。捂着耳朵的龟田向炮楼上的咱大爷投去了轻视的目光,目光中还伴随着微笑。龟田的微笑分明是中国制造的红缨枪,枪头上抹满了传统的毒药,意思是说:

“背后打黑枪算什么好汉!”

龟田这种还击的方法真正击中了咱大爷的要害,这使咱大爷无力也无心再打一枪。咱大爷愤怒地望了望龟田,一步步地走下了岗楼。咱大爷下炮楼的脚步声十分有力。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咱大爷的脚步声上了。咱大爷有一双大头牛皮鞋,那是双真正的军用皮鞋,是当年国军发的。咱大爷的大皮鞋有些威风地踏着木楼梯,咚、咚、咚地下来了。

咱大爷在人们的注视下走出炮楼,走向龟田。咱二大爷也许意识到了咱大爷要干什么,用手拦了一下,可咱二大爷被咱大爷轻轻一拨,便拨到了一边。咱大爷走到龟田面前说:“你投降了!”

龟田说:“我的,受天皇之命。”

咱大爷说:“也就是说,你本人还不承认投降。”咱大爷说着望了一下咱二大爷。咱大爷说,“我们也是来奉命受降的,我本人也不认为你此刻是我手下败将。既然这样我们必须分出胜负。好了,国事已完,咱们该了结家事了。”

龟田说:“我的,不懂你的意思。”

咱大爷说:“你应当懂,你不是中国通吗?”

龟田望望咱大爷说:“你的意思我的明白了,我们私下有仇恨?”

咱大爷说:“对!你知道在中国有句俗话,叫‘杀父之仇,夺妻之恨!’无论等到多长时间都要报仇雪恨的,这叫‘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龟田说:“我好像没杀过老人和妇女!”

咱大爷说:“可是,你比杀了她更可恨。你夺走了我的妻子!”咱大爷说这句话时声音突然提高了,咱大爷勃然大怒。龟田在咱大爷的怒火中不由偷眼望了一下炮楼上的咱大娘。于是,龟田低下了头,龟田说:“我的,彻底懂了!”

咱大爷说:“你懂了就好,好吧,跟我来吧!”

龟田跟着咱大爷走出了队列,来到了院子当中那块开阔地。咱大爷便从西墙根走到东墙根,跨出了一百步。咱大爷在离龟田一百步之遥停了下来。咱大爷停下来后从腰里拔出了双枪。

这时,咱二大爷大声喊道:“贾文锦,你要干什么,他已放下了武器,你这样做是违犯八路纪律的。”

咱大爷说:“国事已了,该俺的家事了。谁也管不了。”咱大爷说着把两把枪的子弹都下了下来,每一把枪膛里只装了一粒子弹。咱大爷把枪远远地递向龟田,龟田习惯地向翻译官示意了一下。翻译官张万银走到了咱大爷面前,从咱大爷手中接过枪又走到龟田面前,然后把枪递给了龟田。龟田和咱大爷的距离有百步之遥,两人提着枪面对而望。

这时,咱大爷的手下大黑跑了出来。大黑看看咱大爷又看看龟田,举起了手。大黑喊:“预备……”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