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挥尘展雄风

八月,已到金秋季节,是令人遐想盼望的季节,它以丰硕的收获给人以丰厚的回。我们一营披着鏖战尘埃,怀着对党的无限忠诚,背负着百万农奴的殷切希望,满载着这一百多天以生命和血汗换来的胜利战果,胜利凯旋而归。

回看战斗生活历程

全体官兵在飞驰的军车上傲然回首眺望,皑皑雪山在向军人们招手送别,重山叠峰折腰祈祷,劲草簌簌、河流湍湍向我们频频招手点头告别……。从五月初到八月末,总共一百多天,在历史的滚滚巨轮中,仅一瞬间而已,对于这群军人来说刻骨铭心,人民更不应忘记。这群人超越极限的东西太多太多,所遇到而必须克服战胜的太多太多,人可以想到的艰难困苦他们遇到了,人们难以想象的困难他们经历的太多太多。

从共同山口出发跋涉四十六天直至无名大雪山,海拔自六千米至七千米,在全无高原医药保护下行军战斗生活。为了消灭敌人,急行军、夜行军是家常便饭。大山小山,大河小溪,一共爬了多少架山,趟了多少道河,谁也记不清。但什么样的山都没挡住,大河小河也没被阻,无论是宽的窄的、深的浅的、结冰的没结冰的,统统趟过去了。狡猾的敌人,和我们捉迷藏,导致有些山、有些河反复的过。在这一百多天里,行程走了多公里谁也不知道,只知道方向大西北行程四十六天才折回来的,大小战斗几十次,来回兜圈儿,反复走也不知道走了多少路程。地方、地段,没名儿;山,没名儿;河,没名儿;人,无迹;总称藏北无人区。当我们进入一个地区时,起名也不过这个无名山,那个无名山。无路,群山重叠,山脉纵横,走向无规,仅靠人的两条腿丈量标记是难以完成的。

在这渺无人迹,高寒严重缺氧而且绝粮断食的情况下,战斗行军会是什么样的状况?作为一个必须靠食物生存的人而失去将意味着什么?全营先后两次绝粮将一个多月,所谓绝粮是说一粒米、一把面都没有了。活着的人饥饿的滋味是最难受的,也是最难熬的,它可以绞心,特困又累的时候可以让你难以入睡,用劲使力时可以让你腿发软、手颤抖,就是坐下卧倒不活动也会使人头冒大汗。在这样的日子里,唯一是靠挖野葱,靠提前出发的侦察兵能打到猎物而充饥,但这些都是甚微……。记得,全班仅有二两不到的一块野马肉,全班递来传去,最终都不“饿”了。这样的场面太多太多。睡觉休息,同志间互相依偎靠人体取暖,背靠背坐着脚伸对面脚下保温,饥饿寒风中坐睡一宿其滋味儿比行军跋涉不强多少。最后病号越来越少,但这又是最危险最令人心碎的信号,往往发现一个同志病了,一群人蜂拥而上,掐人中、喊名字、捏搡捋搓等,往往无效果,一会就咽气。怎能忘记我的副班长,我同年入伍的战友李崇敏、杨志发、艾生彪……。他们牺牲前都有一个共同的症状,面部紫青,极度痛苦。后来知道,缺氧所致。为什么从发现到牺牲如此时间短暂呢?因为人人都每时每刻心里只有“坚持、忍”三个字,人有了伟大的精神支柱,可以战胜一切,可以超越极限,可以宁死一声不吭,咬紧牙关支持到牺牲。

一百多个日日夜夜里,我一营官兵涌现可歌可泣的动人事迹许多许多,它彰显了人民军队在最艰苦环境中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越是艰苦越团结,化作动力即战无不胜、无坚不摧、所向无敌,如亲兄弟亲密无间,这也是人民军队本质的体现。

胜利凯歌

一队军用汽车长龙从蜿蜒崎岖的崇山峻岭中驶了出来,在安多买马地区驶上青藏公路,向南开进,目的地——黑河休整地。车上的战士雀跃,惊呼:“我们见到公路了,啊!正式公路”。尽管还是石子路,颠簸不平,人称搓板路,但战士们顿时情绪大涨,互相开玩笑,谈论到了黑河各自的第一件事将干什么等等。这时发现公路两旁围观的牧民越来越多,牧民们惊奇、情呆,凝视着这一车一车的特殊人。是啊,容颜各个黑红大汉,磋磨的没毛的皮圈圈帽子,军装颜色已变色,赤肩露背大开花,红补丁、绿袖筒五颜六色,个个头发一拃长……。难怪牧民百姓们嘴里“啧啧、哈啧”(惊叹的意思)。他们猛一看见我们,惊奇的是这群人物是从何而来,从天上?从地下?什么人?这群铁罗汉菩萨是何等人?最后他们发现了人人头上的军徽、领章,牧民们高声一遍又一遍的高呼:“金珠玛米亚古都”(解放军好)。

飞驰的军车,军人们纷纷的向车下的众人招手致谢。车上笑声一片,战士们自豪、骄傲!从心里大展雄风、大展风采。笑啊,痛快的笑啊,那顾干裂嘴唇鲜血直流,相互一个形象,同一个容颜,谁也不会给谁提醒了,张开大嘴痛快的笑吧!每个人的嘴都似一个开裂的大石榴。

黑河到了,车上已听见前方锣鼓声,由远渐近。汽车速度已放慢减速,最前面的车已停,长长的车队依次靠公路的右边停了下来。通知下汽车,接受欢迎。

一看情景,天哪!公路两旁穿军装的军人、穿便衣的百姓,人群排了老长老长。欢迎场面壮观热烈,人群簇拥公路两旁。藏胞群众跳起“锅庄舞”、唱着“羊斯拉 ”,在浑厚朴实的鼓声中一遍又一遍地跳啊唱啊,一拨又一拨的藏牧民手捧“哈达”。营首长脖子上挂满洁白的“哈达”,率领我们从中穿行。队伍排列四路纵队,不时向人们招手致意、高呼口号,浩浩荡荡阔步前进。

在这之前,我们下车稍停,大喘气两口,准备过这“一关”。班长领受任务回来队前讲话:“这是军队和地方首长、还有当地藏胞来欢迎我们,要有礼貌,客气一下子,不懂的莫瞎说。要精神点、要雄起”。锣鼓声紧催,他可能也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可又担心我们临场掉链子,于是接着向我们言传身教:“走起要握拳挺胸叭叭叭这么走,莫像藏北时吊儿垮皮的,晓得不?要注意军容风纪”。他看了一下我们脖子,脱口说:“风紧扣儿都没球了”。我实在忍不住了,扑哧一下笑了。马上问我:“为啥子笑?”我顺便指了一下他,他也下意识一摸自己光着的头:“日妈的,帽儿在无名大雪山叫风刮球跑了,没得拉倒”。我忍不住的是他老兄自制的红色大褂特长,快到膝盖儿,袖子更热闹,棉袄套在外面袖子一长一短,里外没一个纽扣,用了一截牛毛绳掩衿一扎,绳头吊的老长,个儿又小光着头,一走路两个绳头嘀哩噹啷乱碰,开始作示范走步时我就忍不住了,竟然又大讲军容风纪,所以才笑出声。他板起脸说:“好了,严肃点,莫笑了,大家都一样,日妈的”。

我跟着前面的战友们依次往前走,大家呼口号我也举拳头,绷着脸在队列里走。其实此时我心里在想“经过敦煌和索宗两次锻炼,这场面我能经住的,但有一点是,这身服装实在对不起群众”。于是,红裹腿布悄悄解下,但班长给我做的红呢子褂还在身上穿着,也来不及脱了。好在陪伴多的是,跟着队伍往前大胆走。但心里还犯嘀咕,毕竟十九岁的小伙子了,好容易露一次脸,这军容确实有损形象,害羞感一时竟然占了上风,只想前躲后藏别让两旁人们看到我。偏偏这事又被我碰上,一位五十多岁的身着便服的老大爷,冲进队列一把大手紧紧握住了我的手,非常激动地说“辛苦了!小同志多大啦?”我急于往前走又觉着这身打扮不好意思,匆忙实说了年龄就缩手,可是他紧紧地握住就是不放,还扭脸向着一位老大娘说:“比咱儿子还小呢”。大娘的手又握住了我的手激动地说:“孩子有出息,好好干!”老俩口已热泪流出。周围呼啦一群人一下把我包围了,争着和我握手,这时我猛一下子像触了电,立刻觉着是严父、慈母在亲我、在爱我,片刻清醒后,擦着泪追赶队列。

队伍步行走进驻地,欢迎人群尾随部队也到,工委领导及全体同志也来了。无所谓慰问团了,就是人员物资全部投入,只要能解决可办到的毫不保留帮助、援助。战地第八野战医院全力投入,黑河兵站也尽力支援。部队搭帐篷分,不清地方、部队,几十人围着一个帐篷转。挖修锅灶等,均是军民齐动手。糖茶水送了一锅又一锅,穿白大褂、背药箱的有几十位,问寒问暖,无微不至。

上级运送慰问品来了,汽车刚一停下,就被战士们围了个水泄不通。我以为发生什么稀罕事,一打听原来是上级来慰问我们,给送来一车大肉和青菜等,战士们在围观。我一听也立即挤入人群观赏,这时,已经较有次序了,就是自觉地绕解放卡车走一圈,一个跟一个进行的很慢很慢。为什么说不上来,但都到跟前顿足逗留,不舍得离开,反复看了又看,而且各有表情,又表情不一。有先笑后哭的,有先哭后笑的,有发呆发愣的,还有咽口水想一口把这一车都吞下去的。该轮到我了,到跟前一瞧,呀!青嫩的小白菜、韭菜、带樱儿的萝卜等等,全一色是鲜绿鲜绿的,鲜的透亮,绿的照人。

大肥猪全套带,头一劈两半,身子也是从中间劈开,装车时拼到一起两头猪并排爬着,眼儿笑眯眯地好像还活着。四周的青菜像图案似的,上有好几条大红纸覆盖。这是一车很普通的青菜和两头杀好的猪,一般情况下,谁都不屑一顾的平常一般事儿。而眼下它比什么都珍贵、都稀奇啊!半年了,从没见过青菜,更别说吃到。由于却菜没营养加上高原缺氧我们人人手指甲塌陷,有的同志指甲都自动脱落了,我们的嘴唇长期干裂都厚于正常人很多,个个都是大撅嘴。一般青菜天天食用其价值也是日常开支了了而已,但长期断绝而又复得,它的升值率就从质上起了变化,就不仅是一颗青菜、一片青叶了,它可以给人以精神鼓舞,它还有无限生机甚至更多更多。

这时,我的顶头上司童参谋喊我,说军区首长来慰问,车马上到,通知各连马上集合迎接首长。我只得依依不舍的离开还想多欣赏一会的“宝贝”,去通知全营集合。

十五分钟后队伍集合好,首长同时到达。我们万万没想到的是张国华司令员率领军区其他领导亲自来慰问我们。只知道司令员是位老将军,是历经百战的老红军。今天,将军专程从拉萨来黑河看望我们,人人心情无限激动、荣幸和自豪。将军个子不高但很魁梧,容貌庄严慈祥,着中将军服。老将军一下车,很和蔼地给全体官兵招了一下手,接着我们尊重的将军神情沉重,随之了动情。此时此刻,我作为一名普通战士只有喜悦幸福和荣幸自豪,无限激动,别的一切均被眼前的激奋浪潮冲没了,只觉得此时自己是最幸福、最自豪的人。我们的口号声比任何时候都响亮,确实是忘了自己、忘了自我,完全沁入这无限激动时刻。然而,我们的张司令员和我们的情绪越来越不同了,我们如此兴奋激动视乎没影响他,更别说打动了。当时大家都想,首长和我们营首长见面握手给我们招招手也就十分幸福满足了,没想到我们尊敬的将军却没有这样做,是一个不漏地和全营官兵一一握手。司令员和我握手时,我看见他动情了,将军眼含热泪。司令员和全体官兵握手后,根据司令员意思我们当时就地坐下,荣幸聆听将军教诲。

老将军的气度和慈祥可鞠的举止,在召示影响着我们,感染教育着我们。尤为感动的是将军爱兵如子的慈祥面容更是催人泪下,他激动的表扬了一营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打仗,是我军的一支特别过硬的部队,鼓励我们要继续努力。他特别关心我们的身体,嘱咐一定好好保重,好好休养,早日康复。。。。。。老首长一路风尘仆仆下车随之接见我们,真是太辛苦了,尤其我们的将军又一直处在情绪激动中。为了首长的健康,营首长尽量压缩时间,表态等程序全免,陪着将军离开会场。我们知道,随之将军还要操心安排繁多大事,为了首长的健康我们自觉退去。

--

流行小说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