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别离一营

十月初,部队经过一个多月的休整,战士们恢复了元气,生龙活虎,士气高昂。

经过战斗和艰苦考验的一营官兵更成熟、更坚强,部队素质得到很大提高。我也随之在变化,由藏北时的长细脖子变粗了,个头儿在继续拔高,我的老大哥——亲爱的老班长刘光伦同志光荣退伍。我也立了功、受了奖,由原来的列兵破格提为下士,并被提升为班长接替老班长的职务。据讯,将出发打“麦地卡”战役。实际是继麦地卡战役后,紧接又打了“一号地区”战役。遗憾的是我没能参加上,自宣布我提升为通讯班班长之日起,我就盼着赴任,体会一下子“当官儿”的味道,和老班长一样也牛他娃娃一阵子。可惜时运欠佳,营部硬是不放我回班里去,总是说忙完这一阵子再让我回通讯班。就这样,当了个口头宣布没上任的十多天的“官儿”我就被调出。

我依依不舍地告别了三十二团一营,一营是我军旅生涯的母校,一营你是培育青年走向革命的营地。光阴如梭而今,五十年过去,你一定还在祖国边陲忠诚地保卫着祖国边疆。请接受一个老战士衷心祝福——扎西得嘞!

二零零九年三月草于山东滨州

(全文完)

--

流行小说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