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11 章 阿西夜深中央脱险 李德飞身夺枪救驾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一回 阿西夜深中央脱险 李德飞身夺枪救驾

冷月皎,流萤高。

阿西夜色正浓。8年前的9月9日,毛泽东发动和领导了湘赣边界的秋收起义,进军井冈山,开创了中国工农红军第一块根据地。这个双“9”日,对毛泽东来说应该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然而,这长征路上的9月9日,却令毛泽东心碎肠断,他昼夜未眠,调动起浑身尽有的智慧和勇气,决斗张国焘。

在今夜此时,营帐中不知又有多少人睡而不眠,梦断推窗,窃听鼓角。

彭德怀与叶剑英商量道:“当一次‘大偷’如何?毛主席指示的。”

“偷什么?”

“地图,西北各省的地图。我们从南方来,没有这些玩艺儿,睁眼瞎打仗可不行。”

“好,我想办法偷出来。”

“你和二局在明天拂晓前一定要到达我的司令部,一同北进,晚了,我就不能等了。”

“一言为定。”叶剑英又潜回前敌指挥部。

毛泽东脱险来到彭德怀的军团司令部,立刻用红3军团刚编制的密码发电报给林彪和聂荣臻:原行动方针可能有变,红1军团暂停执行原定方案,部队立即停止前进。

“这是怎么搞的,刚出草地就接到如此不明确的命令。”林彪嘟囔着。他和聂荣臻都不知道中央出了什么事,只好在原地待命。

这时,陈昌浩的确没有发现张国焘的那封密码电报已经严重泄密,待他作完报告临睡觉前打开密码电报,方知这是一封张国焘的重要电报。他立即召集由前敌司令部主要负责人参加的紧急会议,商议执行计划。

就在同一时刻,红3军团驻地阿西,毛泽东、张闻天、周恩来、博古、王稼祥5人也在召开紧急会议,他们的会议更是十万火急!

众人一个个神情紧张,急速商议办法,寻求良策——怎样稳住陈昌浩,斗赢张国焘,看谁有高招?

眉头皱成一团的毛泽东面前布满了他刚抽完的烟头,他焦急地望着刚刚进屋的王稼祥、周恩来等人。这5人在此时的心情何不是同样的焦虑,5个脑袋在今天晚上的灯光下,必须碰撞出一朵新的五角星智慧之花。

大家互相对视少顷,毛泽东通报说:“现在局势很紧急,张国焘很可能要对我们下手!”

“又发生了什么情况?”衣服还没穿整齐的王稼祥急忙问道。

“尽管我们在巴西一带等待着阿坝附近的左路军按原定计划前来会合,但张国焘不仅不来,反而打电报命令陈昌浩带领右路军,包括原一方面军的红1、红3军团全部南下,背弃中央已定的北上的决定。居心够险恶!这份电报刚发到右路军司令部,参谋长叶剑英得到后,急忙报告我。”毛泽东说出了事情的缘由。

房间外,彭德怀警惕地守卫在院子中,他对警卫连长说道:“今夜卫兵放哨由我亲自带班。”房间内,毛泽东、张闻天、周恩来、博古、王稼祥仍在紧急磋商对策。

“鉴于张国焘公然对抗中央的北进方针,劝说无效,命令也无效。现在,我们又得知张国焘背着中央电令右路军南下,企图分裂和危害中央。在如此紧急情况下,为贯彻北上方针,避免红军内部可能发生的冲突,我建议中央和红3军团应该连夜开拔,向俄界集中。”毛泽东说出了自己的主张。

博古情绪激动,连声说道:“这个张国焘,不仅不服从中央的命令,还企图危害中央。”

“他目中已经根本没有这个中央了,还提什么中央,我们的当务之急是赶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张闻天说。

毛泽东等人很快统一了率领红1、红3军团先行北上的认识。

这时,红1军团已进到俄界,巴西只有红3军团少数部队。红3军团的电台发电至红1军团后,为了说明情况,毛泽东、彭德怀立刻又派专人亲自送信到红1军团,讲明张国焘闹分裂和中央的危险处境。同时火速命令红3军团主力及军委纵队、红军大学在阿西集合,继续北上。先到俄界,会合红1军团,临时组织北上先遣支队,继续向甘南地区前进。

同时仍命令右路军其它部队和左路军等随先遣队北上。

大的行动方针确定后,下一步的工作就是如何保证这一行动在极其秘密的情况下顺利实施,眼下之急还是如何瞒过陈昌浩等人。

为了掩护即将实施的北上秘密行动,毛泽东为叶剑英出谋划策:“你可这样对他们说,如果部队要回头再过草地,需要准备更多的粮食。红3军团准备动员整个部队在明日天一亮就去地里割青稞。”

阿西的紧急会议最后决定,为了安全起见,中央机关在红3军团部队的掩护下,必须在今晚拂晓前脱离此地,急速北进俄界。

午夜刚过,毛泽东就上路了,对他来说,此日是极其漫长的一天。后来,毛泽东对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说:“1935年的9月10日,是我一生中最黑暗的时刻。”这一天,对中国共产党和红军来说同样是生命悠关的关键时刻:1921年建党,1927年建军,成千上万先烈的流血牺牲和努力很可能就因为长征途中的这一内部分裂而付诸东流,事业夭折。

黎明前的毛泽东紧紧盯着东方的启明星,他真恨不得把黑夜拉长,让中央红军借夜幕脱离险境。

天亮之前,红军千万不要自相残杀啊!夜幕下有多少红军将士在默默祈祷。

总政治部副主任杨尚昆暗中做好了离开前敌指挥部的准备,但令他放心不下的是他的妻子李伯钊到红30军去教战士们唱歌去了。焦急万分的杨尚昆写了一张便条,但为了防止泄露机密,便条上只说是让李伯钊速回中央,其余什么也不便明讲,这张便条立刻派警卫员送了出去。结果是李伯钊收到便条,但未能摆脱陈昌浩的扣留。在这非常时期,还有不少战友、弟兄、父子和情人被这突然的变化分割开来。

刚刚接任中央直属队秘书长职务的刘英,这时正与张闻天谈恋爱。她在这天晚上也在睡梦中被人紧急呼醒,张闻天在时刻关照着她。刘英看到中央领导人个个都是神情异样,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张闻天深情地望了她一眼,那意思是说你跟上我们走就行了,什么也不必问和说。

毛泽东等人的密谋没有泄漏任何风声,一切都在紧张顺利地进行中。临行前,张闻天和博古找到叶剑英,说:“你要赶快离开这危险之地!最好现在就跟我们一同走。”“你们先走吧。我现在还不能和你们一同走。”叶剑英说。“为什么?这里已经成了极其危险的是非之地!”博古说。

“如果我一走,恐怕大家都走不了。况且军委直属队还在前敌总指挥部,我一走,整个直属队就带不出来了。我要等军委直属队走后才能走。你们先走,我以后会跟来的。”叶剑英向张闻天等人握手告别,回到前敌指挥部所在地。

送走毛泽东等人,叶剑英的心情反而平静如初。他来到作战科,看到屋中没别人,便悄悄问参谋吕继熙:“有甘肃、陕西等西北各省的地图吗?”

“在包座战斗中只缴获了一张完整的10万之一的甘肃全图,没有陕西省图。”

“好,你把这份甘肃省图给我。”叶剑英接过这份前敌指挥部中唯一的一份甘肃全图,藏匿起来。

然后,叶剑英来到自己和陈昌浩、徐向前同住的喇嘛庙小经堂内,对徐向前说:“总指挥,总政委来电要南下,我们应当积极准备。我看首先是粮食准备。先发个通知给各个直属队,让他们自己找个地方打粮食去。限10天之内把粮食准备好。”

“好!”徐向前表示同意。

叶剑英立即写了个通知:“各伙食单位:今天晚上2时出发,自己找地方去打粮。”

陈昌浩接过叶剑英的“打粮”通知,也表示同意,并说:

“这很好嘛!应该先准备粮食。徐总指挥的意见呢?”

“徐总指挥表示同意。”

“对的,过草地要尽量多准备些粮食。其它部队也应尽早做准备。”陈昌浩的思维集中在走回头路上,他没有怀疑毛泽东、彭德怀、叶剑英的真实行动计划。

叶剑英快步走出房间。这时,背后有人立即提醒陈昌浩,说:“对他们还得多一份警惕才好,我总感到他们不会这么轻而易举地就此就范。”

陈昌浩则很不以为然:“这有什么担心的?他们只有那么一点人,谅他们也不敢自己离去。几千人算得了什么?”

叶剑英离开陈昌浩的住处后,迅速召集各直属队的负责人开会,参加会议的有李维汉、杨尚昆、李克农、萧向荣等七八个人。

“我不得不在此告诉大家,当前的情况很严重。实际情况并不是通知上所说的打粮,而是张国焘要闹大的分裂,弄不好会出现毛泽东同志所说的那种太平天国‘天京内讧’事件。现在党中央正准备走,今天晚上两点钟我们也要走,追上中央。”

大家都屏息静听叶剑英的讲话。

“现在大家对一下手表。早一分晚一分都不行,整整两点钟动身。我再次要求大家一定要严格保密,按规定时间行动。”

叶剑英伸出手腕,报点对时:“现在是10时56分。”

大家在会后静静地各自回到原来的住处,心中却在焦急地等待着动身时刻的到来,不时装作无意的样子,把手腕从眼前滑过,瞅着手表上秒针慢腾腾地移动。

叶剑英在会后回到喇嘛庙,他和陈昌浩、徐向前住在同一间经堂内,3个人的床各放一个墙角。叶的床在进门口右侧墙角,门口左侧墙角放的是一张大木桌,上面铺满了作战地图。

一盏马灯挂在房间正中房梁上,通宵亮着。1个排的警卫战士在房间外轮流站岗放哨,并担任马灯的添油拨亮,以应付突发事件的发生。红军指挥员都练成了在灯火辉煌中安然入睡的本领。

夜11时整,叶剑英和衣上床。为了避免意外情况的发生,躺在床上应该说是最能“避祸消灾”。但叶剑英说什么也睡不着,也不敢睡着。他回脸面向墙壁侧身而卧,把手表悄悄放在枕头上的眼皮底下,不时眯缝着眼睛看着分针的挪动——

11时15分,……0时35分,……1时25分。

叶剑英的眼睛大睁开,他连再眯缝下眼睛也不敢。“睡过两点可就完了!”他在心中警告自己。

1时45分,叶剑英不动声响地起床下地,穿上大衣,向四周瞧了瞧,寂静的夜晚没有任何声响。他敏捷地从床底下取出藏在藤条箱子内的甘肃全图,夹在大衣中,缓步走出房间。

门口,警卫员范希贤俯身睡在房檐下,发出均匀的鼾声。他是叶剑英的警卫员,但此时叶剑英不敢喊醒他,怕惊动了其他人。带在身上的地图可真是要命的东西。

周围一切都静悄悄。

叶剑英来到萧向荣的住处,萧刚刚起床,两人互相点头。“我把这个东西交给你,赶紧把它藏起来。千万要保存好,这可是件宝贝。”

“什么?”萧向荣惊奇地问。

“地图。这是全军唯一的一份甘肃全图。”叶剑英的表情很严肃。

萧向荣掏出揣在怀中的手枪,把地图揣进去。

“糟糕!我的手枪没有带。”叶剑英见萧向荣拿枪,一摸身上,焦急地说。他看了看手表,离两点还差5分钟,说道:

“我回去取一下就来。”

“你不要再回去了,很危险。我的手枪给你。”萧向荣递过手枪。

“这个关键时刻,我们都需要枪。你带着地图,一定要保证把它送到中央。”叶剑英说着已经走出去。

前敌总指挥部中,依然是灯光通明。陈昌浩、徐向前仍在睡觉。巡逻的卫兵在房间外来回走动着。房间外,已经有人起床。

“检查一下打粮的队伍。”叶剑英边走边回答遇到的人的问话。采集粮食是参谋长应该做的工作,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叶剑英悄声进入房间,取出自己的手枪,好像不在意地放入口袋中,又慢慢退出房间。

手表上的分针已经指向正上方,叶剑英再也不能在这里停留。

门口的警卫员范希贤仍在睡梦中,叶剑英刚想喊醒范希贤,巡逻的卫兵恰好经过这里。

“这个死卵!睡得这么香!”叶剑英在心中骂道,怕惊动其他人,在门口也就不敢再停留,仍装作巡视部队的样子,径直出了院子。由于情况紧急,叶剑英也不敢去通知原从红一方面军带来的参谋机要人员毕占云、吕继熙和陈茂生等,一个人离开喇嘛庙,牵出一匹骡子,匆匆上路。

“参座,我在这里!”在约会好的磨房附近,叶剑英见到了已经等候在此地的杨尚昆。两人急忙赶路。

走出不远,后面就响起了急促的马蹄声。

“是向我们这边赶来的!下路,隐蔽!”叶剑英和杨尚昆隐藏在夜暗中的路边深沟中。

天色渐渐变白。毛泽东等人摆脱危境正行进在北上的途中。9月9日一夜的折腾,可说是毛泽东长征途中最为紧张的一夜。他脚不沾地,嘴不停地讲,忙得几乎整个身体都像一只急速旋转的陀螺。汗水湿透了他那破旧的军装。

“叶剑英怎么还没有来?”毛泽东过几分钟就要问一遍。“没有消息。老彭在后面负责接应,怎么也没有消息?”周恩来回头向后张望。

在毛泽东的后面两三公里处的岔路口上,彭德怀作为党中央的殿后大将,紧锁的双眉显示着他今日肩上的担子很重很重。他那特有的“彭德怀式嘴角”向上翘着,这时已经翘的两边不平衡,显露出他内心的焦虑。

“天亮了,怎么还不见叶参座到?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博古猜测道。

朦胧晨雾中,有几个身影向这边奔来。

叶剑英、杨尚昆,还有第二局局长曾希圣等人终于摆脱困境,来到红3军团司令部。彭德怀、博古、张闻天等人伸出手庆祝与他们的会合。

脱险后的重逢,大家倍感亲切。

“你们开小差跑出来了!”彭德怀既紧张又兴奋地说。“不!不是开小差,而是开大差,是执行中央的北上方针。”

叶剑英幽默地说。

“参座,别说了,这里还是险境。你还不快走!”博古拉了叶剑英一把,催促道。

彭德怀在30年后的自述中还按捺不住高兴的心情,叙述道:“陈昌浩布置的监视,全被叶摆脱了,幸甚!”

凌晨,叶剑英、杨尚昆等人赶上了红3军团的主力部队,毛泽东、周恩来、王稼祥也正在焦急等待着呢!

“地图!”叶剑英把用生命换来的甘肃全图送到毛泽东手中。

“这地图可是个宝贝!”毛泽东紧紧握着叶剑英的手,晃动着说:“你们可出来了,好!好!我们真为你们担心。走,出发!”

在北上途中的马背上,毛泽东受政治局委托起草了《中共中央为执行北上方针告同志书》,他以激动的心情写道:“南下的出路在哪里?南下是草地、雪山、老林;南下人口稀少,粮食缺乏;南下是少数民族的地区,红军只有减员,没有补充;敌人在那里的堡垒线已经完成,我们无法突破。南下不能到四川去,南下只能到西藏、西康;南下只能挨冻受饿,白白地牺牲生命,对革命没有一点利益,对于红军南下是没有出路的,南下是绝路。”

数天后,张国焘得此《告同志书》则很不以为然地说:“笑话!南下是绝路?我就不信。我张国焘走南闯北大半生,革命根据地说建在哪里就建在哪里,还从来没有走过绝路!我看毛泽东他走的才是一条绝路。”

红3军团掩护党中央北进,毛泽东和彭德怀走在后尾,担任警卫的是第10团,团长杨勇,政委伍修权。指战员们知道连夜撤出阿西的缘由后,对张国焘的分裂行为十分气愤。血气方刚的杨勇走到毛泽东身旁,愤慨地说:“要是张国焘派部队来,我们就坚决同他打!”

毛泽东忙说:“打不得,打不得!”

天破晓后,红3军团已经走出20多公里。在一座山包前,毛泽东命令部队休息,吃饭后继续北进。

疾恶如仇的彭德怀为了确保中央领导的安全,防止意外事故的发生,采取了一种特殊的防范措施,让部队在山上架起机枪,堵住路口。在这紧急关头,博古则比较冷静,他知道这件事后,急忙找到彭德怀,说:“我们无论如何不能自己人打自己人。我们自家人打起来,人家会看笑话的。”

彭德怀认真想了想,同意了博古的意见,命令撤掉机枪阵地,只留下1个连的警戒部队。

毛泽东、彭德怀、叶剑英、杨尚昆等人蹲围在北上路线图前,商议行军路线。

就在这时,一阵马蹄声由南骤至。红四方面军的副参谋长李特带着100余人,骑马飞驰而来。

毛泽东对叶剑英说:“你先躲一躲。你若在这里,他们会先找你麻烦的。”

几匹战马嘶叫着一溜烟从毛泽东面前飞过,转眼间又折回到毛泽东的脚前。

双方顿时枪口对着了枪口,箭在弦上。

李特高声喊道:“坚决反对逃跑!原来四方面军的同志,停止前进,回头走!”

骑在马上的人都在喊:“不要跟机会主义者向北逃跑,南下吃大米去!”

毛泽东向马前走了几步,李特也下了马。

彭德怀、杨尚昆也走出队列,护卫在毛泽东的身边。

“同志们,中央的战略方针是唯一正确的,中央是反对南下的,主张北上。我们要坚决拥护中央的战略方针,迅速北上,创造川陕甘新苏区!”毛泽东说,并把中央的《告同志书》精神告诉李特等人。

李特吵起来:“北上将成无止境的逃跑,不拖死也会冻死!”

“在这里说话不好,战士们容易引起误会,走,换个地方。前面有座喇嘛庙。”毛泽东很冷静地看了看围了上来的指战员,试图避免直接的冲突,不要给部队带来负面影响。

“我们就在这里谈,让大家都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们正好可以挽救一大批受蒙蔽的人。”李特的话很有煽动性,他得意地望了望人群,又转向毛泽东。

“等等!你等等!”李特向着毛泽东的背影喊道。毛泽东甩开双脚向喇嘛庙走去,李特跟在毛泽东的后面追上来。

在喇嘛庙内一个高台上,毛泽东慷慨陈词:“究竟是北上好,还是南下好,我们现在可以论一下理。大家可分析一下形势,中央认为只有北上一条路可走,因为南边集中了国民党军的主要兵力,而陕西、甘肃的敌人比较薄弱,这是其一。其二,北上抗日,我们可以树起抗日的旗帜,而南下是得不到全国人民拥护的,因此说是没有出路的。所以说,红军在这种情况下,只能北上,万万不能南下!”

“你们这是退却逃跑的机会主义。”李特手舞足蹈,手枪也在他手中旋转着,没有人敢说下他的枪,甚至没有人提醒他“枪不要走了火”。

身高体壮的军事顾问李德尽管在这一时期“靠边站”了,但他在中国革命的前途问题上仍然关心倍至,他也看出了张国焘的野心,深刻体会到毛泽东对红军的良苦用心,并为毛泽东的人身安全而担忧。因此,当他看到李特那狂妄的吵架姿态后,就警惕地站立在毛泽东和李特的近旁,防备李特情急中挥枪向毛泽东射击。

“北上的方针是中央政治局决定的,怎么会是向北逃跑呢?”毛泽东口若悬河,话语也非常诚挚和感人,对李特说:“不过,我再重复一遍,根据对当前政治军事形势的分析,南下是没有出路的!南面的敌人力量很大,再过一次草地在川康边建立根据地是很困难的。我相信,只有北上才是真正的出路,才是唯一正确的。我相信,不出1年你们一定也会北上的。请你向国焘同志转达我的意见。但是,我们绝不勉强任何人。你们南下,我们欢送;在这里的同志,想南下的,请便;愿意北上的,就跟上来!我们可以作为先遣队先行一步,为你们开路,欢迎你们后面跟上。”

毛泽东后面的几句话,接连说了3遍。

李特的思维和口才怎能与毛泽东相提并论,没说几句,他就败下阵来,连连高呼口号:“反对毛泽东逃跑!反对毛泽东丢了江西根据地后又继续逃跑!”并强拉原红四方面军的人跟他走。

李特伸出双手持枪乱舞的动作,引起了李德的高度注意。李德担心李特在向毛泽东动手,他飞步向前,用铁钳一样的左臂突然把李特紧紧抱住,另一只手迅速夺下了李特的枪。

李特本身个子长得就矮小,与他交手的恰又是西欧大汉李德,这在体力上的悬殊对比首先就使李特感到不是李德的对手。

“你……你……你要干什么?快……快放下我!”李特喊叫道,他的身体已经被李德举在空中,双脚在四处乱蹬。

紧张的气氛骤然凝固了,跟随李特来的10多名警卫员人人都把指头勾在了驳壳枪的扳机上。

“把他放下。”从容不迫的毛泽东感激地望了一眼大鼻子李德,接过李特的手枪后又还给李特。

“你要动武吗?我告诉你,彭德怀同志率领3军团就走在后面,他是主张北上的,坚决反对南下。”毛泽东的话明显带有严厉的警告,他说道:“彭德怀同志对张国焘同志的南下,火气正大得很哩!你们考虑考虑吧!大家要团结,不要红军打红军!”

李特对彭德怀的能征善战声威是早有所闻的,这时一听毛泽东提到彭德怀的名字,心中不能不有所顾忌。他再也没敢轻举妄动。

“你们实在要南下也可以,相信以后总有重新会合的机会。请你回去后劝说张国焘和陈昌浩,希望他们认清形势,执行中央决定,率部北上。如果一时想不通,过一段时间想通了,再北上,中央也欢迎。”毛泽东跟着李特走出喇嘛庙,并对聚集在外面的部队说:“我们都是红军,都是共产党,都是一家人,一家人不打一家人嘛!现在愿意北上的跟党中央走,愿意南下的现在就可以回去找张国焘。以后我们还会在一起的。你们现在回去,我们欢送;将来回来,我们欢迎。”

“我们要南下,我们要吃饭,我们四川人要打到成都去过年!”由红四方面军补入红3军团的人,在李特的动员下,吵嚷着。不少人开始左顾右盼,有些人果真返身向回走。

彭德怀欲以制止。

毛泽东拦住彭德怀,说道:“捆绑不成夫妻。他们要走,让他们走吧!以后他们自己会回来的。”

红四方面军第30团政委窦尚初时在红大学习,过草地后跟随红3军团行军。李特知道后,发现南返的人员中没有窦政委,立即派两名骑兵回来追查。他们追上了窦政委的警卫员和马夫,急问道:“你们政委呢?”

“不知道。”

“咣咣!”几个耳光打在警卫员和马夫的脸上。

“你们政委已经叛变,投降苏俄去了。你们还跟着他去当叛徒吗?”

这时,窦政委正在前面行军,听到后面发生的事后,更不愿回去。总支书记莫文骅立即让窦政委换上红一方面军的衣服和帽子,挎上连干部的盒子枪,装扮成连指导员的样子,走在连队的后面。不一会,两个追赶的骑兵就赶到了,飞马拦在行军队伍的前面。

“看见我们一个高个子、大眼睛的团政委没有?”来人审讯一样问连长。

“看见了。对,大大的眼睛,朝那边过去一会儿了。”连长机警地回答。

两名骑兵飞速向连长指出的方向追去。窦政委这才松了一口气。

李特的追兵带着一些愿意南下的人回去了。

北上的红军继续赶路。彭德怀问毛泽东:“如果他们再派部队来扣留我们怎么办?”

毛泽东长叹一声,说:“那就只好一起跟他们南进!但他们总会觉悟的。”

彭德怀为了防备陈昌浩再派部队追来,命令部队炸毁沿途桥梁。毛泽东听说后,连忙制止,命令道:“老彭,你的部队不但不能破坏沿途桥梁,还必须留出一支小分队担负保护道路、桥梁的任务,准备随时迎接四方面军的同志北上。他们如果再有人来送张国焘、陈昌浩的信,你可打个收条给他,告诉他们:恕我不能久等,我北上了,后会有期!”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