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一部 死灰复燃 23 张作霖之死(4)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张作霖之死(4)

日本帝国主义看到皖系可能失败,皖系这个工具也不得人心,便大力扶持张作霖,联直倒皖,让张作霖乘机入关,把奉系势力扩展到北京至山海关的铁路沿线和内蒙古各地,井在北京中央政府中与直系分享权力。

华盛顿会议后,美、英、日之间的矛盾表面上得到缓解,但各自抓紧扶植自己的军阀。

随着军阀势力的发展,共掌北京政权的直、奉两系的矛盾日益尖锐起来,并于1922年4 月爆发了第一次直奉战争。

两军于长辛店、马厂等地激战,结果奉系败北,只好退守关外。

日本帝国主义对这次打击耿耿于怀,便加速扶植张作霖,使张作霖势力大增。

在张作霖力量增大后,日本帝国主义便于1924年9 月策动张作霖和皖系军阀残余、浙江督军卢永祥合手,发动了第二次直奉战争。

张作霖以援助卢永祥为名率奉军15万进攻山海关。

曹锟政府则组成“讨逆军”,命吴佩孚为总司令,率兵20万于热河和山海关一带应战。

孙中山在1924年9 月5 日开始北伐时,就密约倾向于革命的冯玉祥及其好友胡景翼、孙岳配合行动。

在直奉战争开始后,曹锟任命冯玉祥为讨奉第三军总司令,但又密令胡景翼和孙岳暗中监视冯玉祥。

冯早与胡、孙暗中商量好了对策。

冯玉祥在行军途中,于10月19日突然从密云、承德一线折兵,以一昼夜140 里的速度秘密开回北京,发动了“北京政变”,囚禁了曹锟,将末代皇帝溥仪逐出故宫。

“北京政变”成功后,冯玉样立即与奉军取得联系,合击直军。

直军被打败后,张作霖便挥师入关,进入华北。

第二次直奉战争结束。

日本帝国主义扶植军阀、吞并中国的企图越来越明显,中国共产党便公开揭露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野心,号召全国人民进行推翻奉系军阀的斗争。

由于全国反奉运动的发展,促使奉系军阀内部发生分裂。

驻守滦河一带的奉军将领郭松龄同冯玉祥的国民军取得联系,约定共同反奉驱张。

郭松龄于11月23日通电反张,将所属部队改称东北国民军,并立即回师占领了山海关、锦州、新民等地,直逼沈阳。

张作霖被这一突变搞得措手不及,形势十分危急。

日本帝国主义见有机可乘,便帮助张作霖袭击郭松龄的后路,同时派关东军司令白川到沈阳,要张作霖承认日本在东北的种种丧权辱国特权。

张作霖知道出卖东北的特权是不能轻易答应的,但郭松龄已兵临城下,危在旦夕,只好权宜允诺。

于是日军大举向郭松龄发动进攻,致使郭松龄兵败被杀。

后来,由于东北人民反日运动高涨,张作霖对日本人的要求不敢实行,便一拖再拖。

张作霖还试图以美英来牵制日本,向美英借款,修筑葫芦岛港口。

这使日本帝国主义十分恼火。

日本曾派公使芳泽谦吉多次与张作霖交涉,但均无结果,张与日的关系逐渐恶化起来。

张作霖就任大元帅之后,想以北京政府最高首脑的身份与北伐军进行和平谈判,以黄河为界,划江而治,以便等待时机,武力统一中国。

然而,叛变后的蒋介石在取得日本帝国主义的谅解,尤其是取得美国的支持后,于1928年1 月,重任北伐军总司令,决定进攻张作霖。

4 月,蒋介石和冯玉祥、阎锡山、李宗仁等新军阀组成一、二、三、四军,联合对奉系作战。

在蒋冯的进攻下,张宗昌一败再败,放弃了济南,与孙传芳渡河逃跑。

张作霖部署在京津线上的军队也受到严重威胁。

日本帝国主义为了帮助孙传芳、张宗昌,阻止以美英为背景的南军势力向北发展,悍然在济南制造了“五三惨案”。

北伐军进入济南后,大官进大馆子,小官进小馆子;士兵们没钱,饿着肚子在花花绿绿的大街上瞎转,骂娘的骂娘,打架的打架,严重扰乱了市民的生活,同时与日本宪兵发生了冲突。

双方由怒目而视到对骂,发展到大打出手。

由于北伐军士兵对日本长期侵占济南不满,一些士兵砸了几家日本商店。

日军早想动手,苦于没有借口,这下抓住机会,于5 月3 日突然向北伐军发起进攻。

由于日军早有准备,所以不到三个小时,贺耀祖的一个团被日军缴械,李延年的一个团全军覆没,老百姓伤亡更大,死伤1.1 万多人,妇女被奸污的不可胜数。

日本兵还焚烧了外交部所属的交涉署,枪杀了16名署员,交涉员蔡公时由于严厉斥责了日军的暴行,便被日军绑在木柱上,割掉耳朵,挖了眼睛,削了鼻子,凌迟处死。

“五三惨案”爆发时,蒋介石正在济南为北伐军的胜利所陶醉,日军的突然行动,使他险些被俘。

这时已与他拜了把兄弟的冯玉祥赶快调部队来救他。

但由于蒋介石的不抵抗政策,冯玉祥未能在济南与日军交手,使日本人更加肆无忌惮。

“五三惨案”掀起了全国的反日高潮。

在此严重形势下,张作霖眼看大势已去,遂于5 月9 日通电全国,力主和平统一,同时令一、二、七方面军团撤至德州、沧州,三、四方面军团撤至保定,五方面军团撤至张家口、宣化一带。

——泉石小说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