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一部 死灰复燃 24 张作霖之死(5)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张作霖之死(5)

日本帝国主义为了自身的利益,十分害怕中国的和平与统一,所以对张作霖此举十分不满。

在国民军进逼京津时,日本帝国主义为了防止战乱波及满洲,便一面增兵青岛,威胁南军北进,一面逼张作霖尽快退回东北。

1928年5 月18日,日本政府令驻华公使芳泽谦吉和矢田总领事,分别向张作霖和国民政府提出外交备忘录:“维持满洲的治安,乃为帝国所最重视者,因此将形成扰乱该地方治安的原因的事态发生,帝国政府将极力予以阻止,所以战乱如果进展到京津一带,其祸乱将波及满洲的时候,为维持满洲的治安,帝国政府将不得不采取适当而有效的措施。”

对“适当而有效的措施”,河本大作做了明确解释,即“张作霖如果在北京附近开始战斗之前撤退到东北的话,日军将允许其这样做,如果与革命军交战败北而欲逃回东北,则张部和革命军都将被解除武装,并阻止其进入长城以北”。

日本发出警告后,加紧对张作霖施加压力,不仅催其尽快退回东北,而且进一步索要在满洲的权益。

张作霖本想借日本的武力继续留在关内,所以对日本的逼迫十分不满。

面对全国民众的反日情绪,张作霖对他的心腹说:“出卖东北的事我不能答应,宁可我这臭皮囊不要了,也不能做这件叫我子子孙孙抬不起头来的事情。”

他认为自己手中还有几十万军队,有一定实力,日本人还不敢把他怎么样,就一再拒绝日本的要求。

这样张作霖与日本的关系进一步恶化,日本便决定除掉张作霖。

在如何处理张作霖的问题上,日本内部曾出现过两种意见:以首相田中义一为首的一些人偏重于保留张作霖,以武力强迫张作霖按日本的意图行事;而关东军司令村岗长太郎、关东军高级参谋河本大作等人,则坚决主张解除奉军武装,干掉张作霖。

他们的行动方案原来有两个:一是炸车,另一是派刺客,刺杀张作霖。

在张作霖决定回东北之前,村岗曾决定派关东军参谋竹下义晴到北京,与北京的日本华北派遣军配合,组织刺客刺杀张作霖。

但河本大作劝竹下义晴放弃这项没有把握的冒险计划,专门在北京刺探张作霖的行踪,为河本大作提供准确的情报,为其炸车做准备。

于是两个方案便合而为一了。

6 月2 日下午,张作霖离京前,日本特使芳泽又去张公馆,逼张正式履行郭松龄反奉时达成的“日张密约”。

张作霖正在为时局的发展搞得焦头烂额,所以对日本人的这种落井下石的做法非常气恼。

他不接见芳泽,明知芳泽坐在其办公厅对过的客厅里,对他的话听得清清楚楚,便故意大骂:“日本人不够朋友,在我危急的时候掐脖子要好处。”

“我张作霖最讨厌这种做法!

我是东北人,东北是我的家,祖宗父母的坟墓都在东北,我不能出卖东北,不然子孙后代骂我张作霖是卖国贼。”

“我什么也不怕,我这个臭皮囊早就不打算要了。”

张骂够后,气呼呼地让翻译陈庆云将文件交给芳泽。

翻译对芳泽说:“大帅今天太忙,不能会见了,请原谅。”

芳泽只好离去,他回到使馆把文件打开一看,见张作霖在每个文件上只批个“阅”字而不署名。

他对张作霖极其恼怒,立即上报日本在华头目。

关东军便最后下了干掉张作霖的决心。

为了干掉张作霖,日本政府于1928年3 月,把参谋本部的欧美情报课课长建川吉次调往日本驻北京大使馆,任身份较低的随员,使他利用这个身份秘密监视张作霖达两个月之久。

建川吉次这时已晋升为少将。

他是陆军元帅闲院宫的党羽,是一个有名的阴谋家和色鬼,外号“超级皮条客”。

在日俄战争中,他曾组建了一支建川志愿军在俄军后方战线与张作霖和其他中国土匪勾结获得明治天皇的勋章。

他表面上是张作霖的朋友,但在1916年曾亲自指挥过刺杀张作霖。

当时,张作霖在奉天陪同日本高级官员去赴宴,路上,两名投弹手向张作霖的马车投弹。

第一个投弹手的炸弹没有命中张作霖的马车,而在张的骑兵卫队中爆炸了。

张作霖像猫一样一下从马车上跳下来,在烟雾中戴上马弁的帽子,跳上马弁的马在混乱中逃跑了。

张的马车被第二个投弹手的炸弹炸得粉碎。

6 月2 日,张作霖电告他的各路指挥官,他决定撤回东北。

建川吉次立即派田中隆吉大尉去北京铁路调车场研究北行各次列车的编组和路线。

5 月30日,在张作霖决定他离京的前3 天,田中向奉天的河本大作发了一份密电,报告北京排定的车次。

河本根据这一情报,对可能通过的任何一次列车都做了爆炸准备。

他开始把炸车地点选在巨流河铁桥上。

但因该地奉军戒备森严,故改在皇姑屯附近的京奉铁路与南满铁路交叉处的桥洞上。

张作霖的残兵败将经过数日撤退后,张也动身北上。

由于奉天宪兵司令齐恩铭对河本的阴谋有所发觉,便密电张作霖:“老道口(南满路与京奉路的交叉点) 日方近日来不许行人通行,请防备。”

——泉石小说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