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一部 死灰复燃 26 张作霖之死(7)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张作霖之死(7)

日本炸死张作霖的本意是,以张作霖之死,引起社会混乱,乘机出兵,挑起大规模武装冲突,用武力彻底解决满蒙问题。

为此,在炸车后,又在奉天城内日本侨民会等处连续制造了爆炸事件。

6 月9 日,让5 节兵车在锦州与榆关之间的新车站脱轨倾覆,使京奉路一度不能通车。

6 月9 日至12日,连续在商埠、沈阳市内等地不断制造爆炸案。

16日,1 8 万日军在沈阳南浑河沿岸举行大规模野外演习,并高唱:“南满是我的家乡”,蓄意挑衅。

但日本关东军因未确知张作霖是否被炸死,未敢进行大规模的武装行动。

皇姑屯爆炸案的发生和日本帝国主义的一系列恶劣行为,使奉天当局识破了日本人的阴谋诡计。

他们便采取各种办法,严密封锁张作霖被炸死的消息,密不发丧。

为了获得张作霖的消息,奉天总领事馆专门派日本医生去看张作霖,但被拒绝。

总领事材久治郎派妻子等日本太太们假装去张家探亲,打听消息。

但张家警惕性很高,五夫人寿太太与平常一样化妆搽粉,且面带喜色。

日本太太们见五夫人面无悲色,又隔窗望见张作霖的卧室灯光明亮,人影幢幢,平静如常,便相信了“大帅只是受了伤”的假话。

为了蒙蔽日军,张家的厨房每日照常给张作霖做饭,侍从按时送水送茶,医官杜大夫天天来府上假装看病换药,并认真填写医疗经过和处方。

这一切都使日本人真假难辨,不敢按原计划行动。

张作霖的专列被炸时,张学良正在邯郸北临洛关车站指挥奉军第三、四方面军作战。

当时阎锡山的晋军已开到满城,准备进攻张学良设在保定的军团部。

由于形势十分紧张,张学良未能立即返回。

待三、四方面军撤到滦县,才回家奔丧。

为了防止日本人暗算,张学良化装成一名士兵,身着灰色军装,长发剃得溜光。

火车在山海关停车上水时,有3 名日本宪兵上车询问这趟车为什么开往沈阳,谁是最高指挥官,张学良是否在车上。

负责保卫的卫队营长崔成义巧妙予以回答,骗走了日本宪兵。

后经过绥中、锦州、勾帮子等站时,各站站长均上车打听张学良是否在车上。

在列车到达皇姑屯车站前,张学良嘱咐崔营长到皇姑屯时告诉他。

当火车经过皇姑屯时,张学良在火车凄厉的哀鸣中,神色惨淡,将身探出窗外视望,一语未发。

6 月18日上午10时,张学良到达奉天西边门车站。

随行副官谭海先下车观察,见只有黄显声一人候站,才穿越铁道,找到早已准备好的汽车,直驶帅府。

张学良返奉后,立即召集有关人员分析形势,研究对策。

待一切部署就绪后,才公布了张作霖因重伤不治而死的讣告,并通知了各国驻奉领事馆。

——泉石小说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