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一部 死灰复燃 27 山雨欲来(1)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山雨欲来(1)

张作霖被炸死后,即将登基的日本裕仁天皇欣喜若狂。

他在张作霖遇害后的第九天,在皇宫设宴庆祝。

这次宴会本是庆祝一年一度的“五摄家节”,以炫耀藤原族五个家系的荣誉。

但裕仁把谋杀张作霖的六个凶手安排在自己身边,并破例让记者出席和采访,在报上公布他们的姓名。

庆祝结束后,裕仁天皇授意田中首相对谋杀张作霖事件进行象征性的调查和处理,但不能把责任推到天皇身上。

田中首相为了应付舆论压力,两次派东京秘密警察头子峰小松少将去满洲现场调查。

他是这方面的老手,而且铁道边被杀害的两具中国人死尸手中的苏制炸弹就是他提供的。

这样的调查当然不会实事求是,处理也是故作姿态。

如:免去河本大佐的指挥权,让他在退伍后和参加第一后备军前的一年时间内进行反省,作为对张学良的象征性赔罪,以便进一步争取张学良。

这实际上是对河本的一种奖赏,因为这样河本可以以实业家的名义继续留在满洲,为天皇效劳。

河本也因此在东北积蓄了大量财富,使他的儿子河本敏夫后来成为日本赫赫有名的工业家、议员、在自民党中起主导作用的核心成员。

其他参与谋杀张作霖的有关人员则有的让他们去欧洲休假,有的去美国疗养。

张学良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也只能假装确信此事已经了结。

但他和他的部下暗中仍在追查凶手。

如对张作霖专列即将爆炸之前,裹着毯子躲在公务员车中的义贺信也,就一直紧追不舍。

义贺信也是张作霖多年来最亲密的朋友和顾问之一,张作霖死后他被提升为陆军中佐。

他在张学良及其部属眼中,犹如出卖耶稣的犹大,是一个卑鄙无耻的小人,是一个不共戴天的仇敌。

他们把义贺信也从奉天追到日本南部的广岛,又从广岛追到日本北部的仙台,接着又追到中国东北的齐齐哈尔。

1937年,日本闲院宫的儿子把天津一座有围墙的别墅给义贺信也藏身。

但也未能躲过张学良手下人的追捕。

终于在1938年1 月24日,经过10年逃遁之后,他被张学良收买的刺客一枪结束了生命。

日本政府和军部为了争取张学良,软硬兼施。

他们利用参加张作霖葬礼的名义,派林权助代表日本找张学良做工作。

林权助向张学良说:“日本同令尊大人的交情很好,这次皇姑屯变故,天皇陛下与日本政府深感震惊,大量事实说明,这是坏人从中捣鬼。

少帅千万不要误会日本,伤了两家的和气。”

他还说:“日本皇军所向无敌,东北土地肥沃,资源取之不尽,少帅年轻有为,如果与大日本合作,那少帅和东北就如日之东升,前途无量。”

林权助一面甜言蜜语引诱张学良,一面又施以硬压,迫其就范。

他提高声音说:“少帅英明,当然知道日本天皇对东北的重视。

大日本不仅占领了朝鲜,而且在甲午战争中,在南满、山东、台湾等地打败了中国的陆军和海军。

现在,朝鲜驻有大量皇军,就在满洲的背后,如果皇军挥戈而下,你满蒙还能安宁吗? ”他警告张学良:“决不能让其他国家,尤其是美国染指满蒙。

东亚是东亚人的东亚,决不准洋鬼子插足。”

在日本千方百计争取张学良的同时,美国也开始了对张学良的拉拢工作。

美国是一个新兴的帝国主义国家,其吞并中国的野心更大更狡猾。

由于张学良无论在军事实力上和政治影响上在中国都是举足轻重的人物,美国是绝不会放弃他的。

张作霖之死是美国插手东北的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于是便压蒋介石去游说张学良。

蒋介石派方本仁出关向张学良进言:“东北是我中国的东北,决不能让日本人得势。

如果日本在东北得手,就会把东北作为后方基地,向关内、向全中国进攻,到那时你少帅就被动了。

不如把五色旗换为青天白日旗,表示少帅已赞成中国统一,这可是千秋功业。

少帅在这个问题上决不能含糊其辞。

当然,同意中国统一,也就是同意听蒋总司令的指挥。

少帅可能不太清楚,现在的蒋总司令可与以前不同了。

他得到美国的全力支持,而美国又是当今世界上最强的国家。”

张学良是一个具有爱国心的人,一听方本仁讲到美国,就十分反感,他不耐烦地说:“方先生刚才说不能让日本染指东北,现在又说美国人支持蒋介石,你的意思是让美国人来染指东北? ”方本仁红着脸说;“少帅不要误会,美国军队不会来占领东北,它不过是来开发资源……”张学良一面与日、蒋代表谈判,一面与其智囊团反复商量其出路问题。

经过反复研究,他们认为,蒋介石鞭长莫及,而日本人则兵临城下,美国军队绝不会打到东北来。

遂决定采取实用主义的态度,先稳住日本。

张学良8 月12日接见了日本代表林权助,并对他说:“服从国民政府可以从缓,请阁下回去复命吧!

——泉石小说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