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一部 死灰复燃 30 山雨欲来(4)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山雨欲来(4)

蒋介石立即给张学良发电,予以嘉勉。

7 月4 日,张学良正式就任东三省保安总司令。

张学良虽然集国难家仇于一身,但他深知要想报仇雪恨,赶走日本帝国主义,仅奉军力量远远不够。

他一面采取措施,稳定政局,防止日本关东军乘机发动武装进攻;一面积极促进南北议和,统一国家。

7 月6 日,他派特使带着他的亲笔信到达北京,联系东三省易帜和撤兵等重大问题。

当日,蒋介石、李宗仁、冯玉祥、阎锡山等人正在香山碧云寺向孙中山先生之灵告祭北伐完成。

蒋介石扶棺痛哭,泪流满面。

哭灵之后,与李、冯、阎在碧云寺召开了善后会议,研究处理张学良改挂青天白日旗和军队编遣问题。

蒋介石对张学良易帜的想法十分赞同,7 月25日回南京后一再催促张学良尽快易帜。

张学良在南京政府的催促和东北民众的拥护下,进一步坚定了易帜决心,遂于1928年12月29日在奉天省府礼堂举行了易帜典礼。

12月31日南京政府正式任命张学良为国府委员、东北边防军司令长官,张作相、万福麟为副司令,并通过了东三省及热河省委员名单。

从此,东三省升起了国民党的青天白日满地红国旗;代表民国的红黄蓝白黑五色旗进入历史博物馆,中国实现了形式上的统一。

张学良易帜,这对蒋介石和马克谟来说,是一件天大的喜事。

于是一个盛大的庆祝宴会在蒋介石的官邸隆重举行。

蒋介石以统一中国的伟人,踌躇满志,与夫人一起向各位举杯祝酒。

孔祥熙、宋子文夫妇春风得意,四处应酬。

马克谟公使略带醉意,狂笑不止:“先生们,中国统一了,东北问题解决了,至于红军么,不要担心!”

他拍拍胸脯;“有大美国在,这些少得可怜的红军有什么可怕? 哈哈……哈哈!”

日本在东北的基本方针是让东北独立,成立傀儡政府,使东北真正成为日本的一统天下。

张学良却在美国的暗中操纵下,与蒋介石合作,实现了中国的统一,这当然引起日本政府和军部,尤其是关东军的极大愤慨。

在日本看来,张学良是在美、英影响下长大的,当时他的顾问端纳就是英籍澳大利亚人。

从感情上说,张学良无论如何也不会像他父亲张作霖一样与日本合作。

日本还清楚地看到,苏联自1928年开始实行发展国民经济五年计划以来,经济迅速增长,军事力量空前强大起来,已从三面包围了满洲。

苏联与中国共产党合作,抢占满洲也只是时间问题。

所有这一切,只靠外交手段是不能解决问题的,必须付诸武力。

基于上述看法,日本帝国主义按照“大陆政策”的总方针和“东方会议”确定的新政策,加紧了武装占领满蒙的各种准备。

1928年9 月,研究制定了《对华政策要点》,其中心内容是以防止共产主义分子潜入东三省为名,分裂中国。

1929年5 月,由日本少壮右翼军人组成的法西斯组织“一夕会”开会,并通过了《重点解决满蒙问题的决议》。

“一夕会”的成员,诸如河本大佐、坂垣征四郎、土肥原贤二、冈村宁次、东条英机、石原莞尔等都是侵略中国的罪魁祸首和急先锋。

1929年下半年,“九·一八”事变的具体策划者之一、关东军作战主任参谋石原莞尔中佐,奉命起草了《关东军占领满蒙计划》。

40岁的石原莞尔是日本天皇授权为策划满洲事业而精心遴选的铃木研究小组的重要成员。

他于1889年生于日本山形县,先在仙台初级军事学校学习,后毕业于陆军大学;被陆大誉为“陆大创建以来最为出类拔萃的人物”,被军界誉为“日本陆军中最有创见的少壮派战略家”、“日本的军事天才”,不少日军军官把他奉若“宗教教主和神明”。

1919年至1921年,石原被任命为中国中部派遣队司令部的成员,来到中国汉口,从事间谍工作。

在这3 年中,他对中国问题进行了大量调查研究,并与本庄繁武官的助手坂垣副武官结下了很深的友谊,为日后二人在“九·一八”事变中的合作,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1922年,石原作为陆大军事学教官去德国留学并充当间谍。

在德3 年间,石原深受普鲁士国王、军事统帅弗里德希、法军统帅拿破仑和德军元帅与军事家毛奇军事思想的影响。

后来,他根据在德留学期间学到的理论和日本的实际情况写了《现在和将来的日本国防》、《战争史概观》等著作和教材。

石原认为,日本即使以全世界为敌也不足惧。

因为日本能从占领的满蒙和支那筹措到战争所需的大部和全部费用,可以像拿破仑对英国作战一样,而且日本比拿破仑处于更为有利的地位。

1925年,石原回国担任陆大教官;1928年8 月,晋升中佐,10月10日出任关东军司令部作战主任参谋。

上任后,即开始考虑对华作战问题。

并针对关东军在兵力和装备数量上远远不如中国东北军的情况,研究如何“以寡制胜”、“闪电般地歼灭奉天附近的东北军,推翻其政权,以武力解决满蒙问题”,组织关东军参谋两次到东北进行旅行考察。

——泉石小说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