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一部 死灰复燃 34 豺狼已经呲牙(1)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豺狼已经呲牙(1)

经过一系列紧锣密鼓的准备和策划,关东军决定在沈阳发动事变。

沈阳地处东北平原的南部、辽河流域中部、浑河北岸。

它东靠煤都抚顺,西临动力煤基地阜新,南有钢都鞍山和煤铁之城本溪,是中国矿物原料和动力原料的中心,也是连接关内和吉林、黑龙江、内蒙、朝鲜各铁路干线的枢纽。

其战略地位十分重要,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

1621年,清太祖努尔哈赤攻占沈阳后,因其战略位置重要,将其官府从辽阳迁至沈阳。

1644年入关迁都北京后,仍以沈阳为“陪都”。

19世纪末以后,日俄帝国主义侵入东北,沈阳就成了他们角逐的重要目标。

日俄战争结束后,日本帝国主义便在沈阳设立了总领事馆。

“九·一八事变”前,国民党东北军的最高行政机构设在沈阳。

正因为沈阳在政治、经济、军事上均处于极其重要的地位,日本帝国主义便把它作为吞并东北的首要目标。

日本的“军事天才”石原莞尔,早在1930年冬就选中沈阳北部柳条湖村作为挑起武装侵略的地点。

柳条湖距中国驻军北大营南六七百米,是沈阳至长春铁路各列火车必经之地。

1931年春,石原与关东军代司令坂垣等人正式订出了柳条湖炸轨的概略设想。

同年6 月底又进一步制定了详细的炸轨计划,并请爆破专家专门进行了精确测算,做到既炸了铁轨,又不使日本人经营的列车倾覆。

原定炸轨时间是9 月28日,并同时炮轰北大营,实施“闪电战”,一夜占领沈阳城。

由于实施这一计划需要增加兵力和武器装备,关东军便于1931年7 月从国内运来了两门口径24厘米的榴弹炮和一些28厘米的要塞炮。

他们把炮身装进棺材里,用指定的客船从神户运至大连。

到大连后为了保密,令士兵穿着中国便衣,伪装成中国码头工人搬运。

这些大炮运到沈阳后被秘密安装在日本军营中。

由于大炮要有掩体,他们便以挖游泳池为名,挖了掩体将大炮隐藏起来。

8 月27日,南满铁路守备队由大连柳树屯秘密运至苏家屯、沈阳车站一带集中。

8 月下旬,关东军从日本运来飞机30余架,野炮20余门,部署在苏家屯、浑河车站附近。

还从国内运来大批官兵、枪枝弹药和战马。

与此同时,日军展开了一系列军事演习,甚至在中国驻兵北大营附近进行野外架机枪演习,进行军事挑衅。

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频繁到南满铁路沿线日军部队进行巡视、检查,做战前动员。

驻朝鲜的日军第19、20两个师团的一些部队也抵达图门江沿岸,进行所谓的水陆联合演习。

在战争一触即发之时,日军9 月28日起事的消息不胫而走,在中国和日本本土引起了极大恐慌。

中国反日情绪进一步高涨。

日本反战力量群起而攻之,对天皇和政府形成强大压力。

天皇和军部在国内外的压力下,决定派坂垣的同届同学、职级在坂垣之上的参谋本部作战部长建川吉次少将专程去沈阳劝说关东军暂不行使武力。

被誉为“超级皮条客”的建川是一个施展权术和玩弄女人的老手。

他与参谋本部、陆军省各重要课长对军部的这个决定十分不满,便秘密召开会议进行破坏。

会后在建川回办公室时,俄国课课长桥本中佐走进建川办公室,向他借来了记有建川与坂垣进行联系的私人密码本,并抄下了这些密码,连续给坂垣和石原发了3份绝密私电:第一份电报内容是:“计划已败露。”

第二份电报内容是:“已决定派建川前往满洲,故要及早动手,以免给他添麻烦。”

第三份电报内容是:“望能在建川抵沈阳以前即行动手。”

与此同时,建川在9 月15日给关东军司令本庄繁中将草拟了一份电函。

电文说,他打算3 天后访问满洲首府奉天,在9 月18日晚7 点5 分乘火车到达。

负责发电的中国课课长在电文后加了“希予款待,其任务系阻止事变”两句话。

建川发此电的意思是暗示本庄应提前执行突然袭击奉天的计划,并在9 月18日以战胜者的姿态在奉天迎接他,而不是在关东军总部的旅顺租借地迎接他。

建川把1 天的行程拉长到3 天,就给了本庄司令官3 天的准备时间。

关东军总部接到这几封电报时,本庄司令已去奉天视察突然袭击的准备工作去了。

坂垣理解电文的意思是天皇要他们立即动手占领奉天;石原则担心仓促行动会打乱他在时间上的精确安排。

他们共同的担心是怕本庄司令看到电报后把事情搁置起来,那样他们几年来为之日夜辛劳的事业便会付之东流。

为了稳妥起见,他们把建川给本庄的电报扣下不报,召集沈阳警备队队长三谷清中佐、特务机关部职员、张学良的顾问花谷正少佐、特务机关部职员今田新太郎大尉、沈阳铁路守备队中队长川岛正大尉( 驻石虎台) 和小野正雄大尉以及步兵大队副儿岛正范等人秘密商讨。

由于对电文理解不同,会上出现了“断然行动”与“待机而行”两种意见。

——泉石小说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