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一部 死灰复燃 35 豺狼已经呲牙(2)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豺狼已经呲牙(2)

一直讨论到次日凌晨两点多,意见仍未统一。

最后大家以铅笔抽签表决,结果是:“决定作战部署中止较佳,另找时机。”

三谷、今田、川岛、小野等人均对此忿忿不平,仍要求坂垣最后拍板定案,而胸有成竹的坂垣则笑而不答。

9 月16日早上,石原在与坂垣商议后,向沈阳警备队队长三谷中佐打了个电话,说柳条湖计划是否照旧执行,以警备队有无勇气、干与不干决定,暗示他决定起事。

石原又把特务机关的今田叫去,今田听说要动手高兴得大喊大叫,跳了起来,并急报驻石虎台的沈阳铁路守备队中队长川岛大尉,要他在17日以前动手。

但因来不及准备,最后坂垣、石原和三谷等人把原定9 月28日的计划改在9 月18日执行。

16日晚,当坂垣从旅顺赶到辽阳会见本庄司令时,本庄已完成了他的视察,正在辽阳接待从东京飞来的他的老朋友铃木庄六老将。

坂垣来时,本庄和铃木正在一边吃喝,一边议论国内情况。

本庄向铃木介绍坂垣后,便委托坂垣自行处理具体细节,不要打扰在休息中的老将。

坂垣便匆匆告辞出来,开始执行“九·一八事变”。

9 月18日一早,本庄司令取消了原定对日俄战争一个旧战场的访问,而与战地司令们集中精力仔细审阅所有的行动计划。

下午2 点,他登上火车,准备在返回旅顺司令部的6 个小时路程中好好睡上一觉。

当他的列车向前疾驶的时候,“超级皮条客”建川的火车正越过中朝边境从东南驶向沈阳。

5 点18分,火车在本溪湖村站停下来上水。

坂垣走上火车迎接,他们在建川的公务车厢里进行了长达l 小时47分的会谈。

一直到火车开进沈阳为止。

下午7 点5 分,西服革履的建川和坂垣走下火车,被一辆小汽车拉到日本人居住区内最豪华的“文菊”茶馆,那里已准备好了上等的艺妓和米酒。

坂垣在“文菊”茶馆向建川敬了一杯酒,表示洗尘和欢迎之意后,说要到特务机关去等一个十分重要的电话,即与建川告别。

临走时,他一再嘱咐一位少佐和一位被挑选出来的最美丽的艺妓伺候建川洗澡和饮食。

沈阳日本特务机关办公楼是一个用钢筋水泥建筑的两层楼房,是今天晚上行动的通信中心。

特务机关头子、“满洲的劳伦斯”、“中国通”土肥原贤二大佐正在城里与他的中国朋友吃喝周旋,为第二天的早上他成为奉天市市长做准备。

坂垣以代替土肥原值夜班为名,来到特务机关。

这时,南满铁路的电工安装了同铁路沿线所有日本警备队的直通电话线。

一大批尉级军官带着地图,看着手表,急躁地守候在电话机旁。

坂垣来到特务机关后,立即给大连的一位画像师家里打电话;当时本庄以看画像师给他画的肖像为名正好赶到画像师家。

在画像师家里,本庄司令和坂垣在电话中谈了很长时间。

直到9 点已过,本庄才离开画像师住所,上车回旅顺去洗他的热水澡。

坂垣则满脸笑容从土肥原的办公室走出来,向他的部下示意,“准备开始行动”。

然后便大模大样地躺在沙发上,想抓紧时间休息一会,以迎接一个通宵战斗的夜晚。

这时,川岛中队长已率领105 名日军来到距柳条湖3 公里的地方待命。

当年炸死张作霖的河本大佐的本家族人河本木森中尉率7 名士兵,以巡视铁路为名来到柳条湖附近的铁道边,把42方块黄色炸药用电线接好,安放在铁轨以西5英尺的路基上。

这些炸药数量是经过专家精心计算过的,它既可以把单面铁轨炸断一小段,又可以使高速行驶的列车暂时倾斜一下后,仍可通过。

河本与其带领的士兵仔细地把炸药用土埋起来,以使炸药在爆炸时扬起大量烟尘。

夜里10点20分,河本木森率领士兵趴在离炸药不远的地方。

高粱地黑沉沉一片,一弯月亮高挂天边。

一阵微风吹过,河本中尉既有点紧张又倍感精神。

他打开手电筒看了看时间,便用他那铁锥般冷酷无情的手指按下了电钮。

只听一声巨响,火光腾空而起,烟尘弥漫了天空。

几分钟后,一列从长春开出的快车向爆炸地点急驶而来,紧张的河本木森隐蔽在铁路附近,屏着呼吸。

待火车倾斜了一下便顺利通过后,他才长呼了一口气。

接着,附近的日军立即封锁了这段铁路。

当铁路爆炸时,躺在沙发上的坂垣大佐看了看表,立即从沙发上爬起来。

这时电话响了,报告爆炸成功。

坂垣便威严地命令有关部队:“立即向中国军驻地北大营进攻。”

接着,他接通了隐蔽在日本军营中的大炮炮台,下令炮台军官开炮轰击。

特务机关的工作人员又为坂垣接通了整个南满铁路沿线铁道区内日本驻军的电话。

坂垣一遍又一遍地用他那机械的、不可一世的声音大声喊:“我是坂垣,立即按计划进行! ”

与此同时,日本外务省发布了新闻,说爆炸是中国士兵干的。

——泉石小说书库——

Search


Share